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 平总书记指出:“中国有坚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其本质是建立在5000多年文明传承基础上的文化自信。”2017年1月,中央下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传承和发展中华传统文化工作进行了全面部署。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第一次以党中央文件形式就如何对待中国传统文化的强力发声,堪称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文化宣言。

  在中央战略部署的激励和推动下,我国社会各界参与传统文化传承复兴的热情方兴未艾。在呵护和保持对传统文化的热诚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冷静的理性思考。只有让热诚和理性相得益彰,我们的文化传承创新伟业,才会可持续、见实效,才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发挥出如期的“软实力”效应。

  取精去糟:认知传统文化的理性立场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博大精深,可以理解思想理念是“骨骼”,传统美德是“经络”,人文精神是“血肉”。正如生命力的强弱体现为新陈代谢的能力,中华民族之所以生生不息,就在于传统文化能够在发展中不断“扬弃”自身、完善自己。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传统文化必然折射出鲜明的时代特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传统文化都有不同的外在表现形式。在汉代,强化中央政权、维护统一,是当时的时代背景,因此“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后,儒学成为官学。到了唐朝,传统文化的格局不仅具有民族性更具有世界性,儒释道并立,兼容并蓄,是传统文化在当时最大的特征。

  今天的中国,经济总量世界排名第二,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伟大实践的背景下,在社会结构深刻变革的当下,强大的国力必然表现为文化的世界影响力,民族的伟大复兴必然体现为文化的伟大复兴,以泱泱大国的气派为人类文明作出新贡献。没有强大文化底蕴支撑的物质文明,是昙花一现的空中楼阁。时代赋予我们坚定的文化自信,也赋予我们文化创新的紧迫感。

  传统文化在其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不可避免会受到当时人们的认识水平、时代条件、社会制度的制约和影响,也不可避免会存在陈旧过时或已经成为阻碍当今社会发展的东西。传承传统文化,不能厚古薄今、以古非今、一概肯定、全盘继承。所以理性地对待传统文化,努力实现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之与现代文化、现实生活相融合,有力体现改革开放的时代特征。

  传统文化不是万能的,但是不要传统文化是万万不能的,因为传统文化是民族的根和魂,体现着中华民族世代相传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审美观等,其中最核心的内容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从1840年起,中国进入一段长达百年的任人宰割的屈辱史。有人把原因归结为传统文化落后。背了黑锅的传统文化也一度遭到质疑,甚至遭到了破坏。实践证明,传统文化与科学民主在逻辑上并不是水火不容的关系,如果因噎废食,抛弃祖先留下的固有文化基因,等于割脉自杀,自毁精神家园。

  “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理性地对待传统文化,直奔“优秀”文化主题,是行之有效的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