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图人”是已知延边地区最古老的人类。但“安图人”究竟是怎么被发现的,安图人生活在什么年代,那时的延边是什么样子,他们究竟从哪里来,又去了哪里呢?

  “安图人”洞穴遗址位于安图县明月镇南2.5公里布尔哈通河岸石门山南坡上,这里依山傍水,又有开阔平原,各种动植物资源丰富,是适合古代人类居住的好地方。

  “安图人”洞穴是石灰厂工人在1963年末采石中发现的。1964年5月,吉林省地质局、东北地理研究所和吉林省博物馆等单位联合组成的发掘小组,对残留的洞穴堆积进行了清理。清理前,洞穴已被破坏。在发掘清理时,没有发现石器,但是在共生的动物化石中获得了一枚古人类牙齿化石。其后,1973年和1981年对洞穴残留遗迹做了两次清理,发现部分野生动物化石。

  “安图人”化石系右下第一前臼齿,保存完整,已石化。牙齿咬合面的釉质磨损较重,牙齿质已暴露,估计为中、壮年人。从牙齿形态结构与共生的哺乳动物化石来看,该化石是属于智人类型的古人类。

  这是目前延边地区发现的最早人类化石。根据对“安图人”洞穴堆积中出土的猛犸象、披毛犀等动物化石的测定,年代为距今约2.6万年。“安图人”所处的地质时代为更新世晚期,应属旧石器时代晚期,相当或略晚于河套人文化时期。

  与“安图人”共生的动物化石共有19种,其中除4种绝灭外,大部分为现代动物群属种。从“安图人”洞穴出土的化石看,这一地区动物资源很丰富。有些动物化石表面留有砍砸痕迹,说明这些动物是“安图人”猎获的。

  “安图人”从何而来的问题,至今众说纷纭。1965年至1975年,考古工作者对位于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瓦房村西南峭壁处的鸽子洞遗址,进行了3次清理挖掘,发现300余件打制的旧石器遗物,以及灰烬、烧石、烧骨、动物化石等。《辽宁鸽子洞旧石器遗址发掘报告》推断,鸽子洞文化属于北京猿人文化的延续和发展。傅朗云、杨旸合著的《东北民族史略》一书中提出这样的假想,“距今十五万年左右,有一支北京猿人(山顶洞人)向东北移动,他们来到了辽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地区。”辽西地区属于长白山余脉,“安图人”有可能是由北京地区到辽西地区最终迁徙到延边地区。

  那么“安图人”最终去向何方?世人习惯接受“白令陆桥说”。此说认为,亚洲大地上的古人类,其中包括“安图人”在内,曾经在小冰河时期,成群结队地越过欧亚大陆架上的“白令海峡”,从这里迁移到美洲大地,最后成为印第安人的祖先。

  “安图人”的发现,是吉林省境内首次发现的人类化石,它填补了智人化石在吉林省境内的空白。而且对进一步研究原始社会的历史和东北地区人类发展史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延边晨报全媒体记者:杨籴/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