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兰兰和一双儿女安葬的地方离何勇家并不太远,从何勇家向远方望去,能看到准备焚烧的祭品戴兰兰和一双儿女安葬的地方离何勇家并不太远,从何勇家向远方望去,能看到准备焚烧的祭品
戴兰兰带着儿女就是从这条堤坝走向死亡戴兰兰带着儿女就是从这条堤坝走向死亡

  湖南新化“假车祸骗保案”连日来备受关注。14日上午,因为以为丈夫已经遇难而带着一对子女投湖“殉情”的戴兰兰(化名)被安葬,她的一对儿女也被安葬在她的身边。整个丧事都是由她的丈夫何勇(化名)一家人操办的,何勇的家人14日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他们这些天一直沉浸在悲痛之中,也注意到了很多人对于何勇一直在借钱的说法,不过何家人认为,何勇之所以总是借钱,甚至到网上贷款,最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给患有癫痫病的女儿治病。

  安葬

  两个孩子被埋在母亲身边

  湖南娄底新化县晚坪村后山,又添了三座新坟。

  9月19日,晚坪村人何勇突然失联,不久后,他驾驶的车辆在河中被找到,何勇家人寻找多日未果,本月10日,以为爱人已经遇难的何勇的妻子戴兰兰,带着她和何勇的一对儿女投湖,11日上午,三人的遗体被人找到。

  按照当地的习俗,人在去世后,应该在停放三天后便被安葬,但是因为戴家人一直“想要一个说法”,戴兰兰和她4岁的儿子、即将3岁的女儿的遗体,在何家人门前被多摆了一天。在当地有关部门的协调下,14日上午,三人终于被安葬。

  上午8点多,送葬的人群便聚集在了晚坪村何勇父母家的门前,这座二层小楼有何勇和爱人戴兰兰的房间,他们平时在外打工,偶尔也会回来住上几天。最近几天,戴兰兰和孩子们的灵堂就被设在了这座二层小楼的一层门厅里。

  上午9点多,送葬的队伍出发走向后山,这里面既有何家的人,也有戴家的人,但是两个大家族之间似乎少有交流。“戴兰兰嫁过来了,按照习俗,就应该安葬在我们何家的墓地附近,办这次葬礼的钱都是我们何家凑的,有10万元左右。”何勇的大哥告诉北青报记者。

  “我们就想和何家要一个说法,何勇为什么借了那么多钱,戴兰兰的死,到底是不是和何勇借了这么多钱有关。”戴兰兰的表姐说,“现在人要安葬,也只能让戴兰兰和她的孩子先入土为安了。”

  伴着乐队的奏鸣,送葬的队伍在大雨中踩着泥泞向晚坪村的后山走去,不到中午,所有仪式便结束了,村里的后山上留下三座新坟,戴兰兰的两个孩子被安葬在了她的身边。

  说法

  何勇家属:借钱是为孩子看病

  何勇和父母生活的晚坪村位于资水河边,村里都是山地,耕地很少,以前这里的人都靠在资水河打鱼为生,现在村里除了老人还会打鱼外,绝大多数年轻人都是在外面打工。

  何勇父母的二层小楼是青砖建的,和村里其他的房子相比显得矮小灰暗,按照村民的说法,何家的家境在村子中算是“中下水平”。

  14日中午,从山上回来的何家人开始收拾之前布置灵堂的门前院落,而戴家人则全部回到了他们所居住的10多公里外的团结山村。何勇的父母拿着扫帚挥舞着,打扫着地上的纸灰,一言不发。

  何勇的叔叔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这些天在帮忙料理戴兰兰和两个孩子的后事,已经三天没有合眼了。他的嗓子已经哑到几乎说不出声,不过说起戴家人怀疑何勇因为借钱而骗保“害死”了戴兰兰的说法,他还是竭力地说明着,“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我不知道他借没借钱,但是我知道他赚钱都是为了给女儿看病”。

  何勇的大哥告诉北青报记者,一般在乡下,分了家以后,即使是兄弟之间,也不太彼此过问家里的经济情况,但是他知道,弟弟何勇确实在外面借了钱,“但借钱是为了给女儿看病”。

  根据何家人提供的何勇女儿的治疗资料,何勇的女儿患的是自身免疫性癫痫,为了给女儿治病,何勇和戴兰兰没少往省会长沙跑,而除了每次去医院需要花费的治疗费外,每月的药费还要花费至少2000元,这样的说法也得到了戴兰兰家人的承认。

  戴兰兰生前曾多次向何勇的父母表示想要和何勇一起去广东那边打工赚钱,此前戴家人曾说,何勇的父母曾经表示,如果戴兰兰想要去广东打工,需要签一份“合同”,承诺每个月都要寄钱过来,在戴兰兰发在朋友圈里的“绝笔信”中,也曾经提到过这个问题。对此,何勇的大哥说:“在我们乡下,孩子都是要赡养老人的,父母可能是口头和她提过一两句,但是没有让她写过什么‘合同’。”

  谜团

  说不清的30万补偿款

  戴家人并不否认何勇夫妻俩为孩子治病需要花费很多钱,但是让他们耿耿于怀的是,在2016年,戴兰兰曾经从政府那里领到了一份将近30万元的征地补偿款,“这才几年,这30万元就都花光了?还欠下十多万元的外债?即使给孩子治病,也用不了这么多钱啊。”戴兰兰的表姐说。

  “虽然我是哥哥,但是我不清楚他们家的钱的情况,这笔补偿款到底有没有这么多,我也不好说。”何勇的大哥说。

  在何勇的家里,散落着一本《股市K线实战技法》,里面密密麻麻地记着一些笔记,封面上有何勇的签名,但是关于何勇是否把钱投入了股市,何家没人能说清楚,戴家人也并不知情。

  在戴兰兰的“绝笔信”中,曾经描述过自己家庭的经济情况,“为了何勇,我信用卡欠了几万”,“我每个月除了正常开支,没有多花什么钱,我非常相信何勇,他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才导致钱损失”。

  “他们两个人很恩爱的,但是都属于比较内向的性格,有什么事情也不和我们说,何勇两个月前还突然删了我的微信好友,我当时挺莫名其妙,但是也没有在意。”何勇的大哥说,“所有这些问题,现在可能也只有何勇自己能说清楚了。”

  行踪

  男子诈死后曾去往贵州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何勇曾在忏悔视频中称,9月19日制造假车祸现场企图骗取保险金后,他到了贵州。但是其间发生了什么,现在没有人能够说清,戴家人曾经表示,何勇从湖南前往贵州,如果搭乘交通工具,需要使用身份证,或许可以追踪到他的行踪,而何家和戴家都在20日左右便向警方报了案。

  14日下午,北青报记者多次拨打新化县公安局负责人的电话,但是一直无人接听。据新化公安12日通报,何勇已经向警方自首,他也因涉嫌故意损坏财物罪和保险诈骗罪被刑事拘留。

  戴兰兰投湖的地方,是一条湖堤,湖堤处一家棉花加工作坊的摄像头,曾经拍摄下了戴兰兰拉着两个孩子走向湖堤的背影,她一手牵着一个孩子,看不清表情,但是背影似乎看不出有一点犹豫。14日下午,湖面和湖堤都早已恢复了平静,只剩下堤头处加工作坊里弹棉花机器在悠悠地旋转着。文/本报记者 付垚 孔令晗

  摄影/本报记者 付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