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图 迟末插图 迟末

  1988年夏天,在吉林省宾馆会议室内,当年老地工自发召开的“原长春工委情工组历史座谈会”正在进行,几十位来自全国各地的当年老地工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台前。一位年过七旬、因患有严重肺气肿而气喘吁吁的长者,在身边同志的扶助下,拄着拐杖走上讲台。会议组织者请他坐下,但他还是坚持用手杖支撑住魁伟的身躯,站定在那里,环顾台下,语调深沉地说:“同志们!我就是侯诺青!”

  说者激情,听者激动,一句开头语,全场立刻安静下来,接着满座热泪盈眶。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他们都已是六七十岁的老人。长春解放40年了,这些当年都属于长春工委情工组的老地工们很多人还是初次见面,连他们的领导侯诺青,也有很多人未曾谋面。参加会议的老地工杨秀森后来在回忆录中深情地写道:“当年由于斗争特点,他们相逢不相识,今天,欣逢盛世,依旧在他们曾战斗过的长春,难得的第一次相聚了,谁能无动于衷?此情此景可谓弹指一挥间天翻地覆,尽在不言中感慨万千……”

  时光荏苒,这感人的一幕转眼又过了29年。当年的老地工们今天尚在的已不超过10人,而且大多是90岁以上的高龄,年龄最小的也已年近九十。而侯诺青这位曾为填补长春第二次解放期间长春地工史做出开创性贡献的老地工,也于1991年10月18日病逝。

  “红色福尔摩斯”和“侯诺青系统”

  侯诺青,陕西人,1932年参加革命后就做城市地下工作。1941年,他被调到延安边区保安处侦察部工作,直接领导就是被毛泽东誉为“红色福尔摩斯”的陈泊。1946年6月,侯诺青和陈泊一起随着派往东北的干部大队从延安来到东北。1948年初,东北解放军在冬季攻势期间完成了对长春的分割包围,东北局指示陈泊组织人马去长春外围向城内开展工作,待解放后入城接收警察局。陈泊当时的职务是松江省委常委、社会部长兼公安处长及松江军区保卫部长,侯诺青是公安处的情报科长。陈泊撤销了情报科,成立了直接面向长春的“长春情报工作组”。侯诺青跟着陈泊于1948年2月从哈尔滨坐着大马车来到九台,在一家无人居住的破旧商店开始了工作。与此同时,中共长春工委在九台成立,陈泊兼任工委委员,情工组受长春工委和松江省委社会部双重领导。因为情工组是松江军区重要的情报来源,为了提供军事情报和掩护方便,松江军区司令员陈光任命侯诺青为解放军“松前指挥所”的高级联络参谋。后来陈泊因为工作关系不再领导情工组,由侯诺青负责,领导关系也由双重领导转为隶属长春工委,史称“侯诺青系统”。

  中共长春党史研究室1991年的资料显示,自光复以来,在长春开展过工作的中共地工组织共有十几个系统、地工人员1200余名。在1948年的长春解放过程中,直接在情报、策反和保护城市等方面做了较多工作、规模比较大的就是陈光系统、徐慎系统、吕天系统和侯诺青系统。

  侯诺青系统可以说是一个专设的、临时性组织,成立时间较晚,到长春解放便完成了历史使命,但却是领导多重、机构完善、情报人员最多、历史最短暂却坚持到最后并卓有成绩的。据统计,侯诺青系统先后在长春派遣、发展地工人员380余人,既配合围城部队监视敌人、掌握敌军动向,又着手创造机会策反敌军起义,同时为接收警察局和日后肃清潜伏敌特全面搜集长春城内党、政、军、警、特的情报,工作内容既有现实需要,又有长远安排,是各地工组织工作范围最广的一个。

  卓有成效的军地两用情报工作

  为了便于与市内地工人员联系、迅速传递情报和指导工作,情工组由九台移至卡伦侯家屯办公,在接近长春的三道林子、拉拉屯与米沙子一带设点,并在九台卡伦设立了检查站,成为军地两用查验国民党军政人员的主要关口。当年的中共长春工委书记杨实人回忆说:“我到九台后和诺青取得联系……知道除在卡伦检查盘问长春出来的人员时,把可疑人员,送驻军审查或拒绝入境外,他们还进行了以下几项工作:(1)审查企图潜入解放区的敌特分子。(2)利用公开身份检查发现和接待我地工联络人员,并通过来往行人合法掩护、接送我情报人员出入。(3)通过来往行人广泛地搜集情报,随时掌握敌人动态。(4)利用来往行人对国统区宣传我党方针政策,积极扩大我党的政治影响。(5)搜查违禁物品,如大烟土、黄金、白银以及伪造我解放区的假钞票等……”

  这是情工组在长春外围做的工作,城内的工作就更加繁复,起步艰难。情工组成立之前,侯诺青就曾经把毕业于东北军政大学(前身是延安抗大)的黄潮派往长春,专门监控敌国防部二厅派出、专门针对我北满解放区的105情报站的动向。为了适应新形势,侯诺青把刚刚投奔解放区不久、身为长春大学学生会主席的学生领袖白天派回了长春,任务是发展地工组织,搜集敌党、政、军、警、特活动情报,同时宣传党的政策、瓦解敌人。他还把情报科的精英干部田平也派进了城,给他的任务更加明确,就是要配合军队解放长春市,为接收国民党警察局做准备。在他派遣的众多地工人员中,位于长春市长江路的经济大药房的于经五小组,与已经打入国民党吉林师管区任军法处长的李真凡配合,使经济大药房成为固定的联络点,在为解放军提供药品、器械和急需物资的同时,搜集、传送情报。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长春工委情工组有针对性地派遣布局,使城内的情报工作全面开花。侯诺青晚年回忆文章中,凭借有根据的历史资料,统计出那些忠诚执着的地工人员共搜集有价值的重要情报、次要情报、警报性、一般性情报共计413份,这里还包括5份假情报;搜集敌人内部文件的原件、仿抄件共805件。情报内容涉及国民党守军重要军事动态、国民党特务机关和特务分子、国民党党团活动及长春市社会动态等方方面面。

