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朱萍 实习生 柳旭 武瑛港 北京、武汉报道

  导读

  中国目前有9300万的乙肝病毒携带者,只有2800万左右的乙肝病人需要治疗。乙肝转阴仍是世界性难题。

  历经近两年才拿到1.8万元郑州某乙肝专科医院退款的李青,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那原本就是属于她的钱,却还要写“不纠缠”保证才能拿回来。

  2015年12月,李青查出了是乙肝大三阳携带者,她在公立医院得到的结果是,不能转阴也不需要治疗。5个月后,准备结婚的她不甘心,于是在百度搜索到了上述自称可以解决转阴问题的乙肝专科医院,到该医院做检查后,显示各项指标都不正常,医生告诉李青要做治疗。

  “实际上就是被骗了,他们给诊断结果做手脚,2天就被骗近2万元,所谓的DC细胞免疫疗法就花了1.8万。”5月27日,李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讲述了她被骗的经历:“治疗两个月后,我发现确实不需要用药治疗,然后我就在公益组织帮助下,追回1.8万元,但却被要求写‘不再纠缠’保证书。”

  相比之下,在武汉东方肝泰医院接受“911生物疫苗疗法”的患者们就没有李青那么“幸运”。同样是乙肝大三阳携带者,原本不需要任何治疗的何波在这家医院治疗近一年,花费了4万多元;来自襄阳农村的刘冬生为治病,在这家医院用完了10年的积蓄,“在医院共花掉5万-6万元,加上车旅费共7万元,本来是给两个小孩上学的费用。”

  5月27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发现,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已经人去楼空,一位知情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家医院营业执照已经被吊销,处于被查封状态。为了要回钱,何波、刘冬生等也委托律师向法院提起起诉,但法院工作人员上周五(5月25日)告诉何波,武汉东方肝泰医院已经跑路,传票没人接。何波说,现在参与追赔偿的人越来越少,因为希望渺茫,前期又需要投入,但他会一直坚持。

  据了解,多位乙肝患者(或病毒携带者)也存在被骗经历,多家民营肝病专科医院自称与有资质的机构合作,且为医保定点单位。5月28日,乙肝公益组织“亿友公益”发起人雷闯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所谓惠农医院、医保定点医院,很多都是假招牌,用以增加可信度。“他们常用的伎俩就是在电视台、互联网搜索等投入大量广告宣传,然后以公益的名义,免费体检,免费做一些检查项目,再称可以申请国家免费治疗补助等;另外就是用各种有噱头的治疗方法欺骗患者。”

  “被治疗”

  眼看着就要步入婚姻殿堂,但“乙肝大三阳携带者”的检查结果一直如沉重的石头压在李青心头,不甘心的李青通过百度搜索到上述郑州的医院,该医院称可以解决李青的问题。2016年4月,抱着很大希望的李青来到了这家医院。

  到郑州这家医院后,李青接受了一系列检查,结果显示,她的肝功能还有其他多项指标不正常,在该医院专家“劝导”下,李青接受了“DC细胞免疫疗法”、“三氧疗法”,同时购买了5盒抗病毒药物恩替卡韦。

  “他们医院采取医患一对一的形式,平时我们也见不到其他患者,无法交流。而且,日常的血液检查单据他们也不给患者,没有费用清单,只有收据单给患者。”李青回忆当时就诊情形说。

  治疗2个月后,郑州这家医院的医生告诉李青,她可以不用治疗了。李青又到其他公立医院检查,医生告诉李青她仍是乙肝大三阳携带者,但肝功能和其他指标都正常不需要治疗,定期体检即可。

  在确定自己真的被骗后,李青想维权,但因为时间关系一直拖着。2017年12月李青把自己的遭遇写到了乙肝贴吧,并寻求到了亿友公益组织的帮助。正好不久后,李青又收到上述郑州某医院的客服信息称,要做一个康复后的回访,并给她免费再做检查。

  郑州这家医院体检结果再次显示她“不正常”,“纤维化”、“有黄疸”,李青被要求再次治疗。不过这一次,李青在向该院医生咨询过程中录了音,也搜集了一些证据。后在上述公益组织帮助,通过向当地政府、卫计委申诉,李青从该医院拿回了1.8万元治疗款。

  “我其实花了两万多,但因为只有一个细胞治疗的收据,所以他们就退我这个钱。但他们还要我签‘不再纠缠’保证书,甚至还要我的身份证复印件,就是怕我再举报他们。”李青语速加快,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能明显感受到她的气愤。

  而同样是乙肝大三阳携带者,何波就没李青这么“幸运”地能要回来大部分治疗费。他在武汉东方肝泰医院治疗了近一年,花费了4万-5万元,最后发现他根本不需要用药治疗。刘冬生则在这家医院用完了10年的积蓄,“在医院共花掉5万-6万元,加上车旅费共7万元,本来是给两个小孩上学的费用。我在家种地攒了10年的钱,一下全没了。”

  之后,武汉东方肝泰医院涉嫌虚构国家救助项目,伪造新闻联播、假冒政府公章,借省级电视台公益节目背书等“三假”问题曝光,2017年8月8日,武汉市卫计委表示已成立联合调查组入驻该院进行调查,对于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随后,何波等受骗的患者也在着手起诉武汉东方肝泰医院等相关事宜。

  2017年底武汉相关法院进行了立案,法院判决武汉东方肝泰医院需要做出相应赔偿,但是后续进展很慢。上周五,法院工作人员告诉何波,因为找不到武汉东方肝泰医院负责人,无法将传票送达。

  何波说因为整个维权时间太长,还需要先期垫付律师费等费用,而且感觉希望渺茫,很多人都放弃了,但他会继续坚持。“律师说即便找不到这个医院的负责人,还可以通过在报纸刊登公告的形式,或者再追加起诉法人的途径来获得赔偿。但是依旧是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