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忠民坐在自己的书屋里读书。袁迪 摄王忠民坐在自己的书屋里读书。袁迪 摄

 

  在人民大街与龙江路交会附近,有一家旧书店,名字就叫古旧书店,小小的门脸没有任何装饰,今年77岁的王忠民不仅是店主也是读者,他说:“与书在一起的时光总是很快乐。”

  26日,记者走进古旧书店,从地面到棚顶用角铁支撑的书架摆满了各种旧书。一位白发老人坐在进门处的板凳上,手里拿着一本《东北抗战纪事》。白发老人就是王忠民,有顾客时,他会抬起头问:“要看哪类的?”没有过多的寒暄。

  “我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我喜欢书,书店已经开了近40年,搬到这儿已经20年了。”从省一建退休的王忠民,年轻的时候经常去外地公出,别人都是去逛古迹买特产,他却爱逛书市,虽然工资每月只有几十元,他总会拿出一半买自己喜欢的书。

  “书店面积不到40平方米,摆放了五六万本书,家里存放的书比这儿还多,最老的是一套明朝时期的《兰亭序》。”王忠民自己涉猎的书籍种类不仅涵盖了文学、哲学、历史、政治、科技、法学、经济学,而且他还特别喜欢阅读外国历史和文学方面的书,像法国的巴尔扎克、俄国的托尔斯泰,他都收藏了他们的所有著作。王忠民告诉记者,一开始开书店只是为了生计,但时间长了就爱上了旧书。问起当天的销量,王忠民笑着说:“一本没卖。”

  在王忠民看来,这个时代可供人们娱乐的事物越来越多,人们不再习惯去书本里寻找精神慰藉,可还是有一群“回头客”是固定的,有些人读了大学、上了班,依旧来店里看书买书。曾有人劝王忠民:“别干了,这么辛苦,也挣不了几个钱。”可是对王忠民来说,旧书店就像是城市里的绿色,总能吸引着爱书人的目光。在翻弄旧书时,不禁会想到当初有哪些人读过这些书,这些人如今都去了哪里。王忠民说,有时候,让人甚至会觉得书是有生命的,它像一个老朋友,悄悄陪伴着喜欢它的人度过漫漫长夜。“只要我活着,书店就会开下去,哪怕我不在了,我也会让儿子继续开下去,在孤灯和书香中坚守。”王忠民说。

  (记者 袁 迪 实习生 董 雪 艾蒙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