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害人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是在职状态,有社保编号受害人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是在职状态,有社保编号
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只有三个月的社保缴费记录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只有三个月的社保缴费记录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保险是一种社会保障机制,能够在人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一定程度上缓解经济压力。但近年来,各种骗保行为屡屡见诸报端,从交通意外保险到医疗、养老保险,都有人不惜触犯法律铤而走险,挖空心思骗保。近日,吉林省吉林市就有一起骗取国家社保的刑事案件引起社会关注。在这起案件中,受害者本想着“占国家便宜”,却掉进社保骗局。我国目前正逐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如何才能筑起骗保的“防火墙”?

  中间人自称能国企办“退休”,收费六七万到十几万

  50多岁的李竺珊是吉林市一个地道的农民,以种地为生的她从没有想过可以领养老金,吃国家饭。2016年,她认识了一个代办“退休”的中间人。中间人声称可以让她挂靠国企办理“退休”手续。李竺珊告诉中国之声记者:“我大姑姐,他们的邻居有一个办完的了,也开支了,工资卡都给我拿来说你看看,人家都开1400元。他说都靠挂企业,咱们也想老了有一个保障嘛,人家也确实是办完都开支了,然后我才办的”。

  李竺珊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老了能有个保障,尤其是手脚不能动的时候,不用给子女增加太多负担。但花钱就能办退休这事儿,起初她并不相信:“一天班都没有上过,感觉这也办不了啊,我们就寻思,要是能办当然更好,就花钱办吧。我拿了8.5万,还有比我更多的,十万的,十一万的,只要在吉林的常住户口,就能给你办社保”。

  和李竺珊一样,许金凤也是受害人之一。他们都是挂靠当地一家叫桦皮厂粮库的国企,而操办这件事的中间人,就是桦皮厂粮库里一位叫关凤玲的公职人员。

  关凤玲说:“别提了,这当上的,太可恨了!他是公职人员啊,还在镇政府上班,是民政办公室的一把手,这才相信他的”。

许金凤向中国之声出示了在吉林银行的社会保障费缴费凭证许金凤向中国之声出示了在吉林银行的社会保障费缴费凭证

  30名员工的国企被挂靠150名“退休”人员

  多位受害人告诉记者,事情败露后,他们发现桦皮厂粮库是“挂靠”人数最多的一个单位,这家仅30名员工的企业被“挂靠”了至少150名“退休”人员。而中间人的收费,也并不统一,多则十几万,少则六七万。许金凤说:“我是6.5万,我们这些人是6万到8.5万之间,他就说都挂到桦皮厂粮库,都是有工龄的,这个月办,下个月就开支,一个月能开1050元”。

  很多受害人始终不敢相信这事是假的,因为中间人的确让他们交了很多材料,甚至带他们到社保局去“刷脸认证”。李竺珊告诉中国之声记者:“骗子领我们上社保局去刷脸,让我们填表。然后社保局那窗口,他们犯罪分子在那里确实进进出出的,都挺随便的,刷完脸我们就把钱交给犯罪分子了”。

  受害人许金凤也发现,她在社保系统里的确能查到她三个月的缴费记录。她向记者出示的社保查询截图显示,她是在职状态,并且有社保编号,确有三个月的缴费记录。

  受害人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是在职状态,有社保编号受害人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是在职状态,有社保编号

  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只有三个月的社保缴费记录许金凤查询社保系统显示,她只有三个月的社保缴费记录

  她还向记者出示了在吉林银行缴纳的社会保险费缴费凭证:“还(刷脸)验证了,这我们才相信他的,我们还在吉林银行总行交的钱。这就寻思着是真事儿呗,这社保局不能骗咱们吧。现在我还能查出3个月的钱,其余的钱他没给我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