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迪和妈妈。 刘连宇 摄小丹迪和妈妈。 刘连宇 摄

  两岁女娃急需换肝,35万元的手术费成难关。10天,从0元到117842.09元,捐款数字节节攀升。孩子爸妈说:上涨的善款是生的希望

  家住长春市团山街道长山花园社区的2岁小女娃丹迪罹患肝硬化,想要保命只能换肝,父母和所有亲戚的配型都没成功,孩子的父亲夏海波和母亲刘金娜带着小丹迪在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仁济医院做了配型,但现在这对夫妻最害怕接到医院的电话,给孩子治病的35万元医疗费还没有着落。10天前,无奈的刘金娜抱着小丹迪来到了长山花园社区。在社区党委书记吴亚琴的协调下,一场爱心捐助启动了。仅10天时间,来自社会各界的捐款通过网络汇聚,到12月27日,捐款总额达到了117842.09元,捐款数字仍然在增长,一场爱心与死神的赛跑正在开展。

  爱笑的她还不知生命受到威胁

  27日中午,记者来到了长山花园小区7栋2单元一楼刘金娜的家里。小丹迪正依偎在父亲夏海波的身上玩耍。无法想象这个乖巧的小娃是一个肝硬化患者,生命正在受到死亡威胁。

  背对着家人,刘金娜边向记者介绍边流泪。“我家是通化农村的,公公婆婆身体不好,公公是聋哑人,婆婆智力有问题。2015年10月30日,孩子刚出生黄疸就不退,我坐完月子抱着孩子挨个医院跑,最后在北京儿研所,确诊是胆汁淤积症。为了养病,这孩子还没有学会吃饭就学会了吃药。2017年复查,显示孩子出现了肝硬化。我们不相信这个结果,又做了三次检查,医生建议做肝移植,否则孩子的命就保不住了。作为母亲,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小丹迪的爷爷已经于2016年过世了,奶奶也有病,需要人照顾。

  随时可能被通知手术 医药费还没有着落

  小丹迪非常懂事,出生两年多以来,她一直与药物为伴,药物的苦味成年人都受不了。吃药的时候,她把药片塞到嘴里,嚼一嚼就咽了。学会说话之后,她经常说:“吃完药,我就好了,宝宝不怕苦。”

  在抱着孩子去看病的时候,医生无数次地和刘金娜描述小丹迪如果不换肝的后果,现在小丹迪的肚子上已出现血管凸起的症状。刘金娜经常做噩梦,被吓醒之后,看到小丹迪躺在她身边,久久不能入睡。

  12月9日,刘金娜和夏海波带着小丹迪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仁济医院做了配型。医生说孩子太大了,如果在一岁以内,父母的肝脏都可以作为供体移植给孩子,可现在不行,如现在把父母的肝脏移植给孩子,孩子会有特别大的排斥反应,会非常痛苦,最终导致移植失败。现在唯一的方法就是寻找肝源,找到合适的肝源马上做手术,手术费是35万元。

  从孩子出生到现在,刘金娜和丈夫跑各地的医院,花掉了十几万元。她从孩子出生后就没有上班,夏海波在一家工厂当流水线工人,收入不多,无力支付换肝的手术费。

  只要有希望就不放弃

  爱心正与死神赛跑

  长山花园社区书记吴亚琴说:“这个孩子这么可爱,这么小就得了肝硬化,她一生的路还很长,健康对她很重要。我特别想帮她一把,能把这个孩子救下来最好。我联系了一家公益组织——北京联慈健康基金会吉林省分会。12月17日,该分会秘书长王岩峰带领志愿者服务队,通过腾讯公益募捐平台通道为小丹迪开展了网络募捐,网络募捐目标金额为35万元,仅10天时间,捐款总额就达到了117842.09元。”

  王岩峰统计,10天内总计有3332人参与了募捐。爱心人士有长春市的各个志愿者团队,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网友,所有的捐赠款项将全部用于小丹迪的治疗。找到肝源,基金会将直接和医院进行对接,把救助款在基金会志愿者服务队监督下,直接拨付到医院。

  如果《长春晚报》的读者有帮助小丹迪的愿望,可以联系长山花园社区,拨打18844595480找曹女士联系捐款事宜,也可以拨打13818535453找北京联慈健康基金会吉林省分会的王岩峰秘书长。

  王岩峰说,12月17日发起的网络募捐还有17天到期,他将持续关注募捐的情况。在2018年元旦之后,基金会还将举办现场募捐。

  救助一个弱小的孩子,会改变一个家庭的命运,也是高尚的社会风气的传承,将会引领更多的人向善而行。

  记者 刘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