  为了配合解放军攻城,侯诺青系统的地工人员陈觉拿到了国民党守军在长春修筑的64座永久性子母钢骨水泥工事的图纸,这对解放军来说可谓“千金难求”。王家进和白天小组分别成功地搞到了长春市自来水管道和下水管道的图纸,为解放军攻坚作战方案中以上、下水管道潜入长春的可行性提供了最基本的资料依据。黄潮小组的工作也由专项针对105情报站扩大到吉黑义勇队等其他特务组织,系统地掌握了大量敌特信息和组织信息,使长春解放后能够将敌特秘密网点迅速、全面摧毁。白天小组主要以长春大学学生为主,层层发展,壮大到六七十人的规模,且活动范围从长春大学扩大到社会,通过各种关系从新七军和六十军、中统、军统等人员中,获取了大量有价值的情报。

  专业反间反特和接收警察局

  侯诺青系统起源于松江省公安处,是保卫专业出身,因此与其他地工系统相比,任务活动更加惊险,谍战色彩浓厚。侯诺青亲自发展的地工人员、长江路经济大药房经理于经五,借助经营的便利,为解放军提供药品和急需的物资,同时配合情工组派遣打入敌吉林师管区任军法处处长的李真凡,获取了大量长春守军及各方面情报并传送到解放区,最后被长春警备司令部督察处破获,整个过程惊险曲折,可歌可泣。国民党保密局系统的长春警备区督察处中校侦审室主任李文宣是共产党的叛徒,在督察处是迫害、抓捕进步人士和中共地工人员的骨干分子。情工组利用督察处内部相互倾轧、磨擦的矛盾,巧施反间计,最后借国民党特务的刀杀掉了这个叛徒。国民党警察局军统特务孙海镜是谋杀李兆麟将军的主要凶手之一,畏罪逃到长春,在长春市警察局第八分局当局长。地工人员高翔昆按照情工组的指示长期与其“交友”“做生意”,到长春解放时轻松将其抓获归案。还有黄潮小组,在长春解放前夜借105情报站少将站长史祚炎被六十军误伤之机,“疗伤救难”将其抓获,以及警察局的地工人员以保护为名将警察局长袁家佩软禁起来,解放后交给新成立的公安局,等等。其间充分体现了地工人员的坚毅、智慧,过程曲折惊险。

  最为传奇的是,六十军刚刚起义,长春尚未解放,在当时各个地工组织都不发生横向关系、系统内也基本是“单线联系”的情况下,受侯诺青派遣“专业接收警察局”的田平,为了尽早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保护好警察局的资产、设施和敌伪档案,在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揣着一颗手榴弹、带着两个伙伴去接收警察局。去时他们做了不成功便同归于尽的准备,却没想到警察局已经完全被控制在中共地工手里。而在这里配合默契、管控警察局的,竟是他不曾相识的本系统地工人员,还有早已成为吕天系统成员的警察大队正、副大队长。

  为攻克大房身机场建立功勋

  1948年5月24日解放军一举拿下长春大房身机场,对于后来实施的围困长春有相当重要的战略意义,因为它掐断了敌人获得援救和逃命的最后一道生命线,同时拔掉了敌军在长春近郊唯一的军事据点,使对长春敌军的包围更加紧密稳固。在这场战斗中,长春情工组派陈显忠、何永淳和直接参与起义的傅铭珊,早就把驻扎在飞机场纪家粉坊附近守护飞机场的敌新七军五十六师一团一营三连的两名军官李俊祯和王家进发展成为地工组织成员。两人在解放军发起进攻的关键时刻,带领全连与吕天系统刘群带领的另外三个连、一个排同时携械投诚,直接放开了前、后方阵地,使解放军抄了敌军的后路,不到3个小时就轻松取得了占领大房身机场的胜利。

  流血牺牲迎来和平解放

  为了长春的解放,中共长春地下工作者付出了重大的牺牲。面对长春10万国民党军、机构繁多的特务机构和几乎每日都在搜捕、天天都在抓人的白色恐怖,长春地工的工作环境十分险恶。因叛徒的出卖,1948年5月1日、2日两天,李真凡、于经五及他的11名战友先后被逮捕,经济大药房被查抄。这些地工人员被捕后受到严酷刑讯,但是没有一人出卖组织和他人。7月18日入夜,督察处的军统特务们用极其残忍的方式将李真凡、于经五、刘文成和冷执中杀害。其他被捕的地工人员后来也都在长春解放的前夜被杀害。侯诺青晚年为此撰写了回忆录《黎明前的一场恶战》,先后大约有200名无名英雄壮烈牺牲,仅属于长春工委情工组的就有30余名。一直坚持到长春解放的地工人员,忍受着饥饿与被捕的考验和威胁,后来都渗透到国民党守军中。在此期间,从未间断过为城外的解放军提供各种情报。他们知道,城外部队如果没有城内地工的配合,就如同盲人瞎马,近无攻守之策,远无去留之谋。因此他们能够凭借革命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精神支撑自己履行使命。老地工于雷回忆起侯诺青激励自己“哪个地工人员没有翅膀?有机智,有勇敢,就会生出翅膀来”的话语,几十年后依然热血沸腾。

  历史不应忘记。我们应当记住这些为长春解放而艰苦奋斗、矢志不渝的地工英雄们,让他们为解放事业英勇献身的精神在我们身上得以传续! 冬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