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能还生活在长春,也可能离开了长春,我们只想有生之年能看看她,知道她过得好不好……”这是市民刘淑兰女士和老伴孙先生多年来未了的心愿,他们想寻找34年前送人抚养的亲生女儿。

  为保女儿曾用“调包计”

  5日,刘淑兰的外甥李先生联系到记者。他在看到本报帮助上海病重老兵找到失散多年的老战友后,也想帮助四姨刘淑兰一家人完成这个心愿。刘淑兰今年62岁,孙先生今年63岁,对于当年将女儿送人一事两位老人记忆犹新。1983年春节后,在兴隆山镇兴隆村居住的刘淑兰意外发现自己已经怀有4个月的身孕。这个消息给家人带来了喜悦,由于孩子属于超生也带来了压力。“那时候刚上避孕环没多久,家里已经有3个女儿,没想到会怀孕,发现时孩子已经四个多月大了,属于超生,可是当时孩子已经有频繁胎动了,我实在不忍心把这个孩子流产。”刘淑兰说。村里知道刘淑兰怀孕的消息后,多次找其谈话。为了保住孩子,刘淑兰特意跑到长春市妇产医院,央求一位去该院做人流的女孩在手术单上写了自己的名字。她拿着这张手术单到村里出示后,事情才暂且平息。

  刚出生就骨肉分离

  随着腹中胎儿的增长,刘淑兰怕被人识破,只得挺着肚子到亲戚家东躲西藏,最后来到住在长春市红旗街附近的二姐家待产。

  1983年8月18日7时许,刘淑兰在吉林省人民医院生下一名健康女婴。为了逃避超生处罚,刘淑兰在生产时登记的名字为许桂琴。家人劝说其在医院就将孩子送人抚养,产后虚弱的刘淑兰怀抱着刚刚出生的女儿哭成了泪人。

  刘淑兰说,由于当时家里实在太穷了,无奈之下做出了一个令她和老伴后悔半生的决定。“我们央求为我接生的医生为孩子找个好人家,并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孩子的亲生母亲为许桂琴,家庭住址在兴隆山兴隆村’,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有母女重聚的那一天。”刘淑兰说,孩子刚出生不到一个小时就被养父母家抱走了,对方只留下50元钱,没有留下姓名。从此以后,他们便失去了这个女儿的消息。

  寻女34年苦于没有线索

  “送出孩子以后我们十分后悔,可是已经既成事实,无法回头。”刘淑兰说。由于思念女儿心切,刘淑兰回到家以后大病了一场,一连两个多月没有下床。“我身体好转后,曾经带着大女儿到医院去打听,可是由于不知道帮助送出孩子那位医生的姓名,最后失望而归。”刘淑兰说,她和老伴以及其他3位女儿想尽办法想寻找失散的四女儿,可是一直没有线索。

  如今,搬到长春居住的刘淑兰十分后悔自己在医院生产时和留下纸条时用的是假名字,她说:“如果孩子的养父母告诉她真实身世,这是她寻找我们唯一的线索,现在想起来当初的自作聪明真是太糊涂了。”

  找到女儿才能了却遗憾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我的这位表姐,四姨都会心痛流泪,希望借助《长春晚报》这个平台早日找到她,一家人团圆。”李先生说。“女儿,爸爸妈妈十分想你,如果能有幸找到你,会补偿这些年对你亏欠的爱,如果你愿意的话,相认后可以多几位亲人来关心你,如果你不愿意,哪怕让我们见你一面也行。”刘淑兰说。

  刘淑兰要寻找的四女儿今年34岁,1983年8月18日7时许(农历七月初十)在吉林省人民医院出生,养父母家曾通过接生医生转交给刘淑兰50元钱。该医生(姓名不详,现在年龄在70岁以上)曾安慰刘淑兰说:“养父母家条件很好,会把孩子抱到北京或上海抚养。”如果您是这段身世的知情人,请联系本报新闻热线电话:89866777。

  (记者 何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