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家罗静。登山家罗静。
罗静和伙伴们。罗静和伙伴们。

  攀登高海拔山峰从来都是伴随着生命危险的挑战,但总有人知难而上。

  比如罗静,这位中国70后女性一次次向顶峰发起冲击,终于完成了史无前例的壮举。

  9月29日8时30分左右,她成功登顶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由此成为了首位登顶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的中国女性。

  从曾经深陷生活重压的普通白领,到如今征服高山的民间登山家,她经历了太多艰险,也见证过死神来袭。她说,“也许别人不会记得,但那些顶峰,它一定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中国女人来过。”

  8000米“大满贯”创造历史

  登山圈有一个说法:“14座俱乐部”,登顶了全球14座海拔8000米以上山峰的人,才能获得这一荣誉称号。

  现在,罗静成功完成了这一壮举。她也由此成为首位完成这一8000米“大满贯”的中国女性。

  她最后一座征服的8000米高山,是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她于9月14日进山开始适应性拉练,26日前往该峰一号营地正式开始冲击登顶。

  9月29日上午,她站上峰顶,终于实现了自己近十年最重要的目标——至今为止,全球完成攀登14座8000米雪山的总人数也不到40人。

  在此之前,罗静已经是中国登山圈中的名人。从2011年她首次挑战8000米高峰,登顶马纳斯鲁峰之后,她先后成为了登顶乔戈里峰、南迦帕尔巴特峰的华人女性,以及第一位登顶马卡鲁峰、干城章嘉峰等高峰的中国女性。

  去年7月,她登上了海拔8047米的布洛阿特峰,征服了14座8000米高峰中的13座,已然创造了中国女性登山的历史,她也由此得到了一个绰号:罗十三娘。

  对于罗静来说,8000米“大满贯”就是自己登上生涯中的最大目标,但这个目标实现得并不容易。今年上半年,她就曾尝试攀登希夏邦马峰,但却因天气原因不得不在距离顶峰只有80米的地方放弃。

  而这一次,在进山之后她又遇到牙齿发炎,不得不下山接受治疗。好在这些插曲,最终都没有影响到她的登顶之路。消息传出后,网友们也纷纷到她的社交媒体下留言,向这位“登山女神”表示祝贺。

  罗静说,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影响到身边的女性尤其是妈妈们。

  卖掉房子,阅尽人间险恶

  罗静的登山之路,是从2008年开始的,登山之初,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冲击到如此高度。

  那时,对于深受生活打击的她来说,登山只是一个让自己重新找回生活勇气的办法。

  据《新华每日电讯》报道,2006年,罗静的生活遭遇重大变故,丈夫突然离开她和不到一岁的儿子。200多万元的巨额债务、凶险的追债者和难缠的官司一下子成为了她这个“弱女子”眼前的难题。

  她卖了自己在北京的一套房产,四处求情“阅尽人间险恶”,整整两年多后,官司才告一段落,而此时,她选择了用登山来振作精神。

  此前,身为IT白领的她平时就热爱运动和户外活动,走上登山之路也正好契合了她自己的爱好。

  2008年,她第一次登顶海拔5000米+的高峰,也因此萌生了冲击更高海拔的野心,为了登山梦想,她从此一路不回头。

  登山不是一个低消费的运动,高海拔攀登尤其如此,例如攀登珠峰一般就要花费25万元到40万元。

  为了登山,她不仅花掉了准备买车的钱,房子也被卖掉——当年卖掉房子还债,她用余款在付了两套小房子的首付,后来登山的费用不少来自卖掉的那套小房子。用她自己的话说,“房价也帮了我很大的忙。”

  生活中的罗静生活简朴,并不追求奢侈品消费,而是把大部分资金都投入到了登山上,对于她来说,这些开销很值得。

  她希望,自己的生活态度能成为儿子以及更多女性的榜样,正如她在这一次出征前所说,“我是一名单亲妈妈,希望自己的经历能影响到身边的女性尤其是妈妈们,放开观念你能做更多的事情。”

  “山会记住我”

  完成14座8000米高峰“大满贯”,罗静的名字注定将成为中国登山史上的一个传奇。

  但在登山者光辉成绩的背后,总是和死亡擦肩而过的惊险,罗静也没有例外。

  2015年挑战安娜普尔纳峰期间,她被雪崩流雪压在帐篷内,被同伴挖出,随后回到大本营后又遭遇尼泊尔大地震。

  后来挑战布洛阿特峰期间,她又遭遇雪崩,生死时刻她被伙伴救出,差一点就葬身雪海。

  2017年第三次冲击布洛阿特峰,她又差点坠崖,与死神擦肩而过……

  除了自己曾多次历险之外,她也经历过和同伴的死别。

  比如2013年她冲击干城章嘉峰,就有5名同伴没能活着回来。事后,她和另一位登山者抱头痛哭。“我的朋友们都健康开朗,但是离我远去,才知生命在自然面前是如此脆弱和渺小。”

  登山过程中,她也在登顶路上看到过前人的尸体,挑战高山,也意味着随时可能面临夺走生命的厄运。

  当初带领她第一次登顶8000米高峰的国内民间登山导师级人物杨春风,后来也在2013年的登山途中,在巴基斯坦遇袭身亡。

  面对生死,恐惧不可能完全避免,但罗静选择了直面恐惧,用完备的准备工作和谨慎的攀登来尽可能减少危险,“登顶永远不是最终的目的,开拓自身的可能性才是真正令人兴奋的。”

  “人活着应该有梦想,应该有一件事情值得你全力以赴。我登过的每一座山,也许别人不会记得,但那些顶峰,它一定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中国女人来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