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年过去了,每每想起曾经的峥嵘岁月,现年88岁的老兵谷凤楼的记忆深处总是浓浓的爱国志和战友情。岁月逐日苍老了他的面容,但他对往事的回忆、对战友的思念之情却与日俱增。老人说,他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在有生之年联系到当年的战友,重述当年情、共谈当时忆,那样他此生再无遗憾。

  1932年7月,谷凤楼出生于吉林省怀德县南崴子乡。1955年3月18日,23岁的他应征入伍,并于当月21日被派往长春情报兵防空军事学校学习。据老人回忆,当时全国各地共有5000名新兵在该校学习,主要学习雷达操作、防空监视哨、高炮指挥仪以及车辆驾驶等专业,他当时学习的是报务员专业。学习期满后,大家被分配到全国各地。他与同村的杨占武、侯俊明、关新年等14人则被派往朝鲜。

  “我们当时是在安东过的江,没有带武器装备,连水壶都被没收了,因为水壶上印有‘八一’的字样,拍暴露军情。我们一行14人,由志愿军首长带队坐专车去的朝鲜。”据老人介绍,到达朝鲜后,他们被派往朝鲜安州的平安北道安州郡里的一个教导队,继续学习军事专业。教导队有100多人,后来被分配到各个地点实习。他当时被分配到“元山哨所”实习。实习半个多月后,又被分配到海洲哨所,担任观察员和无线电员。

  88岁高龄,很多关于过去的记忆都已模糊,但当兵的那段经历却让老人记忆犹深,每每提起都津津乐道。“当年,我们去海洲要路过牡丹峰、沙里院、平扬,然后才能到达海州市南山观察所。记得那时,与我们相邻的哨所牺牲了一名叫肖德礼的战士,他是安徽省五河县豪城区的人,被特务暗杀,就安葬在我们哨所下面100来米的山里。1957年,我去他安葬的地方拜祭过他,他的墓碑背面刻着:“生在五河,死在海州”,正面刻着“肖德礼烈士之墓”。

  1957年,谷凤楼老人回到祖国,被派到驻扎在哈尔滨吕家油坊地区的空军某连队,之后又奉命前往黑龙江省密山县朝鲜屯(也叫大堤)雷达站。后来雷达站撤销了,老人又调到辽宁省岫岩县亚河乡雷达站工作,1959年3月在安东复员。复员后,老人被安排在黑龙江省虎林市东方红林业局,做过伐木、烧过锅炉,一生从事着平凡的工作。但老人从来没有过怨言,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始终保持着在部队时不怕苦不怕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的作风。64年来,他始终在心底默默挂念着当年的战友,但苦于忙于生计、供养子女,无从联系。

  “1959年复员时,我们入朝的手续和记录都没有,当时也没在意。只记得当年在朝鲜时我们部队对外的番号是475部队5队,由志愿军的三分部负责管理,司令员叫杨勇。我现在年纪大了,特别想念当年一起去朝鲜的战友们,也不知大家是否都还健在。能在有生之年联系上过去的战友,此生也再无遗憾了。”谷凤楼老人说。

  (延边晨报记者:杨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