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5月21日4时31分,迎来“小满”节气。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四月中,小满者,物致于此小得盈满。”

  今日选刊吉林日报社总编辑陈耀辉诗文《小满》。

  陈耀辉

  江河渐盈满,涵泳许多星。

  夏月中天静,夜莺随处听。

  一城花灼灼,千里麦青青。

  生命正洋溢,暖风吹不停。

  小满是24节气之一,夏季的第二个节气。其含义是夏熟作物的籽粒开始灌浆饱满,但还未成熟,只是小满,还未大满。

  在我的印象中,最深刻的是,从这一天开始,鸟儿们开始在北方聚集。因为每年到这个时候,总会听到母亲像自言自语似地叨咕:“立夏鹅毛住,小满雀(qiao)来全”。年少的时候不懂事,那时最大的乐趣就是捕捉鸟雀。除非因此耽误了学习,否则父母也很少干预。可能因为彼时生活清苦,打鸟吃也可以改善一下生活,补充正长身体时所需要的营养。

  那时的鸟真多啊,房前屋后,果林菜园,用铺天盖地来形容似乎并不为过。所以,小满前后,是我们这些半大小子的美好季节。那时打鸟通常的方式是用铁夹子和弹弓。也有用滚笼的,因为比较麻烦,又见效慢,所以基本都是成年人使用,滚笼捕捉到的,也多是羽毛鲜艳或叫声婉转的鸟儿,对鸟的身体几乎没有伤害,可以养着。

  我天生并不手拙,可打鸟却不在行。因为经常跟在哥哥屁股后面,偶尔打打下手,也学到了一些打鸟的技巧。那时十几岁的男孩子,几乎人手都有十几副或几十副铁夹子。上课时不敢带到教室,得预先找个地方藏起来,一下课就疯了一般冲出教室,拿上夹子和弹弓奔赴战场。有时把夹子下在树上,有时下在灌木丛中,有时下在田地里。但最有意思的是,在村子里的池塘边,因为天气炎热,鸟儿过一会儿就要成群结队地到池塘边饮水,这时候铁夹子已密密麻麻地沿着池塘排开。每个夹子上都有虫子做诱饵,这些虫子都是从越冬的秸秆中扒出来,白白胖胖的,尾巴被系住了,却不停地向前爬。鸟儿哪里抵挡得住如此美食的诱惑,于是纷纷就范。我们远远地看见池塘边噼里啪啦,烟尘四起,便拼命向池塘边跑去,收拾自己的战利品。那一幕现在想起来有些残忍,但当时在我们年少的心里,绝对是一场无与伦比的收获。

  如今,我再回农村老家,已看不到鸟儿惊飞的阵势,甚至很难听到各种鸟儿的叫声。每每这时,我就在心底涌起一股内疚,伴随淡淡的伤感。我甚至没有勇气跟孩子们描述当年的场景。

  (来源:学习吉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