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家前的陈英光。家属供图离家前的陈英光。家属供图

  84岁的陈春华家里有一个房间不准任何人翻动,就连破烂的衣物也不准家人扔掉,因为这是他儿子的房间。陈春华说:“他是我唯一的儿子,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等到他回来。”10日,市民陈丽拨通了本报“寻亲记”栏目的热线电话,代表父亲陈春华和全家人求助寻找18年前失踪的陈英光。

  丧母之痛加重病情

  陈春华共有3个女儿1个儿子,年龄最小的陈丽已经52岁,姐弟四人自幼接受严父慈母式的家庭教育,陈英光由于淘气,经常挨父亲打,自幼性格比较内向,高中毕业后便走向社会参加工作。“我二哥年轻时曾经热烈追求过一个女孩,由于遭到对方拒绝受到打击,他变得精神恍惚,不爱说话。”陈丽说,陈英光总把心事藏在心里,从来不主动和家人诉说。陈英光结婚后经常和妻子吵架,夫妻俩最终选择在儿子小牧3岁那年离婚。从此以后,陈英光的母亲主动挑起照料孙子的担子。“2000年,我母亲去世,我二哥精神受到很大刺激,经常跪在楼道里烧纸、磕头。”陈丽回忆,陈英光病情一度严重,家人只得将其送到精神病医院接受封闭治疗。

  抗拒治疗离家出走

  同年7月份,陈英光出院回到家,由于家人疏忽了和医院的沟通,没有留意其情绪变化。有一天,陈英光跑到街上乱拿小贩摊上的东西,打架被伤到了手指。“我们送他去做了断指植入钢钉手术,商量着要不要再送他去精神病医院继续治疗,没想到他抵触情绪很大,趁我们不注意跑了出去。”陈丽说。家人报警后,一位装卸工人在长春站附近发现了陈英光,并把其送回家。陈英光回家后若无其事地和陈丽一起下棋,却趁家人放松警惕之际离家出走。

  随后,陈家人发动身边所有的力量四处寻找陈英光。陈丽在沈阳工作期间的同事在沈阳北站意外发现了陈英光,在等候陈家人从长春赶往沈阳期间,陈英光再次逃离。“如果不说送他去精神病医院,他也许不会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陈丽说。

  长沈两地联动寻亲

  一周、一个月、一年……转眼18年过去了,陈英光音信皆无,陈丽和两位姐姐渐渐心灰意冷。可是18年来,老父亲陈春华却从未放弃过寻找儿子。陈英光的房间还保留着他离家出走前的格局,衣柜里装满他的衣物,有些已经腐烂发出霉味,可是陈春华不舍得丢掉属于儿子的任何一样物品,他坚信早晚有一天,儿子会再次叩响家中的房门,喊他一声“爸”。

  10日15时40分许,记者联系到《辽沈晚报》记者刘冬梅,通过长春和沈阳两地联动寻找陈英光的下落。据了解,陈英光身高约1.73米,偏瘦,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患有精神疾病,是“左撇子”,脸上有一处明显刀疤,其离家时其右手拇指中有一颗固定骨折的钢钉未取出,即使恢复该关节处也不能弯曲。失联前曾多次出现在长春站和沈阳北站附近,能说清自己和家人的名字。

  如果您知道他的下落,请拨打寻亲热线:0431-89866777。

  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