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7年8月,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地区发展的第一位女党员张光奇来到柳河女子师范学校,以教师身份做掩护,积极配合柳河党支部从事革命活动,并且抓住时机在通化区域发展共青团员,为柳河党支部培养了后备力量。

  张光奇为党的事业奋斗一生,先后两次入党。即使曾失掉党的关系多年,她依然对党怀有深厚的感情,于暮年再次回到党的怀抱。她曾在白色恐怖的艰难环境下,倾满腔热血为唤醒民众而呼号,为鼓动反帝爱国斗争而奔走。她不顾个人安危,立场坚定,严守秘密,积极为党工作,对东北地区党的初期建设和妇女、学生等工作,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青山留史,人们会永远记住在党的发展进程中这些星光璀璨的名字。

  激发爱国热情 传播革命思想

  张光奇,1908年出生于沈阳市小南关西板井胡同一个没落地主家庭,因母亲勤劳节俭,思想开明,经常给她讲其舅父缪延荣参加同盟会、追随孙中山闹革命的事迹,使张光奇对舅父产生敬仰钦慕之情。

  1922年,从辽宁省立第二小学毕业的张光奇不顾父亲阻止,在母亲的支持下参加了女子师范中专的新生考试,并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录取。在女师期间,曾有一位思想进步的历史老师王玉黎,给她们讲述“明国耻”一课,历数清政府和反动军阀腐败无能、丧权辱国的罪行,极大启发了她反帝爱国的热情。这期间,她不仅品学兼优,还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女师成立学生自治会时,她被选为副会长。她还在话剧《秋瑾和徐锡麟的故事》中扮演秋瑾,使她对舅父从事推翻清政府的革命活动加深了理解。在演出活动中,张光奇结识了许多进步青年,并常和他们聚在一起讨论新思潮、新文化,互相传递《共产党宣言》《列宁传》《十月革命成功和困难》《新青年》等进步书刊。这些进步书籍和进步团体都对张光奇的思想进步起到重要的促进作用。她还串联一些女师同学参加读书活动,秘密组织大家学习和讨论,促进马列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思想在奉天传播。

  投身革命运动 积极加入党组织

  1925年“五卅”惨案消息传到奉天,广大民众尤其是进步青年纷纷响应而起。当时中共北方区委派到奉天从事秘密工作的地下党员任国祯和吴晓天,商量决定要把青年的热情变为有组织的反帝活动。于是他们通过进步青年苏子元串联中等以上学校学生代表,议定6月10日发动全市学生游行示威。张光奇和顾晋文以女师学生自治会会长名义参加了策划活动,并被推选为青年筹备会成员。10日,全市大中专学生2000多人到省长公署门前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示威请愿活动。后来称这次活动为奉天“六十”学生运动。

  这天早上,张光奇和顾晋文等组织女师学生准备赶赴会场参加请愿。但女师校长关闭校门,不准学生参加活动,张光奇带领同学们怒斥校长的无理阻挠,并带领大家冲出校门,跑步赶往会场。因耽搁了时间,路上又遇警察封锁,她们没能进入会场,但她们的爱国热情和反帝怒火是压抑不住的。张光奇领导大家在街上就地讲演,撒传单,高呼打倒英、日帝国主义的口号,揭露声讨英、日帝国主义者残酷杀害上海同胞,制造“五卅”惨案的血腥罪行,号召广大民众起来支援上海工人。学生们的行动得到奉天社会各阶层爱国人士的广泛同情和响应,迅速掀起了一个抵制英、日货和捐款的热潮,严重打击了英、日帝国主义的气焰。奉天学生“六十”运动在整个东三省起到带头作用,继起者大有风起云涌之势。

  6月20日奉天学联成立,张光奇被推选为学联领导成员之一,并经吴晓天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不久,张光奇发动组建女师学生会,并被选为学生会主席。她还在学校秘密组织了读书会,吸收进步同学阅读进步书籍。通过这些活动,一方面自身得到不断提高,同时也扩大了进步力量,她先后在女师培养了王福珍、綦润民、黄成珍、聂桂荣等积极分子。

