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明李先生清白的情况说明。 李奔 摄证明李先生清白的情况说明。 李奔 摄

  李先生是一名出租车司机,也是一个5岁孩子的爸爸。像很多爱孩子的家长一样,李先生的朋友圈里到处都是女儿的身影。看着女儿渐渐长大,李先生在高兴的同时也渐渐多了几分忧虑。7年前他驾驶一辆小货车时遭遇醉酒者砸车,报案后事情解决了,但一年后他发现,在公安局的记录里,身为受害人的他竟然变成了砸车案中的涉案嫌疑人。

  5日,李先生表示,孩子大了,他不想有一天因为这条不属于他的记录影响孩子,所以近来一直在积极处理此事,希望更改或撤销他名下的这条信息,不再让他背着这条记录。

  办出租车上岗证发现成嫌疑人

  李先生的遭遇还要从7年前说起,大概是2010年4月的时候,他驾驶一辆小货车正常行驶,行经宽平大路楚风楼饭店门前时,遇到一个喝得酩酊大醉的陌生人砸车。李先生当即停车并打电话报警,朝阳区宽平大路派出所的民警将二人带回派出所。李先生回忆说:“我记得当晚砸车的人醉得连话都说不清了,所以我们第二天做的笔录,砸车人的家属赔了我400多块钱。”本来以为事情到此就结束了,但到了2011年,李先生发现出差头了。

  2011年,李先生前往朝阳区孟家屯派出所办理出租车上岗证的时候,被警方告知他有涉案嫌疑的记录,不能办上岗证。李先生称,公安局内网上查到的信息显示他是那次砸车的涉案嫌疑人。

  怀疑是名字相似惹的祸

  “可能是因为我和砸车的那个人都姓李,名字还都是两个字,警察给弄混了。”李先生猜测。

  办不了上岗证,李先生找到宽平大路派出所反映情况,该派出所核实了李先生所说事情后,和孟家屯派出所沟通,证明李先生无前科违纪的记录,李先生这才办上了出租车上岗证,成为一名出租车司机。李先生当时也向宽平大路派出所提出了更正自己信息的要求。“当时我向宽平大路派出所提出更正信息的要求,派出所给出的解释是,我的涉案记录不算前科劣迹,所以不更正信息也没影响,我就没多想。”李先生说,当时办完上岗证,他就把此事放下了。

  再办上岗证又遇尴尬

  今年6月,李先生的出租车上岗证到期,需要重新办理,结果又遇到了和上次相同的尴尬情况。“出租车上岗证的有效期是6年,今年重办时,我去孟家屯派出所办理,结果又因为这个记录办不了。我又找到宽平大路派出所,这次该派出所给我开了一张‘清白证明’。”

  李先生向记者展示了这张他非常重视的能证明他清白的情况说明。该情况说明显示李先生未在宽平大路派出所受到过任何处罚,李先生凭着这一纸证明,也再次拿到了出租车上岗证。可是在办理此事的过程中,李先生意识到这条不属于自己的记录背起来很沉重,他担心因这条记录的存在,给家人和他以后的生活带来更多影响和不便。

  这条记录不想再背

  李先生的女儿5岁了,就要上小学,李先生也意识到自己这条涉案嫌疑人记录的严重性。“因为这条记录,我只要办理经过公安网审核的事可能就都不行,比如护照等,虽然有了证明,可还是很麻烦,现在孩子大了,我不想因为此事影响家人,也不想再去为此解释,所以我想撤销这条记录,真不想再背下去了。”李先生担心会因这条记录给女儿的未来抹黑,所以这一次,他决心彻底更正或撤销自己名下的这条记录。

  为了撤销记录,李先生3个月前开始找公安部门处理此事。“找了朝阳区公安分局,也做了记录,就让我等消息,10月中旬,等不到消息,我又去朝阳区公安分局,当时负责接待我的人说,11月13日之前一定把这条错误信息改过来,可是11月13日过后,在公安局内网上查到的结果显示,我还是涉案嫌疑人。”李先生又再次找到朝阳区公安分局。“该局的人说,我的事手续已经批完了,上面还没审核,让我继续等消息。”进入12月份,李先生还没有等到结果,这事一天不解决,他就一天无法安心,没办法,他拨打了12345市长公开电话反映求助,希望尽快撤销这条记录。

  记者 李奔 实习记者 邹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