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桂芹今年快70岁了,家住在农安县巴吉垒镇洼中高农场。多年以来,她一直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帮离异多年的儿子杨先生娶个媳妇,给儿子找个伴儿。今年正月初四,刘桂芹的愿望达成了,经人介绍,杨先生将一名流浪女“娶”回了家,但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儿媳妇竟然是一名被人贩子拐卖了17年的可怜女子。

  “娶”回来的儿媳妇竟然是被拐妇女

  2020年1月28日(农历正月初四),农安县巴吉垒镇洼中高农场的一间民房里热闹非凡,离异多年的杨先生终于“结婚”了,媳妇是母亲刘桂芹经人介绍,从农安黄金村接过来的流浪女张贝贝,同到杨家的还有张贝贝怀中4岁的儿子。

  刚到杨家,张贝贝就表现出与常人不同的行为举止,她的精神状态不稳定,手上有疤痕。关于张贝贝,杨家人知道的信息少之又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张贝贝的身世不一般,之前可能受了不少苦。

  没过几天,张贝贝突然肚子疼,杨家人急坏了,迅速将其送到农安的一家医院治疗。可是在住院挂号时,张贝贝却拿不出身份证。经过详细了解后,杨家人才知道,张贝贝可能是河南人,在10多岁的时候被人拐卖到了千里之外的长春,后又被好心人收留。被拐期间,她一共生了两个孩子,大儿子11岁,小儿子4岁,她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打击,所以导致她精神有些恍惚。

  15岁男孩网上为被拐女子寻家属

  在得知张贝贝的不幸遭遇后,杨家人总想为她做点什么,特别是刘桂芹15岁的孙子杨珩,他更是难过,感觉这个“后妈”太可怜了,他说,“奶奶,我经常看宝贝回家的栏目,知道被拐的人十分可怜,咱们帮帮她吧!”

  3月18日,杨珩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登录了关于张贝贝的个人信息。据张贝贝描述,她的父亲应该叫张铁柱,自己的名字叫“张婉鹤”。信息发布后,宝贝回家网志愿者“铁军是我”联系到了杨珩,并提供了帮助,同时,其他志愿者也开始帮忙寻找其家人的相关信息。

  15岁的杨珩正在读初三,他在家一边上网课,一边用手机帮张贝贝联系寻亲的事情,为此,他不仅将过年的300元压岁钱充到了话费里,更是耽误了好多节网课。

  经过杨珩和志愿者们的努力,他们发现,张铁柱的一些信息与张贝贝所说的并不符合,但在2015年发的一则寻亲消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2015年,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山头店镇一位张姓人家联系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一则寻找失踪女儿张某某的信息,根据当时所登记的信息,张某某出生于1990年8月15日,在2003年时疑被一名同村男子拐走。经过比对,双方寻亲信息既有相同的地方,又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考虑到张贝贝精神恍惚,脑中的也只是一些记忆碎片,经对照片的反复确认,大家推测张贝贝就是张婉鹤,她误将人贩子的名字错记成了父亲的名字,事后证实确实如此。

  DNA比对成功

  杨家人凑钱送被拐女回家

  为了进一步确认张贝贝与襄城县山头店镇张姓人家的关系,在农安县巴吉垒镇洼中高农场赵主任的帮助下,杨家人带着张贝贝去了农安县巴吉垒医院进行采血,过了一段时间,张贝贝的DNA与远在河南襄城县的父母比对成功。

  这一消息,让杨家人和志愿者喜出望外。可由于疫情的原因,张贝贝的回家路一拖再拖,同时,由于她没有身份证,如何买到回家的车票也成了难事。最后,在公安部门户籍科的帮助下,张贝贝终于拿到了一把厚厚的证明材料,可以踏上回家的路了。

  为了凑齐路费,杨家人卖掉了原本留着养牛的玉米,“奶奶,咱们牛不养了,送她回家吧!”看着孙子杨珩乐于助人的心情,刘桂芹和儿子杨先生也是下定决心要帮张贝贝回家。

  6月7日一早,刘桂芹等一行3人领着张贝贝打车来到了长春火车站,之后又坐了9个小时的动车到了河南郑州,下了动车后,在郑州停留了一宿,8日一早乘坐火车到达了许昌。

  被拐女回家

  一家人相拥而泣

  “妈妈……”6月8日12时30分许,随着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呼喊,30岁的张婉鹤怀抱儿子跳下汽车,直奔迎接她的父母和亲人。

  襄城县山头店镇张店村,村民和志愿者都在欢迎张婉鹤回家。她的父亲张子超、母亲黄青梅,姐姐张志鹤一拥上来,一家人抱在一起,泪雨滂沱……

  张婉鹤在亲人的簇拥下回到家乡。这一刻,一家人足足等待了17年。这一刻,一家人拥在一起,久久不愿松开。

  上学时被同村人架走拐卖

  张婉鹤到底是怎么被拐卖的呢?时间回到2003年春天,张婉鹤的父亲张子超和母亲黄青梅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农历三月十四,公历4月15日,13岁的张婉鹤像往常一样吃过饭,身穿最喜爱的粉色上衣,骑着自行车去上学。