  1926年9月,经吴晓天、高子升介绍张光奇转为中共党员,并在支部内担任妇运工作,她当时是奉天党内唯一的女同志。

  服从党的指示 配合柳河党组织

  1927年8月,组织介绍张光奇到柳河女子师范学校担任数学、生物、教育学等课程教学。时值东边道各界人民掀起反对日本在临江设领事分馆的斗争。按照党的指示,张光奇与柳河党支部书记孙绂生(公开身份是县教育局督学)、党员马韵秋(公开身份是县教育局长)共同组织发动工人、学生罢工罢课和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抗议日本强行在临江设立领事馆。因为柳河距临江很近,声援活动迅速而且效果明显,由马韵秋同志出面,通过教育局,以女师、县中两个中等学校为主,组织了五六百人的示威游行。参加的人有学生、职员、百姓等。提出的口号是:“反对临江设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到田中内阁”等。这次运动,当时的政府没有表示干涉。而且通过运动,张光奇还从学生中发展了邹清文(邹桂芳)等两名团员,为中共柳河支部培养了后备力量。在此期间,中共柳河支部书记孙绂生因工作需要经常到各县进行调查等,并随时将相关工作信息传递给张光奇,使之能更好地配合柳河党支部工作。

  1928年3月张光奇回到奉天,经组织决定调到中共满洲省委机关做秘书工作。当时省委机关就设在省委书记陈为人和其爱人、省妇委的韩惠芝家,张光奇便以韩惠芝同学借住的名义住在省委机关,以便利于秘书工作。张光奇和韩惠芝以教员身份为公开职业,白天到校上班,晚上等保姆睡后便开始工作。主要任务是抄写、刻印文件和宣传材料,密写信件和指示,给铁岭、洮南、通化、柳河、新民、宽甸等基层组织分发活动经费、收发文件等,每天工作到深夜,十分劳累,生活条件又很艰苦。张光奇毫不退缩,始终以顽强的革命毅力和乐观主义精神,积极自觉、愉快忘我地工作了半年多。

  1929年初,张光奇到奉天省立第一师范附小任教,回到小南关会合里胡同家中居住。党组织认为这里僻静,对秘密工作十分有利,于是安排她做秘密交通联络工作兼妇女工作,她的家成了省委的通讯站。上级机关和下级机关来的大量信件,都要寄往她家,由省委联络员高洁心(后换徐克峻),到她家取走交省委。她严格遵守秘密工作纪律和单线联系的原则,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从1929年2月到1931年7月两年多时间里,尽管党的机关屡遭破坏,但她这个秘密联络点一直安全无恙。

  参加进步活动 回到党的怀抱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社会秩序混乱,学校停课,日军到处抓人,形势十分紧张,许多爱国人士,尤其是知识界爱国人士纷纷入关,张光奇也潜赴北平,从此与党组织失去联系。

  张光奇于1937年12月赴西安,到流亡西安的东北大学附小任教。在西安她见到了正在做抗日宣传的丁玲,她很羡慕丁玲,很想跟丁玲去延安,但因某些原因,终未如愿。1938年3月,因日军轰炸西安,“东大”迁校,她又随迁到四川省三台县,先后在三台县中、三台女中等校任教。

  此后几年间,张光奇无论在哪里任教,都积极参与进步活动,参加进步话剧《槿花之歌》的排练和公演,和进步教师秘密收听解放区广播、传播解放区消息,收留、接济被开除的进步教师等等。1947年底她来到绵阳六中闲居。

  1949年12月21日绵阳解放,张光奇积极热情地参加新政权的工作。在土改工作中,她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方针、政策,积极发动群众,因成绩突出而受奖。1952年1月正值“三反”运动,因在扫盲工作中表现积极,成效突出而受到奖励。1957年2月调到工会职工学校任副校长。以后陆续在绵阳县高中、县教师进修学校、县一中等校任职。1962年5月调回沈阳,先后在市九中、八中任教。1974年10月从沈阳八中退休。

  退休后,她热心关怀地方党史研究工作,热情接待了许多党史工作者的调查、访问,提供了许多宝贵资料,为地方党史研究和资料的征集做了大量工作。作为中国共产党在东北发展的第一个女党员,张光奇后来虽曾失掉党的关系多年,但她始终对党怀有深厚的感情,无时无刻不在盼望早日回到党的怀抱。1982年12月18日,张光奇被批准重新入党,她挂怀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1990年3月,张光奇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终年82岁,她把一生的热爱奉献给她的祖国和人民。

  (来源:通化日报 记者:梁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