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记:为了贪得金钱的“光彩”,为了多捞权欲的“光辉”——回家的路总是黑的。

  2018年5月7日,广州机场候机大厅人头攒动,白山市环保局原党组书记、原局长王大为在被执纪人员控制后,并没有如正常人想象那样表现出惊慌失措,而是连声说:“我配合、我配合。”在他脑海中,这样的场景已经预演了很多遍,早一天晚一天都会到来……经吉林省监察委员会批准,白山市监察委员会对失联近3年的王大为依法采取留置措施,成为白山市首例反腐追逃案件。

  “躲的日子并不好过,虽然去了不少风景区,但没有心情游山玩水,连照相也只是拍风景不敢拍自己。收的这些钱,整天担惊受怕、惴惴不安,放放不了、扔舍不得,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有钱不敢花、有别墅不敢住的日子太难受了。白山市纪委监委同志在机场找到我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交待完问题后就坦然了,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这是王大为在接受审查调查后,对自己搞“人间蒸发”那段经历的心理独白。

  自2015年年初开始,王大为借着治病养病的理由,违反组织程序,私下指派一名副职“主持”局内工作后,长期在海南等地“躲”了起来,使用多年的手机号也停用了。后期中央环保督查组、省委环保督查组来白山巡视期间,组织找他了解相关情况时,他完全处于“失联”状态,就连其父亲2016年去世都没敢回家守丧尽孝。王大为这样的行径难免让人疑惑:他究竟在怕什么、躲什么?“失联”的背后到底有什么隐情?

  私念上“抬头”

  似乎每个落马的领导干部都有一段光荣的过往,王大为也不例外。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上学时家中贫困,连交学费都困难。1982年,他中专毕业后被分配到浑江市陶瓷厂当技术员,和工人们同吃同住,整天研究改进技术工艺。由于思想上进、工作努力,他很快就崭露头角。1984年,通过省委组织部开展的“发展25岁以下年轻党员试点工作”,王大为作为典型,参加工作仅两年就被发展为党员,先后在白山市陶瓷厂团委、八道江区委宣传部、八道江区委组织部、白山市委组织部工作,37岁即成为副处级领导干部。2001年,王大为调任白山市政府副秘书长,2005年4月被提拔为白山市房产局党委书记、局长,成为一名正处级领导干部。至2015年底,其先后在白山市房产局、住建局、环保局等重要部门任一把手。

  “我在组织部工作了13年多,一直特别要求上进,经常回家整理材料到后半夜,一个月发表文章最少15篇。”王大为说,待他到白山市房产局工作时,可以说政治生涯达到了鼎盛期,工作开始也很卖力气,外出考察学习来不及回家就直接到单位开会落实工作,单位多次获得国家级荣誉,他个人也受到省委、省政府的表彰。

  “那几年领导对我是很认可的,期望值也很高,刚到白山市住建局时组织也认可。”王大为对自己曾经的光鲜经历多次流露出自豪的心情。

  但其实早在白山市政府工作期间,王大为就一心念起了“生意经”。当他看到那些商人借助其权力挣到大钱,羡慕之余,也打起了自己做生意的念头。明知道党员领导干部不能经商办企业,他就利用身为白山市政府副秘书长的影响力,要求某银行租用其欲购买的门市房,在该银行答应后才利用关系购买该门市房,玩起了典型的“空手套白狼”戏法。2006年8月,王大为又利用其房产局长的职务便利,以承诺将该局管理的“房屋维修基金”存入这家银行为条件,要求该行以每年15万元的价格租用其名下的两户门市房,租期为10年,就连本应自己承担的开具发票税款也让该行来支付。王大为前后从中获利80余万元,可谓将“经济头脑”与权力运用发挥到了极致。

  王大为私心重,表现在方方面面。他不满足已享受的工伤八级待遇,在明知自己达不到工伤五级标准的情况下,违规进行工伤鉴定并一直按照五级标准领取工伤抚恤金。

  随着权力越来越大,随着身边恭维自己的人逐渐增多,王大为开始居功自傲,虚荣心逐渐膨胀。在他看来,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在与别人交往中就不能太掉价儿。但在交际应酬中,特别是接触那些求他办事的商人后,他发觉自己在物质享受上还是不如他们,很多场合中看到别人拿的手机、开的车子档次都比他强,难免有些失落。特别是当有人对他说“你是大局长,还坐这样的车子,多没面子”时,自觉有身份、有地位的王大为心理开始失衡。

  王大为刚任白山市住建局长不到3个月,就将原来单位的两辆车抵给某市政建设公司,由该公司花费近130万元购买了一辆新款丰田4700供自己使用,购车短缺的资金由该公司以其他项目在单位账内核销。

  “小节失守,大节不保”,王大为的这些“私心杂念”为他以后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深深地埋下了祸根。

  思想上“叛党”

  人前,总是把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挂在嘴上;人后,却瞒着党组织参与封建迷信活动,遇到问题不找组织找“先生”,光是所谓“风水大师”“风水先生”的联系号码就有五六个……王大为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参与封建迷信活动并造成恶劣影响,而这正是他理想动摇、信念滑坡的有力证明。王大为在忏悔书中写道:“我丧失了对马列主义的信仰、丧失了理想信念、丧失了党性原则,开始不信马列信风水,是我信仰缺失、灵魂迷失的表现。”

  白山市房产局新建办公楼于2007年落成,王大为欲在新楼门前摆放两个石狮子,身边就有人提醒不能随便摆放,需找人好好看看,于是推荐了一名风水先生。没过两天,王大为驱车往返900多公里,拉着风水先生亲自到吉林蛟河选购一对石狮子。为了图吉利,王大为邀请风水先生在房产局门前举办了隆重的开光仪式,引来老百姓围观和议论,传得沸沸扬扬,造成恶劣影响。王大为生怕对个人有影响,以有事为由制造了不在现场的假象。

  搬入新楼办公后,风水先生对王大为说:“新楼落成是件高兴事儿,但我仔细看了一下,房产局周围的规划局、国土局、区政府、交通局的楼都比你们的楼高并且还靠前,这可不是件好事!”王大为大吃一惊,“楼都盖完了,能有什么办法?”这位风水先生给出了所谓“妙招”,让他买来两个鼎放在单位休息室和会议室墙角,将自己的运气“鼎”起来,防止被别人压着。王大为还在风水先生的指点下,于房产局办公楼前面的花坛中间摆放风景石,并以庭院彩化工程的名义将费用予以核销。

  两年后,白山市房产局与建设局合并为白山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王大为被委以重任。在他看来,“开光”和“放鼎”果然有效,原来对风水将信将疑的他,因受到组织重用更加深信不疑,且一发不可收拾。按照风水先生的指点,王大为在其家中摆放罗盘和鼓,预示锣鼓喧天;在家中两个床头摆放两把宝剑,用以驱除邪恶、安神睡眠;在家中摆放狮面神兽、人脸灵杵、金属佛像、缠着红布的毛笔、经文和符咒等物件,用于镇宅辟邪、助升官运。

  王大为如此热衷于封建迷信,深刻暴露出其价值“迷失”和理想“缺钙”,其实质是对党组织的背叛。不信马列信鬼神,到头来还是落得被审查调查的下场。他也坦承:“一开始对风水这些事不是很信,节假日到名胜古迹烧香、拜佛的事我也从不参与,后期思想有了变化,尤其是房产局新楼落成时和办公室放鼎后,自己越来越顺,也就逐渐相信了。现在看来,这些东西本身就是虚无缥缈的,只是心理作祟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