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萝贝,胡萝贝,冬天没啥吃了,没啥嘎得牙的,就只能逮啥吃啥了,家里窖藏的大萝贝,胡萝贝,洗干净了,卡吃皮之后就能吃,不过吃完容易放屁。

  沙果干是东北人冬天无聊时最大的消遣,饿了吃它,没意思吃它,感觉没着没落的吃它。

  苞米花,这个谁吃过,证明谁的牙贼抗造,一般人都咬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