  中午,张婉鹤没有回家。父母没太在意,“孩子可能去同学家蹭饭了”。可是晚上放学,父母仍迟迟没有等到张婉鹤,他们这才隐约地感到“事情不好了”。

  于是,他们急忙四处寻找。从张婉鹤同学的口中得知,张婉鹤把自行车和书包放在学校就离开了,没有告诉任何人去向。后来有人告诉张家人,有两个男的架着一个10多岁的女孩儿往前走,遇到民兵打靶又折了回来,后来就不知去向了,后来确认,被架走的女孩儿就是张婉鹤。在寻找未果的情况下,张家人到襄城县公安局山头店派出所报了案。襄城警方立即开展侦查,很快锁定同村村民张铁柱。

  被拐女父母思女心切相继患病

  女儿不见了,对张子超和黄青梅来说犹如天塌了一般。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女儿就这样平白无故地失踪。

  从此,张子超和妻子踏上了漫漫的寻女路。

  “一宿一宿地睡不着,每天以泪洗面。”说起寻找女儿的情形,黄青梅仍泪流满面,“一闭眼,闺女在冲我笑;一睁眼,啥都没有。我心里天天想,闺女到底被拐卖到哪儿了,受了哪些罪,一天一天是咋过的,还在不在人世?”

  “郑州、平顶山、商丘、周口都转遍了,郑州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张子超回忆道,有一次,他听人说在四川成都见过女儿,赶紧买了车票赶赴成都。到了成都,他又听人说在陕西商洛见过女儿。于是,他又赶赴商洛。

  与此同时,许昌、襄城警方始终在抓捕张铁柱。许昌警方还下发了对张铁柱的通缉令。

  “他狡猾得很,好几次都差点儿抓到。”张子超回忆,有一次,民警抓捕张铁柱时扑了空,房间地板上的烟头还没熄灭。

  一次次的寻女无果,无尽的失望侵蚀着张子超和妻子的身体。2005年,刚满50岁的黄青梅就被查出患上了食道癌。

  “我还能不能见到闺女呀?”

  “你得坚持住,我一定把闺女找回来。”张子超也被查出患了冠心病,但始终坚强地给妻子打气。

  宝贝回家志愿者追寻5年帮助被拐女

  2015年7月,张子超和妻子在电视上看到一档寻人节目,心中再次燃起了寻找女儿的希望。当年7月27日,他们在宝贝回家网站登记了张婉鹤的相关信息。

  第二天,志愿者“无珂”接到寻找张婉鹤的任务,但当时关于张婉鹤的线索太少了,没有比对出任何有用的信息。

  2020年3月17日,宝贝回家志愿者“铁军是我”和杨珩联系上,得知了一个关于“张贝贝”的故事。

  “‘张贝贝’极有可能是张婉鹤!”志愿者们欢呼雀跃。

  志愿者把“张贝贝”的照片发给张子超,张子超和妻子黄青梅一眼便认出了女儿,“没变,哪儿都没变!”

  6月8日,在志愿者、民警和刘桂芹、农安县洼中高农场赵主任等人的护送下,张婉鹤终于回到了离别17年的故乡,回到了父母身边。

  儿媳妇没“娶”成还搭了近万元 七旬老太说她不后悔

  原来,张婉鹤先被拐卖到了洛阳,后来跟着买她的男人到了新疆打工,之后跟着他到了长春,靠捡拾垃圾、收破烂为生。买她的男人在其母亲去世后,留下10多岁的大儿子,让她和小儿子流浪在外。再后来,她就遇到了刘桂芹、杨珩等好心人……

  刘桂芹说,这么多年,张婉鹤父母从未放弃过寻找自己的孩子,为此两人将房子都卖了,思女心切,两个人经常是茶饭不思,母亲为此患上了食道癌。虽然他们杨家人这次没有“娶”到儿媳妇,还花了近万元的费用,但是他们一点都不遗憾,也不后悔,因为他们帮助了受苦受难的人,心里很满足。

  “儿媳妇我们可以再找,但女儿是无法代替的……”刘桂芹说,她也是当妈的,特别同情这家人的遭遇,更知道孩子对一位母亲的重要性。

  15岁男孩杨珩表示,“我真的特别开心,她总算回到家了,这些年,她受了不少苦。事情已经圆满结束,我也要安心地复习参加中考了!”

  目前,河南省许昌市襄城县警方正在对张婉鹤被拐卖一案进行调查,争取早日将犯罪嫌疑人捉拿归案。

  (来源:城市晚报 城市晚报全媒体记者:陆续 图片由志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