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的一瓶赛可瑞,北京市药品采购平台最新调整的挂网价格是每瓶5.13万元;辉瑞中国官网咨询热线报价是每瓶5.3万元;网上一些药店打出促销价格每瓶3.75万元,价格差距高达1.55万元。辉瑞客服人员表示,辉瑞官方目前没有在网上发布药价信息,并建议患者不要到网上去购买赛可瑞,“因为无法确定其信息真伪。”

  同样是250g*60粒一瓶的赛可瑞,北京市药品采购平台最新调整的挂网价格是每瓶5.13万元;辉瑞中国官网咨询热线报价是每瓶5.3万元;网上一些药店打出促销价格每瓶3.75万元,价格差距高达1.55万元。另有中介公司称,可以带患者家属去印度购买高仿赛可瑞,药价约1.6万元一瓶。这不同的价格差距之大令寻药患者眼花缭乱、无所适从。不过癌症患者可以感到欣慰的是,国家正采取进口药降关税、招标采购环节挤水分、纳入医保目录、推进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多项措施,叠加拉低抗癌药物价格,尽快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现状

  抗癌药赛可瑞网上价格“真假莫辨”

  袁先生的老父亲最近被确诊为间变性淋巴瘤激酶(ALK)阳性的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名字看上去有些长,实际上就是一种肺癌。医生建议吃一种药,这种药通用名叫克唑替尼,商品名叫赛可瑞。但高昂的价格惊得袁先生出了一身冷汗:60粒胶囊一瓶,价格5.3万元,这还只是一个月的用药量,老父亲每天吃两粒就是1783元。尽管袁先生是外资企业高管,每月有4万多元的收入,但是面对每月5.3万元一瓶的抗癌药,也让他感到喘不过气来,“就算我不吃不喝,但也要还房贷、养小孩呢。” 听医生说,赛可瑞有免费赠药的慈善项目,“我仔细研究过了,发现那个项目是帮扶低保贫困患者的,恐怕我家不够条件。”

  于是,袁先生到网上寻求便宜抗癌药购买途径,然而他发现,网上五花八门的售药信息令人眼花缭乱,真假莫辨。有卖4.5万元一瓶的,有卖3.75万元一瓶的,还有中介公司称,可以带他去印度买高仿赛可瑞,1.6万元一瓶。如果这家中介公司是真实可信的,这意味着他每个月可以节省3.7万元药费。

  调查

  有药房赛可瑞价格相当于打七折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网上搜索“赛可瑞”三个字,立即弹出一串相关药品广告,都是关于赛可瑞的零售报价。逐一点开之后就会发现,全是各个大药房的官网主页,其中康德乐大药房的250g*60粒的赛可瑞,售价为5.29万元一瓶。负责咨询的陈药师说:“我们的产品大多直接从厂家购进,同时我们以优秀的管理压缩运营成本,最大限度让利给消费者。”

  还有更吸引人眼球的赛可瑞促销信息。北京美信康年大药房正在推出赛可瑞促销活动,一瓶250g*60粒的赛可瑞,零售价格为3.75万元,相当于七折销售,还包邮。“您可以选择到店购买,我们的药店就在大兴经济技术开发区荣昌路上。您也可以选择邮购,我们包邮。”客服说,在付款方式上,支付宝、微信、银行转账都可以。

  北青报记者在辉瑞中国官网上查询到产品咨询电话,辉瑞客服人员表示,辉瑞官方目前没有在网上发布药价信息。她建议患者不要到网上去购买赛可瑞,“因为无法确定其信息真伪。”据这位客服人员介绍,目前在北京可以买到赛可瑞的医院有301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316医院,这三家医院是上季度赛可瑞销量前三名。另外,客服人员还推荐了三家北京地区在售赛可瑞的药房,它们是北京嘉润康大药房、北肿恩济大药房、北京鹤年堂大药房,患者需凭处方购买赛可瑞。如果患者需要了解更多的医院和药店,可以通过辉瑞中国官网进行咨询。

  追访

  高差价催生赴印购药中介公司

  抗癌药的高差价已催生赴印度购药中介公司。在网上,北青报记者检索到一家医疗公司称,他们的赛可瑞是印度高仿药,售价每瓶1.6万元,比国内价格便宜3.7万元。北青报记者拨打该公司销售电话进行咨询,该销售人员称,他们公司并不售卖印度抗癌药,而是“我们带着您去印度的药店或者医院去买药,所以您放心,买到的肯定是真药。”据了解,购药之旅时间需要三天两夜,机票、食宿由购药者自己负担。中介公司方面负责代办签证、病历翻译、地陪、随身翻译等服务,并收取7000—8000元的服务费。

  北青报记者在携程旅行网上平台查询,7月31日至8月2日,北京至印度德里机场的往返机票报价为3320元,当地酒店住宿两晚价格为1637元,自由行总报价为4957元。这意味着,如果袁先生亲自去印度购买10瓶高仿赛可瑞的话,比在国内买药可以少花35.7万元。但袁先生的最大顾虑是,制药毕竟不是做鞋做衣服,仿个八九成像即可,“药品起作用的必须是那一个成分,一点都不能差,也不知道印度药能不能治得了老父亲的病。”更何况在贴吧里有不少网友提醒他,去印度买药虽然价格便宜,但是要格外小心谨慎,因为不可预知的“消费陷阱实在太多了”!

  分析

  医院价格与药店价格为何相差巨大

  在采访中,所有被咨询药店均称自己的赛可瑞是从厂家直接进货,以证明药品绝对是真货。但是辉瑞客服人员表示,辉瑞公司的药品都是通过一级代理商挂网销售,医院和药店都是通过一级代理商采购药品。但实际上,即使是同一厂家、同一种品名、同一种规格的药品,在医院药房和药店的价格也会有不同。

  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这是因为医院和药店的采购渠道完全不同。过去,医药流通固定的流程是三级分销,药品生产出来到各级批发商,再到辐射终端的药房、诊所和医院。药品经过层层加价再被卖到患者手中,价格虚高饱受社会诟病。后来,各地医疗管理部门为了给医院药价挤水分,在公立医院实行药品招标采购制度,哪家药厂药品性价比合理就使用哪家药厂的药品。而药店不论是进货还是销售完全是商业化模式。

  从2017年1月开始,国务院医改办在全国公立医院推行“两票制”,使得药品流通环节进一步缩减。所谓“两票制”,是指药品生产企业到流通企业、流通企业到医院各开一次发票,这一方案的实行旨在压缩目前药品流通环节的多级经销体系,避免因为流通环节层层加价导致药价的虚高。据悉,“两票制”促使药品流通扁平化,药品流通路径以及中间价格将变得透明可追溯,国家的目标是将目前流通环节的13000多家企业减少至3000家左右。

  据悉,目前一些省份正在试行“一票制”,即医院与药品生产企业直接结算货款、药品生产企业自行或委托配送,药品生产企业到医疗机构开一次发票。未来“一票制”推行意味着,药品和医疗器械或许不用发生所有权的转变,流通企业也可能不用再垫付资金,安心做好快递员的身份就好了。

  而对于价格高昂的进口抗癌药物,据了解,国家正采取进口药降关税、招标采购环节挤水分、纳入医保目录、推进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等多项措施,叠加拉低抗癌药物价格,尽快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