肿瘤小病友的心愿:我想要个长头发

  在吉林,一群和肿瘤抗争的孩子,有的只有5、6岁,有的只有2、3岁。在身体承受病痛的同时,这些孩子还不得不承受治疗带来的副作用,比如说,脱发的痛苦。对于这么小年龄的孩子来说,可能他们对于自己所患的病并没有那么深的认识,或者说,他们其实不像他们的爸爸妈妈那样害怕。但是对于他们失去的头发,他们确实还真是很烦恼,因为这些孩子被剪掉的不仅是头发,还是他们的天真和快乐。那么今天,我们就把镜头对准这样一些小病友们,来了解他们,和他们身边人的故事。

  在吉林大学白求恩第一医院小儿肿瘤科,由媒体和社会公益团体组成的爱心力量,会不定期来和患儿们互动、交流。有的孩子是挂着吊针来参加的。对于免疫力低下的小患者和担心遭受异样眼光的家长来说,这是他们为数不多、没有压力与外界接触的机会。

  “眼中有泪只能往心里流淌、躲在角落独自偷偷忧伤”。

  唱歌的小姑娘美琪,今年5岁,是肾母细胞瘤患者,旁边是她的双胞胎妹妹佳琪。美琪已经坚强地挺过了9个多月的化疗,即将出院,但此时她也有自己的烦恼。

  美琪:我想要以前的漂亮的长头发。我上那个理发店,剪完头发,一睁眼一看,就感觉不好了。

  记者:哦,就觉得头发没有了?

  美琪:嗯。

  以前的长头发,在美琪化疗后的第三天就开始脱落了。妈妈带着美琪到理发店把即将脱落的头发剪掉,这一剪,剪掉了孩子的天真与快乐。

  美琪妈妈 胡月:自从她头发掉之后,几乎她不回幼儿园了,在小朋友面前她都带着帽子,后来还好一点,刚开始的时候,在我们面前,睡觉的时候都带着帽子。

  小儿肿瘤科,每一张病床背后,都是一个幼小生命与病魔殊死抵抗、努力活着的故事。2岁的大眼睛朵朵已经化疗半年多,这期间脱落的头发,都被妈妈仔细地收留起来。孩子不懂的痛苦,在大人心中更容易产生叠加效应。

  依琳妈妈 杨丹丹:发现我姑娘(掉头发),在床上捡到一根两根(头发)的时候,我都捋起来了,一撮一撮都捋起来了。她爸说我有病,捋孩子头发。就是感觉孩子掉头发,心特别难受,就不一样了,感觉孩子。

  不一样的地方,一方面,是因为失去头发而改变的外观。更重要的是这些必须戴着帽子和口罩的孩子身处人群时,不得不面对的误解和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