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瑶 市民供图小瑶 市民供图

  “我妹妹失联了,我叔叔要急得生病了,你们能帮帮我们吗?”9日,市民牛先生向记者求助,他21岁的妹妹已经和家人失联长达半个月时间了,在这段时间里,家人什么方法都想了但是还是联系不上她,现在失联女孩的父亲心急如焚快要病倒了。

  女孩反常失联

  说起这个妹妹,牛先生说的最多的词就是孝顺。“她是个漂亮开朗的女生,是我叔叔家的孩子,我叔叔和婶婶离异后,她一直跟着我叔叔生活,即使这样她也经常会去看望我婶婶,给我婶婶买营养品。”牛先生说,失联的女孩牛思瑶(以下简称小瑶)出生于1998年,今年21岁了,平时性格柔和,很会为他人着想。

  牛先生说,小瑶家住四平市伊通县五一乡,几年前独自一人来到长春打工,对于家人来说小瑶非常懂事。“谁家有困难她都很关心,能帮助就帮助。”牛先生说,小瑶最后一次讯息是在3月25日,当天因为家中出了一件大事,他们一家人在家庭微信群说话,小瑶曾询问过此事。

  原来,家中所出的大事是小瑶姑姑家一位姐夫意外去世了,家人都十分悲痛,小瑶在群中询问了姐夫葬礼的时间。“正常的情况她会跟我一起回家,但是没想到她在群里说完一句话后就联系不上了。”牛先生说,小瑶的情况让家人感觉反常。

  家人无法联系

  仅仅发了一句语音小瑶就不见了,让家人心生疑虑。“我们后来在群里说话,也问她回来的时间,但是她没有再说过一句话。”牛先生说,后来他叔叔说,之后无论他如何拨打小瑶的电话,其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小瑶不接电话的事情两天后被家人们知道了,于是家人们在微信群给小瑶的父亲出主意,一位亲戚在群里说警方可以锁定开着机的手机位置,正当小瑶的父亲想报警时,他竟然发现小瑶的手机关机了。“也就十几分钟的时间,好像有人看到了我们亲戚间的对话似的,小瑶的手机就关机了。”牛先生说,这样的情况让其家人更加担心小瑶,按照以往的情况小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牛先生说,以家人的了解,小瑶在长春一家驾校负责招生,后来也卖过一段时间的车险,但是小瑶的工作地点和住处家人都不知道。“事情出了之后,我叔叔特别自责,感觉对孩子关心太少。”牛先生说,他叔叔其实想跟着小瑶来长春生活,但是家中还有老人需要照顾。

  女孩让人担心

  4月初,牛先生家的一位亲戚孩子意外受伤,要来长春诊治,在群里发了消息后,小瑶也没有任何回应。“受伤的孩子是我们亲戚家的姐姐。”牛先生说,孩子在四平学校的操场摔伤,就医的院方表示长春的医疗条件更好,孩子伤及牙龈部,如果在四平诊治那孩子的牙会脱落,所以希望孩子家长来长春就医。

  按理说,这样的情况孩子来长春后牛先生和小瑶都会帮忙,但是小瑶还是没有出现。“我们现在的消息太少了,我听她一个朋友曾经说过,她还有个男友,但是我们也没有见过。”牛先生说,他在长春多个驾校找过小瑶,但是并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种种情况下他们担心小瑶身处危险。

  “我们担心小瑶被人控制失去了人身自由,或者被人挟持,怕她被卷入传销组织或者遭遇意外。”牛先生说,他们家人商量后,决定报警。

  家人求助警方

  但是因为小瑶的信息不全,所以他们在报警的过程中遇到了困难。“我们在长春市的派出所报警,但是因为不清楚小瑶的住址等信息,所以警方无法立案。”牛先生说,长春警方建议他们回到原住址报警。

  在四平警方处,牛先生家人得知小瑶已经成年有自主行为能力,所以不能在派出所报案,四平警方建议牛先生到刑警队报警,但是经过四平警方调查,小瑶的失踪未构成刑事案件,所以暂时不能立案。“我们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希望快点找到我妹妹。”牛先生红着眼睛说,随着小瑶失联的时间越来越长,家人的担心也越来越多。

  他们希望有小瑶消息的人,可以联系他们。小瑶的父亲流着泪告诉记者,他吃不下饭也睡不着觉,整天担心着女儿的安危,希望好心人可以提供消息找到他女儿,他万分感谢。“我一定要找到我的女儿,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小瑶的父亲说。如果您是知情人可以联系我们,我们的电话是89866777,您的援手就是小瑶家人的希望。

  (长春晚报记者 康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