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往昔繁华岁月

  “大马路的繁荣是从长春厅衙署由新立城迁到宽城子开始的,特别是长春开埠之后。”曹保明说。

  道光五年(1825)年,清政府把长春厅衙署从新立城长春堡移到了宽城子,大马路就开始越来越繁华了,以这条街为轴线,辅以东西横向、南北平行的几条小街,形成了长春厅的政治、经济中心。

  到了近代的1840年鸦片战争和1894年甲午战争,大马路成了粮油加工的重要地盘。空前的繁荣让帝国主义列强也盯上了长春,所以到后来外国列强修中东铁路的时候,就经过了宽城子,那时的长春就有火车站了。1903到1905年,日俄战争,日本人打胜了,长春五公里以外的地方成为日本的附属地。日本人为扩大侵占长春,又建立了头道沟火车站和宽城子火车站。清政府急了,为了跟日本人抗争,开始扩建大马路,安路灯,吸引了大量商号,商业空前繁荣。银号、钱庄、百货、日杂、药店、丝绸、布匹、鞋帽、建材、陶瓷、鲜货、水产品、饭馆、客栈、粮店、油坊等行业的店铺达400余家。

  一直到1931年“九·一八”事变和1933年溥仪来长春当皇帝时候开始,这个地方已经繁华到可以跟日本人抗争。晋商、鲁商、徽商都到这来做生意,老字号都集中在此,比较出名的是茶叶老字号东发合,还有玉沧源、鼎丰真、郑发菜刀、李连贵大饼、董氏药膏、老韩头豆腐串儿统统在这有买卖,非常繁荣,与哈尔滨的塞尔维亚大街齐名。很多粮油加工店用的都是德国西门子的水泵,繁荣程度可见一斑。

  20世纪30年代,商埠大马路上有3家闻名远近的大型百货店——玉茗魁、泰发合、振兴合。玉茗魁百货店商品价格低廉,颇受广大农户的喜爱;而泰发合的销售对象主要是中上层的居民,其货品齐全、质量上乘、价格适中;振兴合也就是后来的“东北商场”,则以经营小商品为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