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 鹰猎

    “我第一次去西藏,那还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那个时候,关于西藏的种种,还不像现在这样铺天盖地。那时知道西藏的人很少,也是因为工作的机缘,我第一次来到了西藏。现在还能记得当时在西藏经历高反的难受劲儿,但难受归难受,我还是拍摄了很多的照片。这也就是后来1995年我在长春举办的摄影展的缘起。现在想来,那个摄影展还是很有意义的,即便是在省会城市,关于西藏的种种,也让大家感到万分新奇。那个摄影展的名字叫《西藏,并不遥远并不陌生》,那也是我当时对西藏的感受吧。”

  • 冬捕

    “很早以前我曾经看过一个电视剧,当时印象很深,里面说爱情就像是手里的沙子,攥的越紧越留不住。我觉得想要一件事成功,就不要太在意,虽然这两句话说的不是一件事,但却又一些共性。想成功,却不要太在意,这初听起来像是一个悖论,但事实上确实如此,太在意,反倒让原本不会在意它的人去在意它,这有时候反倒让自己的成功更困难。我的朋友们说,越想,越能从这句话里品出禅意。”

  • 雪雕

    “在西藏,我走的已经算是很远了,也算是有了一些所谓的‘成就’。这些成就的获得,其实得益于我的行走,记录,和拍摄。有的人去一个地方,就不会再去第二次,事实上如果想要发现别人所没有发现的,就必须要一而再的去行走。我写日记已经快40年了,即便是母亲去世也没有中断。这个习惯,让我受益很多。现在关于西藏,我留下了近百万的文字和几千多G的照片,这些都是慢慢积累下来的。”

  • 庙会

    “现在很多人去旅行,上车睡觉,到了景点下车拍几张。每次我看到这样的旅行者,都十分替他们可惜。风光其实不在目的地,而是在路上。这旅途中的每一秒钟,窗外的每一个风景,这辈子可能就只是这一次了。它不像我们上班下班每天走的那条路,已经看过千百遍,它是新鲜的。我从来不在旅途中睡觉,哪怕去过那么多次西藏,它的风景我也是看不够的。”

  • 剪纸

    “到现在为止,我已经二十多次进藏了。但是只要身体允许,我还会接着去西藏探索。让我不断去探险的,是西藏的自然、历史、文化。西藏对我而言,始终就像是一个谜一样,每次去可能会解开一个谜底,但也会有更多的谜出现。就是这些谜,让我一次又一次回到西藏。就像我虽然去过羌姆石窟7次,但每次去都能发现新的东西。而且每一次去,因为行程、给养、时间方面的限制,总是会有一些遗憾在,这些遗憾会吸引着我再一次踏上西藏。”

  • 萨满祭祖

    “每一次去西藏,我都有新的收获和感触。之前很多人的印象里面,西藏是贫穷和落后的,甚至有人会认为西藏人的生活太懒散,没有干劲儿。也许表面看上去,确实是如此,但这些背后,却都又有着它自身的理由。只有试图去理解和感受,才能发现,这些原本看上去不好的地方,恰恰是西藏人与自然和谐而处的一种方式。西藏地处高原,氧气不那么充足,如果当地人也像我们一样埋头工作,也许就活不到足够的岁数了。这种几千年来一直延续下来的生活方式,恰恰是西藏人顺应自然的一种体现。”

  • 雾凇

    “可能西藏很多人都去过,但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真正的去感受它。什么是感受和发现,就是对眼前的每一件事物,抱以天真和童心,去好奇,去探求。我曾经在海拔四千多米的地方看到过一只蚂蚱,然后我就把这件事记录了下来。为什么呢?海拔那么高,而且那时晚上的气温能达到零下20多度,这只蚂蚱是怎么在这样的环境里存活下来的呢?今后,如果有植物学家或是动物学家要来研究这个,那么我的这个记录也许会提供到一些帮助,这就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了。”

  • 滑雪

    “其实很多人都问过我,在西藏最触动我心灵的是什么。没错,在西藏,你能够体验生死,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但如果要说感触我最深的,却倒并不是生死,反而是一个可能外人看起来很平常的场景。我还记得,那天天雾蒙蒙的,下着点小雨。我和司机驱车行走在海拔4000米的地方,在一个荒无人烟的草地上,我居然看到了两个藏族人铺着布席地而坐。出于好奇心,我让司机停下车,前去询问。他们的回答让我惊讶,他们来到这,只为在这天地间喝喝茶聊聊天。这是什么样的一种境界和精神?其实或许是我们在现代文明中走的太远,已经忘记了生活原本的样子了。而他们的生活,恰恰是回到了生活本身。”

  • 温泉

    “即便是现在已经有那么多人在研究西藏,但是我依旧能看到很多新鲜并还没有人探索的东西。比如说,在大家的印象里面,喜马拉雅山就是一座山,它无比坚固和稳定。但事实上并不是如此,喜马拉雅山很年轻,甚至你家屋后的小土包都可能比它的岁数大。喜马拉雅山是地壳板块撞击形成的褶皱,它现在还在不断的变化和生长当中。另一个例子,喜马拉雅山有没有玉呢?以前一直的看法是没有,但是以我这么些年的观察和探索看来,其实也未必,所以我接下来还打算做一个“喜马拉雅的玉石之路”的一个地理专题。”

