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我是来自吉林通化的张宝艳!”简短的介绍,却聚焦现场所有的镜头。

  站在第四场“代表通道”上,她向世界发声,讲述“宝贝回家”的故事。

  3月1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四次全体会议。

  会前,第四场“代表通道”开启。

  张宝艳与王庭聪、崔世平是第二组亮相的代表。

  8时17分,3位代表上场。

  快门声密集响起!

  身穿宝蓝色套装的张宝艳挥手上场,自信站在话筒前。

  就在他们等待及回答记者提问的过程中,吉林代表团的代表们也恰好经过“代表通道”,步入会场。

  见到张宝艳要接受媒体提问,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下脚步,为张宝艳站台,为张宝艳打气!

  面对身前的记者,张宝艳动情讲述“宝贝回家”故事;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身后,还有来自家乡的代表们用这种方式为她默默鼓劲,更有透过电视、电脑及手机收看直播的吉林人为她点赞,加油!  

  还是回到人民大会堂内的“代表通道”,来看张宝艳的精彩回答。

  记者(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

  我的问题想给张宝艳代表。您创办宝贝回家寻亲网11年,帮助2300多名被拐儿童回归家庭,感动了很多家庭,也感动了中国。我们都知道打拐、反拐绝非易事,您肯定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有过很多辛酸。想请问您,支持您这么多年一直坚持做这件事的动力是什么?能不能给我们讲一下您是如何通过网络来帮人寻亲的?

  张宝艳:

  大家好!我是来自吉林通化宝贝回家寻子网站的创始人。宝贝回家走到今天,已经有了11年的时间。这11年,我们做得很辛苦。应该说,我们每天都工作到深夜,我们一年365天几乎没有休息日,几乎没有节假日。有时,我们还要忍受各种委屈;有时,我们还要克服各种困难。但是,我们还是坚持走了下来。

  我们之所以能坚持下来,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因素:我们每天会面临许多被拐儿童的家长和寻家的孩子,他们对家、对团圆的那种渴望,他们的那种痛苦和期待,让我放不下心里这份牵挂。另外,我们宝贝回家这个平台,有来自全国28万的志愿者,这些志愿者他们没有一分钱的报酬,他们却每天都在无怨无悔的付出,在默默的奉献,让我温暖和感动,也让我有支持下去的动力。我们宝贝回家关注的是被拐儿童,孩子应该是我们这个社会最应该关注的群体,也是应该让我们最呵护的一个群体。保护孩子,给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是我们社会,也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责任。所以说,可能是源于我心里的这份善良,让我很愿意承担这份责任,这也是能让我做下去的最大动力。

  我们的寻亲,主要还是利用宝贝回家寻子网站,每一个孩子在宝贝回家登记寻亲之后,我们都会有一个志愿者对他一对一的进行跟进、指导,这些孩子由于他被拐的时候很小,记忆非常少,而且也很零碎,我们的志愿者就会慢慢启发他的记忆,帮他们把这些零碎的记忆,帮他们整理、拼接、组合,帮他缩小寻亲范围,帮他们寻找寻亲的方向。

  像我们有一个孩子,她叫王娟,她是(19)87年被拐的,她记得自己是重庆人,被拐到河南商丘,她说人贩子拐她的时候是坐的火车,天亮的时候,列车员说西安火车站到了,这就是她对家的全部记忆。我们志愿者就在重庆找,找了很久很久,我们也没找到相关线索。于是我们就上网买了一份(19)87年的列车时刻表,画了一个列车运行图,我们发现(19)87年的时候,重庆到商丘,并不路过西安,我们发现天亮的时候路过西安到商丘的火车是从成都始发的。这样,我们又把四川的志愿者拉进讨论群,四川志愿者给我们提供信息说,(19)94年之前,现在的崇州市叫重庆县。这样,我们就安排崇州的志愿者,安排他们在当地进行排查走访,终于在崇州市找到了王娟的亲人。

  其实,我们宝贝回家寻亲,都是靠这样的线索一点一点去寻找的。像有的孩子记得舅舅家种榨菜,我们就在重庆涪陵找到他的亲人;还有一个孩子,记得家里小时候经常吃凉皮儿,就在陕西找到了他亲人;还有一个孩子,记得自己小时候很调皮,把邻居家的纱窗剪碎了,我们就通过这个纱窗联系每个寻子家长,终于有一个家长说我们家的孩子干过这样的事情,这样一个纱窗就打开他通往回家的大门,我们宝贝回家这样的寻亲孩子还有很多。我相信,大家都会很愿意来帮助这些被拐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希望能有更多的爱心力量加入宝贝回家,让我们一起努力帮助这些孩子早日踏上回家之路。吉网 吉刻APP特派北京记者 王小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