蔺秀义,生于1899年,柳河县五道沟人。1928年参加本村的反日会活动。九一八事变后,加入中国共产党,积极投身抗日救国斗争。1932年春,建立柳河地下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柳河游击连,任连长。他率领游击连积极配合杨靖宇率领的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进行攻打三源浦、进占凉水河子等战斗。杨靖宇认为他有勇有谋,称其为“蔺敢干”。1928年春,五道沟镇大泉眼村成立了“反帝国反日盟会”,蔺秀义第一个报名参加。九一八事变后,蔺秀义带头参加了中共地下党员刘三春秘密建立的反日会。这年冬天,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抗日救国的决心更大了。1932年春,在中共柳河县委和地下党员刘三春的帮助下,33岁的蔺秀义,以大泉眼和大青沟村的20余名青壮年农民为主,组建了柳河党组织领导的抗日武装——柳河游击连,蔺秀义任连长。

  队伍组建初期,最大的困难是缺少武器弹药。他多次做父亲的思想工作,向老人宣传“先有其国,后有其家”的道理,得到了父母的支持,将家中仅有的一辆大车卖掉,又东挪西借弄了点钱,买了5支步枪和少许子弹。游击连就靠着这点武器弹药,在龙岗山一带同日伪军、伪警察和汉奸走狗展开了武装斗争。

  日伪政权为了镇压人民,在五道沟小青沟屯设立了一个警察分所。所长叫郑东斌,他同时兼管修筑公路。这条走狗在乡里欺压百姓,无恶不做。还与大青沟的地痞董殿芳、董殿臣兄弟俩勾结在一起,专门探听东北人民革命军的情报,向日伪军汇报。这三条地头蛇是反满抗日的绊脚石,当地群众称之为“三害”。

  为了除掉这三个家伙,蔺秀义于1932年2月24日深夜,将游击连战士兵分两路,一路去大青沟活捉董家兄弟,另一路在他的亲自带领下,直奔小青沟伪警察分所。游击连战士破门而入,一道雪亮的手电光射向被惊醒的郑东斌身上。这个家伙从枕头下拽出手枪,想要抵抗,被一名手脚麻利的战士飞起一脚将手枪踢飞。郑东斌吓得连忙爬起来,哆哆嗦嗦地说:“爷爷饶命……”一名战士道:“爷爷一会儿要你的命!”

  此时,游击连战士们把董家兄弟两个坏蛋也押到了伪警察分所。蔺秀义命令游击连战士放火烧掉伪警察分所,把这“三害”押到了小北岔山下,“叭!叭!叭!”三枪结束了这三条走狗的性命。

  为了解决游击连武器、弹药问题,蔺秀义决定从四道沟监督修公路的伪铁路警察队手上抢枪。但是,这里戒备森严,怎样才能减少不必要的牺牲,又能得到枪支弹药呢?蔺秀义了解到伪铁路警察队特务长刘华林好攀亲结友。于是,派了能说会道的小刘打入内部,伺机行动。

  说来也巧,小刘去了就与刘华林拜上了把兄弟。从此,小刘在警察队内出入自由,别人也对他高看一眼。在频繁接触中,小刘发现伙食长丛继清对人民革命军很敬佩,于是便在他身上打了主意。小刘经常请丛继清喝酒吃饭,逐渐地向他宣传和渗透抗日救国的道理。后来,他俩结成了干兄弟,从此,说话更方便了,丛继清最终答应为游击连做内应。1932年4月25日凌晨,敌伪警察们早已进入了梦乡。蔺秀义带领游击连战士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敌伪警察队的大墙外,一名战士抓起了一把沙子扔到院内,接着从院内飞出一粒石子,对上了接应暗号。游击连战士避开炮台视线,越墙而入,在丛继清的引导下,冲进特务长的屋内,活捉了特务长刘华林。

  刘华林战战兢兢地说:“饶命,抗联饶命。”

  蔺秀义厉声道:“只要你按照我们说的去做,饶命容易。”

  “只要饶我不死,你们让我干什么都行。”刘华林说。

  “好!把你们的枪都交出来。”“这……”刘华林支支吾吾。“连长,让我一枪解决了他。”一名战士上前用枪顶着刘华林的头。

  “我做,我做。”他连忙说。

  游击连战士押着刘华林来到炮台前,让他按游击连的意思向炮台上的伪警察喊话:“弟兄们,我们已经被包围了,快把枪都送下来。”

  就这样,游击连没放一枪一炮,顺利地缴获了24支步枪,还为游击连增加了一名新战士丛继清。1934年秋末的一天下午,蔺秀义率领全连指战员攻打大荒沟的日本守备队和伪警察队。游击连首先炸开了屯东头的围墙,迅速冲杀进去。日伪军措手不及,扔下几具尸体,退到了屯中心。蔺秀义带领战士们继续进攻,将敌人逼到了北炮台。这时伪军和日军重新组织火力,从北面和西面两个方向反扑过来。几个游击连战士中弹倒下,蔺秀义义愤填膺,指挥战士们猛烈还击。“同志们!打呀,狠狠地……”话音未落,蔺秀义便中弹倒在血泊中。

  副连长见状,立刻下令撤出战斗。战士们将蔺秀义护送到惠家沟老侯家养伤治疗。

  杨靖宇听说蔺秀义负了伤,便星夜赶到惠家沟看望。蔺秀义见杨司令来了,拉着他的手,热泪盈眶地说:“杨司令,我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坚持打日本鬼子了。”

  杨靖宇安慰他说:“秀义同志,你安心养伤吧,伤好后照样能打日本鬼子。”杨靖宇临走时留下了崔医官和一名战士为他治疗、护理,并交给蔺秀义的通讯员30元钱,让他给蔺秀义买药治伤。

  蔺秀义负伤后,敌人听说他就在惠家沟附近养伤,便派特务四处打探。后来,因买药的人被捕,经不住敌人的拷打而泄了密。伪军连夜包围了惠家沟,蔺秀义被抓到了伪军营部。

  一天,伪军王营长到拘押室对蔺秀义说:“你现在掌握在我的手心里,要想活命的话,咱们做一次交易。”“什么交易?”蔺秀义问。

  “只要你给游击连写封信,让他们放回我的儿子,我们就可以放你走,咱们这是私下交易。”王营长皮笑肉不笑地说。

  “我从抗日那天起,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你儿子坏事做绝,卖身投靠日本鬼子,他的狗命怎能和我交换,你死了这份心吧!”蔺秀义毫不犹豫地回绝道。

  蔺秀义坚贞不屈的精神,彻底打消了伪军营长换回儿子的念头。随即,伪军王营长把蔺秀义押往孤山子,以此向日本鬼子和邵本良请赏。由于蔺秀义伤势过重,加上敌人的残酷折磨,在押往孤山子的途中,他牺牲了,年仅36岁。

  杨靖宇得知蔺秀义牺牲的消息,万分悲痛,在密营中为蔺秀义召开追悼大会。他在悼词中说:“蔺秀义的牺牲,使我们失去了一位出色的指挥官,党失去了一位好党员、好同志,我们将永远怀念他。”1956年5月9日,蔺秀义的长子蔺绍芳和亲友们,将烈士的遗骨迁回他的故乡大泉眼村南面的山脚下。

  (来源:通化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