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原标题:王保安豪宅记亲属名下 徐建一金条名表埋树下)

  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十八届中央对地方、部门、企事业单位共277个单位党组织进行了巡视,在党的历史上首次实现了一届任期内中央巡视全覆盖。中央和国家机关是党和国家治理体系中枢,地位重要、权力集中,但在推进对中央部门巡视全覆盖过程中,发现各单位不同程度存在“灯下黑”问题,一些中管干部,也因此被立案审查。

  王保安 家族式腐败

  收老板豪宅登记在亲戚名下

  “我觉得中央部委呢,一报牌子人家就有影响力,我利用了党给我的职务和职位的影响力。”国家统计局原局长王保安镜头前忏悔。

  王保安先后在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国家统计局三个部门任职,对王保安的举报,主要是关于他利用职权,通过弟弟的生意牟利。王保安共四兄弟,他的三个弟弟都在河南,后来发现他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不少是他在老家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办的,王保安可以说是利用公权力构筑王氏家族,具有明显的家族式腐败。

  鲁轶是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原理事长,2011年,王保安的四弟王红彪忽然来拜访他,请他帮忙给自己的项目批贷款。在鲁轶的帮助下,王红彪的项目得到了28家农村信用社的违规联合授信数亿元。过了几年,王红彪拖欠贷款利息不还。王保安却对此推脱称不知情。利用影响力帮弟弟办事,出现问题则推得一干二净,是王保安惯用的方法。

  据调查,王保安主要的问题是利用审批权为老板办事、批项目。老板给他送钱、送物、送豪宅、送豪车。他收别人的比如豪宅、豪车,从来不登记在自己的名下,而是登记在弟弟等亲戚名下。2001年,王保安为一名老板的项目获得审批提供帮助,收受一套204平方米的房产,房产证是以王红彪的名字办理的。还有一套位于北京二环到三环之间的豪宅,是王保安任财政部副部长之后,一名老板送的厚礼。这套豪宅面积318平方米,购房、装修总费用近5000万元。之所以出手如此大方,是因为公司的业务,必须经财政部审批,而王保安分管这一领域的审批权。

  徐建一 忙于掩盖问题

  名表金条放茶叶罐埋树下

  “作为一汽的一把手,犯了罪,我对不起一汽的员工。”一汽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建一镜头前忏悔,“我确实觉得不应该。作为央企的领导,我自己也明白,为什么人家给我钱,就是因为你在这个位置上,你有这个权力。”

  徐建一的贪腐问题,主要是利用职权让内弟的企业承接一汽物流运输业务,然后再收受内弟所送的房产和钱物。中央巡视组接到反映后,就此与徐建一谈话,徐建一表示已经让内弟退出了一汽的业务。但巡视组经过深入了解发现,他内弟的公司其实只是换了个法人名字而已。

  一汽职工举报集中的问题之一是一个叫名仕山庄的别墅区。一汽集团领导班子在已经分配有住房的情况下,在长春净月潭景区建了这片别墅,只出售给班子成员和中层以上干部,价格远远低于市场价。班子成员居室面积从300多到500多平方米不等,每座别墅还配有巨大的庭院,面积从2000多到3000多平方米不等,按级别享受。作为一把手,徐建一自己在别墅区也有一套,面积481平方米,庭院3000平方米。巡视组明确要求整改,但徐建一却想办法、搞变通,他当时只是在自家院内种了一圈树墙,外面的院墙仍然没有拆掉。

  前些年,地方政府鼓励一汽集团为地方经济做贡献,发给一汽集团5000多万奖金,这些奖金并未用于企业发展,而是领导班子分掉了,徐建一自己分到的奖金累计430万元。这一问题引发群众多次举报,徐建一只是要求不同级别的领导干部退出奖金的10%或20%,以此来应付整改。巡视期间,中央巡视组三次找徐建一谈话,他并没有认真反思,而是忙于掩盖自己的问题。

  李志勇(中央纪委纪检监察室工作人员)说:“他把所有的名表、金条放到几个茶叶罐里,然后在院里大树下面挖了一个坑,把它埋到坑里。巡视之后,他意识到可能这个别墅是必须要整改了,又把茶叶罐挖出来,转移到其他亲属那里,后来我们起获的时候罐上的泥土还在。”

  落马后,回想自己到底给一汽带来了什么,徐建一感到后悔,可惜已经太迟了。“就是腐败,给你一点小的利益,就破坏制度了,给一点小的甜头,国家利益就不要了,整个把这个基础破坏掉了。” 据央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