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晚报记者 常婉

  杨先生去年12月份在瓜子二手车直卖网上相中了一款长安CS75二手车,价格8.6万元。交了1000元保证金2500元服务费,不想看完车后,家人反对,杨先生便不打算买了。因是自己违约,所以保证金杨先生没想要,没想到服务费竟然也不给退。5日,杨先生向记者叙述了事情经过。

  看车时交了保证金服务费

  杨先生在“瓜子”看好车后,通过400客服下单看车,很快“瓜子”销售人员李某联系了杨先生。2016年12月22日,李某和杨先生一起与卖车方见面看车。

  “看车时,发现车有点儿漏油,但不严重,当时我是同意买的,所以交了保证金,看车前李某也没说服务费的事,当时没带那么多钱。”看车现场杨先生微信转了1000元保证金给李某。除了保证金,双方经过商讨,“瓜子”收取服务费2500元。当时杨先生钱不够,2500元服务费由李某垫付。

  可退服务费有录音为证

  回家后与家人商量,又比对了新车后,杨先生的家人不同意购买这辆二手车。“决定不买了,我和李某说了之后,他说1000元保证金就不能退了,我单方违约,保证金要给卖车方,服务费可以退,不过要走正常程序,我要先把2500元钱还给他,他们再把钱退到我的银行卡里,并要去了我的银行卡号。”2017年12月24日,杨先生通过微信转账2500元给李某,之后开始等待退还服务费。

  “刚开始,李某说和领导申请,内部退,让我稳住,后来一次次推脱,2017年12月28日他在电话中承诺元旦给我退,但元旦后再打李某电话他不接,我换了个手机号打,他接了电话后说已经和领导申请了。我觉得不靠谱,就打了“瓜子”400客服反映这个事。当时李某明确说不买车违约的话,保证金不退,服务费可以退,他说的这话我有录音的。”杨先生向记者出示了多段录音。录音中,一名男子的确说“不买车单方违约保证金不退,服务费可退”。

  合同约定违约不退服务费

  事情过去多日,杨先生一直没有要回服务费,便再次拨打“瓜子”400客服投诉。“客服说他们有合同,里面约定了我要违约的话,服务费和保证金都不退。我从来没有签过任何形式的合同啊,这也太蹊跷了吧。”客服的解答让杨先生糊涂了,自己与销售人员接触时,并没有签过合同。

  通过杨先生与“瓜子”400客服的通话录音,记者注意到,客服人员明确说明,在“瓜子”后台查到了杨先生签的电子合同,所以按照合同内容约定,杨先生违约服务费和保证金是不退的,杨先生再三表示自己没有签过合同,客服人员还反复和杨先生确认是否用销售人员的手机操作签过合同,杨先生都回答没有。

  “我本人没有签过合同,也没有授权任何人签过任何合同,如果不是我本人签的,这就是诈骗了,我要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合同的事让杨先生很气愤,他已经把录音提供给“瓜子”方面。4日,杨先生接到长春地区“瓜子”工作人员的电话,表示合同已经生效,服务费不能退给他。

  合同不是杨先生签的

  服务费是否能退,“合同”起着很关键的作用。记者注意到,杨先与李某多段通话录音中,李某对合同一事也说的含糊其辞,只是说曾发过一个链接给杨先生。

  杨先生把链接发给记者,进入后记者看到了一个二手车买卖的电子合同。合同中关于服务费一项,约定服务费一经收取不予退还,如果发生本合同项下明确约定的服务费退还情形,服务费可退还。合同日期是2017年12月22日,甲方一栏签着杨先生名字,乙方一栏签着卖车人杜先生名字。“这不是我的签名,我根本没签过合同。”杨先生说。

  “瓜子”说谁答应管谁要

  杨先生是否签过合同?此事是否还有隐情,记者联系了李某。“当时我是说服务费可以退,我工作时间短,业务不那么了解,回去问同事说退不了。”李某说,他在“瓜子”工作了1个多月,目前已离职。

  对于合同一事,李某说:“合同的确不是他本人签的,合同需要远程处理,是我一个同事代签的。公司不让这么操作,是违规的。”李某的说法让记者很吃惊,买卖双方签订合同本身是一件受法律约束的事,竟然可以如此操作。

  “钱退不了,但以后再买车,交的2500元服务费可以抵的。”李某表示,这是他最后争取到的处理结果,杨先生下次在“瓜子”购车,可以少交2500元服务费。对此处理结果,杨先生不同意。

  记者联系了曾给杨先生反馈的“瓜子”工作人员张先生。“这事谁承诺他找谁,我们已经处理完了。”张先生随后挂断记者电话。

  律师说合同不具法律约束力

  杨先生要“瓜子”退还2500元服务费是否有法律依据?记者咨询了吉林铭英律师事务所张新峰律师。“李某的承诺属于职务行为,是有效的,他代表的是‘瓜子’,即使已经离职,当事人依然可以就此向‘瓜子’主张退服务费。”张律师表示,杨先生的录音具有法律效力。

  对于这份合同,张律师表示无效。“关于服务费双方没有签订合同,已经存在的合同不是当事人签订的,对杨先生没有约束力。”张律师称,此事,“瓜子”方应该退还服务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