数据标题文字1
  • 嘎玛沟 夏古拉山口的“西藏长城”

    嘎玛沟  夏古拉山口的“西藏长城”
    西藏军民在夏古拉山口修筑的有“西藏长城”之称的工事,前方是世界第五高峰马卡鲁峰峰群。
  • 亚东沟 世界海拔最高小镇帕里

    亚东沟  世界海拔最高小镇帕里
    亚东沟上世界海拔最高的小镇帕里
  • 吉隆沟 唐尼古道上的千年玛尼堆

    吉隆沟  唐尼古道上的千年玛尼堆
    唐尼(尼泊尔)古道上的千年玛尼堆。
  • 陈塘沟 夏尔巴人聚居地陈塘镇

    陈塘沟  夏尔巴人聚居地陈塘镇
    中国夏尔巴人惟一聚居区喜马拉雅山最后一座陆路孤岛——定结县陈塘镇。
  • 樟木沟 悬于峭壁之上的要道

    樟木沟  悬于峭壁之上的要道
    沟太窄了!两边的山几乎夹到了一起,道路好似峭壁上抠出的一道“槽”。
  • 喜马拉雅五条沟 被收录进西藏日喀则旅游地图

    喜马拉雅五条沟 被收录进西藏日喀则旅游地图
    赵春江创造了喜马拉雅五条沟这个全新的地理名词,这条线路被称为世界十大最美景观之一。
  • 赵春江手记——喜马拉雅五条沟
  • 公元2013年初春,我第22次来到了日喀则市。
  • 在日喀则最繁华的十字路口上海广场,楼群之上,矗立着两块巨大的户外广告牌,红底白字,一块是:喜马拉雅五条沟,一块是:亚东沟:血浴红河谷,气蒸米粮仓;陈塘沟:这里封存了夏尔巴人的原始档案;嘎玛沟:珠峰长出的生态园;樟木沟:悬于峭壁之上的要道;吉隆沟:小河谷装下了半部西藏史。
  • 啊哈。看到此处,我眼前有些迷蒙,心跳有些加快,本已到了海拔3850米之地,可并不完全是高原反应,我掐了一把自己的脸,还活在现实里,我知道,自己去年被日喀则地区旅游系统聘为旅游宣传大使,我也知道,这广告牌上的文字就是我去年出的一本书的名字和各个篇章的题目,可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就这样“招摇过市”了呢?事前没有人告诉我啊,直到我走到了这里,亲眼看到了为止。此刻,我泪眼迷蒙。淳朴厚重的日喀则人给了我这样崇高的礼遇,而我们在一起交流时他们竟一句张扬的言语都没有!这就是最可爱的藏族同胞。
  • 并不羞愧和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我迄今还没有得过什么像样的大奖,政府的,非政府的,国家的、国际的,不是不在意,不重要,而是修行还不到。但是,我对藏域文化的发掘和宣传,或者叫一点点贡献,可能也是别人做不到的或他们暂时还没在意来做。而这就是我的骄傲了,是我的信心、勇气和坚持下去的力量之所在。
  • 2013年,经国家测绘局批准,一份全新的旅游地图在日喀则发行,“喜马拉雅五条沟”作为新开发的旅游精品路线位列其中。
  • 显然,世界上到西藏来的人,不乏权威,不乏大腕,不乏贵胄,不乏巨贾,更不乏形形色色的另类。他们都是我的上师,是我恭问的知识来源。自惭形秽或高人一等,都不是我的追求。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数据标题文字1
  • 2009年,赵春江老师在西藏拍摄时,意外发现了羌姆石窟。这个发现,很快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并在2012年被评为“2011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
  • 全国著名摄影评论家鲍昆:
  • 羌姆石窟群落可能会成为我们文化界特别关心的一个事件,会不会成为第二个莫高窟现象,我不敢说。但不管怎么说,春江是为大家揭开这个历史帷幕的一个人,所以我觉得春江这个你倒进入历史了,是了不得的,这个挺厉害的。
  • 文化部摄影研究所所长李树峰:
  • 赵春江这次的拍摄定名为发现确实非常准确,其实从摄影史上来看,早期的前100年里的摄影,相当大的程度就是摄影发现。羌姆石窟这个摄影应该是一个文化事件,我们应该把它当成一个重大的文化事件来看待,至于它后边的美术史上的意义,文化史上的意义,还有社会研究的意义,那可能绵延很久。
  • 《西藏人文地理》:
  • 2009年,13次进藏的作家、学者、摄影家赵春江由于一个偶然的机缘进入石窟,震惊之余,他用手中相机艰难采撷到部分图像,并最终呈现出来,引起世人的轰动。
  •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主任俞丁:
  • 羌姆石窟的发现,可以填补很多美术史的空白。
  • 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司副司长许言:
  • 看羌姆石窟石窟春江先生拍回的这些图片,确实在我们所接触到的石窟壁画中,就是这种风格的壁画还是第一次看见。所以这次确实是通过这种摄影方式,一个是把它发现,另外一个是把它展示出来,本身来说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
数据标题文字1
吉林赵春江

@吉林赵春江

我在高原:桃花映雪山 [详细]

@吉林赵春江

@吉林赵春江

喜马拉雅夏尔巴母亲[详细]

@吉林赵春江

@吉林赵春江

我的九寨沟[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