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度沉浮待新生

  伪满洲国“定都”长春后,城市规模急剧扩大,日本人大批涌入,也改变了商业格局。

  日伪当局一边大肆掠夺资源,一边倾销日本商品。由于日商控制进出口,中国商户只能为日本企业代工代购。

  在日本政治掌控和日本商品的冲击下,长春的民族工商业陷入畸形发展怪圈,粮栈、杂货店、车店和旅店迅速增多,其他行业则日渐萧条,大批店铺、商号因缺少货源纷纷倒闭,或惨淡经营。原本三层楼的泰发合百货店只剩一层维持营业;著名商号鼎丰真、稻香村食品不得不“关门上板”,叱咤一时的玉茗魁也只能无奈停业。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此时长春的百行百业,除水、电和粮食加工业外,全部停产。为了谋生,很多长春人都当起了小商小贩,大马路又热闹起来。泰发合、玉茗魁、振兴合、南世一堂等商号陆续恢复营业。

  国民党占据长春后,接管了日伪遗留的工厂、物资和银行,时局动荡导致恶性通货膨胀,居民购买力下降到前所未有的水平,城区仅有的五十几家商铺还在惨淡经营。许多工商业者把大笔资金转移,以至于长春解放后,民营商业恢复发展举步维艰。

  长春解放后,铁路运输、供电供水和公共交通陆续恢复,人口逐渐增长,很多企业也相继走入正轨,一些小手工作坊和饭店重新开张。

  1951年,泰发合百货商店被长春市百货公司收购,变为长春市第一百货商店,人称“一商店”。几十年来,这里曾是长春人购物的首选之地。

  从1953年起,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大规模的社会主义改造,此后,大马路逐渐形成了以国营单位为主体的商业街,主要经营日杂、鞋帽、服装等,饭店、旅店、照相、理发等饮食服务行业也兴盛起来。

  然而,随着商业活动被纳入国家计划轨道,实行计划收购和计划供应,大马路再次陷入了被动。

  改革开放后,大马路又出现了新的生机,轻工大厦、科文公司、东风照相馆等相继新建、扩建,一些店铺恢复了老字号,如东发合茶庄、鹿鸣春饭店。1979年,大马路上的老字号“鼎丰真”摘掉使用了十几年的“工农兵食品厂”招牌,刻有“鼎丰真”三个大字的牌匾被重新悬挂起来。真料、真技、真品、真味,“正是一直坚持这四真,鼎丰真这个百年老字号一直发展到今天。”鼎丰真第六代传人王放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