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习记者 杨慕颖

  “你们上没上班呢?我捡了两个包裹送到你们延边晨报行不行?”8月27日8时,延吉一的哥打进本报热线说。

  大概半个小时后,延吉市出租车行业工会又打来电话:“刚刚有出租车司机给你们送过行李吗?……那好,我把你们电话告诉失主,让她跟你联系。”

  3分钟后,一个来电显示为“山西晋中”的号码打了进来。“你好,是延边晨报吗,我是丢行李的失主……”

  8月27日一早,本报的热线因两件行李而异常“火热”。

  的哥郑师傅:

  有人让我打开后备厢

  说起发现行李的过程,据车牌号为吉HT2469的的哥郑师傅回忆,“我估计是昨天下午在延边博物馆上车的乘客落下的。”郑师傅说,“当时有点乱,好几伙乘客打车,结果就听见有人让我把后备厢打开,但当时没注意有没有人放行李,然后一男一女两名乘客就上了车。”

  两人到延边大学下车,郑师傅主动打开了后备厢,但是两人下车并没有去拿东西,直接走了。“我就以为他们可能没放东西,这时候又上来一名乘客,我就走了。”

  郑师傅说,一直到晚上五六点钟,听见后备厢盖发出咣咣的响声,才想起来后备厢盖还没关,这时他才发现后备厢里已经被塞得满满的,里面有一个鼓鼓的双肩书包和一个棕色的拉杆箱,“东西丢了一定非常着急,希望通过媒体能快点找到失主。”

  失主郑女士:

  坐车的是孩子 不知有行李

  27日9时40分,失主郑女士来到本报,原来,郑女士和亲戚一共5口人从山西来延吉送孩子上学,“当天去了博物馆,回来的时候我们打了两辆车,我把行李箱放在了后备厢里,但是坐车的是我儿子和我外甥女,他们并不知道车里放了行李,就直接就下车了。”

  发现行李丢了以后,郑女士先后联系了交警、公安局、运管等多个部门,终于在27日早上得知行李被送到了延边晨报。

  失主致谢:

  延吉景美人更美 谢谢热心人

  虽然出现了这样的小插曲,但是热心的延吉人却给郑女士一家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能不能帮我们在报纸上感谢一下热心的出租车司机还有公园派出所、延吉市运管所、中诚GPS定位中心以及出租车行业工会的工作人员?”在取回包裹的时候,郑女士说,“在寻找的过程中,他们都很耐心地给了很大的帮助,我觉得延吉不但景美,人更美,延吉人热情善良,我们非常喜欢延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