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绂生孙绂生

  投身革命 积极传播马列主义

  1898年4月,孙绂生出生在辽宁省复县(今瓦房店市)莲花村一个殷实家庭。7岁便入私塾,建立公学堂后,又相继去初等小学、高等小学就读。1918年他中学毕业遂即从事了教育工作。1924年被调至复县教育公所(教育局)任事务员,这期间,他结识了我党地下工作者罗四维同志,并随之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成为一名出色的进步青年。也是这一年,孙绂生光荣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他致信团中央时这样说道:“这不能不说是我极快乐的一件事!”不久他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从此,在党的领导下,孙绂生积极从事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

  1925年2月,孙绂生赴瓦房店县立两等小学就任校长职务。在罗四维、谢瑛的直接领导与支持下,孙绂生利用各种渠道组织联络师生召开校友会、同乐会,创办俱乐部、整顿文学研究会等等,将师生们紧紧地团结在自己周围,其中有15名教师和23名学生成为党的积极分子。同时,在社会上还开办了有南满铁路50余名工人参加的工人夜校,利用讲课机会,向师生和工人们传播反帝、反封建思想及马列主义,宣传党的主张。

  五卅惨案发生后,孙绂生立即行动起来,积极组织各校师生开展反帝宣传活动,并组织学生罢课、游行、讲演,揭露帝国主义的暴行;还开展募捐,汇寄上海。孙绂生这一爱国行为引起复县当局的注意,对其暗中监视。为避免当局逮捕,1925年秋,经党组织同意,他趁奉天省教育厅招考视学之机离开复县,经考试合格,被任为柳河、辉南两县视学。此时,孙绂生已经同奉天特支取得了联系。

  播洒火种第一个党小组诞生

  1926年2月,孙绂生由奉天特支派遣来到柳河,以视学身份为掩护,发展党员,创建党组织。

  孙绂生来到柳河后,利用公开身份与各界人士交往,特别是同各校师生接触频繁,在师生中宣传三民主义、传播马列主义。在社会调查中孙绂生还发现柳河教育界蕴藏着一股革命力量,曾在1925年6月间,各校师生举行过罢课游行示威,声援五卅惨案的群众运动,而这些活动的组织者则是柳河中学国文教员兼县教育会会长马韵秋。于是,孙绂生主动接近他,并借给他《新青年》等进步书刊,还向他讲解革命道理,使他逐渐接受了革命思想。不久,经孙绂生介绍,马韵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孙绂生又培养发展了第三小学教员李别天加入党组织,从而壮大了党在柳河的力量。

  1927年夏,中共中央驻东北三省特派员吴丽石,到柳河巡视党的组织工作和群众运动,认为柳河建立党组织的时机已成熟,决定在已有5名党员的基础上建立中共柳河小组,孙绂生为首任党小组组长。从此,柳河县的革命斗争便在党小组的领导下,较为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燎原之势 党组织发展壮大

  柳河县知事陈耀先在任职六年中,勾结土豪劣绅,欺压百姓,大量吞蚀警察罚金,私蓄不下百万。特别是对教育事业削减经费,压制柳河职业中学发展,教师生活苦不堪言,多次要求增薪均遭拒绝。面对上述状况,孙绂生召开党员会议,决定由县教育会出面和县知事陈耀先公开斗争。于是,他一方面向省教育厅发出呈报电报,揭露陈耀先的劣迹;一方面以要求发展柳河职业中学为由,直接与陈耀先进行面对面说理斗争,并提出三项要求:一是要向柳河教育界道歉谢罪;二是采纳教育会提出发展柳河职业中学的建议,增加教育经费;三是承认教育会这一合法团体。一场舌战,陈耀先理屈词穷,迫不得已答应了教育会提出的要求。党小组领导的第一场斗争取得了胜利。

  1927年春,日本帝国主义为掠夺长白山区的森林和矿藏资源,提出在临江设立领事分馆的无理要求。当遭到我国官民的严厉拒绝后,又以武力强行设立,激起临江官民的强烈反对,于4月25日举行了首次拒日设领的游行示威,并通电全国。消息传到柳河,孙绂生立即秘密召开党员会议,成立声援总指挥部。在党小组的指挥下,县城中小学师生两千余人,手持红绿色三角旗,高呼“废除不平等的二十一条”“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犯我国领土”“反对日本在临江设领”等口号,游行队伍直奔县公署。一路上不少群众纷纷加入,游行人数增至三千余人。

  宣传员当街讲演,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在临江设立领事分馆的罪恶企图,并揭露了海龙日本领事分馆柳河出张所贩卖鸦片、吗啡等毒品的罪行。游行队伍径直来到县公署门前向县知事陈耀先请愿。陈耀先迫于形势接见了游行队伍,公开承认广大师生的行动是爱国的,并表示对所提出抗议事项如实向上司禀报。至此,孙绂生领导群众斗争又一次取得胜利。

  是年9月,随着党员队伍的发展壮大,中共柳河小组改建为中共柳河支部,孙绂生任党支部书记,成为当时在通化辖域内最早的党支部。12月31日,孙绂生把柳河全县的社会状况和党在柳河开展工作的情况详细地向满洲临时省委作了书面报告,为上级党组织在柳河开展地下工作,提供了有价值的内容。

  服从需要辗转新的战场

  1928年秋,因工作需要,孙绂生被党组织派到延吉县龙井村任《民声报》文艺版编辑。孙绂生到任后同共产党员周东郊、李别天共同主持东满地区党的地下工作,孙绂生任区委宣传委员。他利用报纸巧妙地宣传反日反蒋,并创办了党内秘密刊物《东满通讯》。1929年1月,东满区委书记被捕,党组织遭到破坏。敌人又贴出悬赏布告捉拿孙绂生。孙绂生急中生智,巧扮朝鲜族农民,连夜逃出延边地区,遂去哈尔滨,继续秘密宣传进步思想。直至九一八事变后,势态混乱,孙绂生与党组织失去了联系回到复县。1945年祖国光复后,孙绂生急切地盼望和党组织取得联系,继续为党工作。10月初,孙绂生得知中共所属武装部队正要进入复县,便积极想办法在内部接应。此时,复县地方治安维持会已召集公安队准备抵抗,孙绂生闻讯不顾个人安危到公安队极力进行说服,最终使我军安然进占复县县城,复县人民获得解放。党组织对孙绂生的这一举动予以很高的评价。

  孙绂生又回到党的怀抱。复县人民政府曾任命他为副县长之职,被他辞去。1946年被任复县中学副校长,并被选为县参议员、安东省参议员。由于孙绂生积极为革命培养输送人才,经党组织考察,1947年5月16日重新批准他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在解放战争的战略转移期间,他随同县民主政府撤至大连市,后被大连市政府任命为秘书主任。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大连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副厅长兼大连市民政局局长。1955年4月,孙绂生因患脑溢血,不幸于大连逝世,终年58岁。 

  (来源:通化日报 记者:梁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