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气派,中国精神,中国方案,中国故事,这些都离不开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引领时代的文化未来,坚定文化自信,倡导学以致用影响当下,以爱好者和传播者的身份,开办国学公益讲座,义务助学,心怀大爱,走在新时代的前沿。

  他就是文化学者,全国优秀社会科学普及专家王泰筌教授。

  古风怀远,追梦恕忠

  王老师的童年是在祖父的蝇头小楷和家里一本本线装书的熏陶下度过的,也许从那时起,就在他心底埋下了国学种子。

  讲台是王老师学生时代的梦。

  因为有梦,高考选择了文科。而他的父亲却一辈子坚信学好数理化走遍全天下,一直把八级工匠的身份看得比自己厂长位置都神圣。老人家对他的成长干涉很少。这次,却语重心长地问他:“孩子,以后你靠什么养家糊口?”

  他振振有词地答道:“我去当教书匠,教小孩子认字。”

  王老爹充满担心地注视着眼前要去当教书匠的儿子。

  1989年,他以优异的文科成绩,成为长春六中被吉林大学哲学系录取的首个保送生。当年吉林大学的开放式办学理念和哲学系众星闪烁的学术氛围,特别是中国哲学让他找到了山溪入海的感觉。从吉大理化楼到南区逸夫图书馆,他如饥似渴地啃起了一本本国学经典。那时,传统文化并不是香饽饽,很少有人问津,热衷或深度学习的人更是少之又少。日积月累,反其道行之的他却成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那年冬季,瑞雪隆冬,读庄子的逍遥游,他找到了虚室生白的感觉,他在读书笔记里写道“孔子亲,老子玄,庄子仙”,那一年,王老师才19岁。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他从本科到硕士再到考博士,在学生时代博览群书,铸就他三十年后站在讲台上旁征博引,典故信手拈来的睿智和洒脱的授课风格。

  虽然,王老爹未能见到儿子在讲台上的教授风采。但是老人家留下的遗言:“靠人品做事,凭本事吃饭!”却成了王老师人生的座右铭。

  大学毕业后,他的第一份职业是党报记者,他把国学经典融入生活和工作中。成为高级记者后,忙碌之余,一册册古籍善本,他依然读得如醉如痴,《论语》《道德经》《易经》是他的最爱,百看不厌,不离不弃三十载。面对一本本读书笔记,他自嘲地说:“四书五经未读通,可怜白发生”。

  “布衣不暖茶山行,古树溪畔樱。雾凉冷艳吐纳爽,竹杖道友情。高声吟,低语诵,断舍非沽名。若唤阁主骑鹿腾,不计千万程”这首《醉桃源》小令出自王老师笔下。他的学生偷着说:“老师看竖版文言文线装书比读白话文还顺,用文言文写文章更出彩儿。”

  从记者到新媒体老总,在新闻岗位做得风生水起时,一场重病,让他经历了濒临死亡体验,顿悟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告别繁华喧嚣,他放下了资深媒体人的所有荣誉,离开工作近二十年的报社,转岗到省人大机关工作。

  凤凰涅槃浴火重生,数度风雨,几经沧桑,他痴心不改,沿着传统的方向,他在追梦文化的新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