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从和龙市公安局了解到,近日,该局经侦大队在州公安局经侦支队的支持和配合下,联合省食药监局稽查总队、延吉市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历经6个月的艰苦奋战,破获一起特大、系列生产、销售假熊胆粉案件,打掉团伙3个,抓获涉案嫌疑人10人。该案涉及10多个省市,受害群众近千人,涉案金额1500余万元。

  ◆市民举报胶囊不见效 经鉴定确为假药 被立案侦查

  今年3月末的一天,延吉市市监局接到群众举报称,其在延吉市某某保健品商店购买的“熊胆粉胶囊”,长期服用后却不见明显疗效,怀疑是假药。经州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稽查处鉴定后,认定该胶囊确是假药,随即将此案移交给和龙市公安局。

  和龙市公安局党组高度重视此案,抽调精干警力10余人组成专案组,由政委李威、指挥长张殿成带队,并在州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大力支持下,对此案立案侦查。

  经专案组初步调查发现,2016年5月至2017年4月期间,延吉市某某保健品商店的负责人赵某二人,在明知售药方不具备任何药品经营资质的情况下,从辽宁省鞍山市某养生堂的柯某(女)处购进了70余万元(每盒平均价格为890元)的无药品批准文号的“熊胆粉胶囊”。随后,二人通过组织“千人”大会的方式,以老年人为目标,雇作他人冒充医学教授、专家,夸大宣传熊胆粉治病救人的“神奇”疗效,误导老年人以每盒3980元的价格购买“熊胆粉胶囊”,销售金额达310万元。

  ◆专案组顺藤摸瓜到云南 发现厂家喂熊时竟违规添加化学制剂

  专案组顺藤摸瓜继续深入调查,查明柯某的上线为云南省昆明市人张某。张某的上线为云南某熊业制药有限公司董事长邢某。

  今年8月,专案组赶赴云南昆明开展进一步调查。8月26日,经过几天蹲守,在当地一居民小区将张某抓获。经讯问,张某交代了2016年以来,他与合伙人李某一起伙同昆明市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老板朱某,与邢某签订了“熊胆粉胶囊”全国总代理合同,在全国建立了多条供销渠道,形成了网络体系,并在保健品店通过“会销”的方式,针对老年人进行虚假宣传,以每套(一套产品由一盒“熊胆粉胶囊”和一盒熊胆茶组成)4980元出售,非法销售了1万多盒无药品批准文号的“熊胆粉胶囊”,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

  至此,假“熊胆粉胶囊”案的案情和主要嫌疑人侦查完结。8月28日,和龙市公安局联合省食药监稽查总队、延吉市市监局成立专案组,在云南省红河州蒙自市经过多日侦查,将邢某抓获归案,并对这家制药有限公司进行了历时1个月的调查取证工作。

  经调查,2015年至2017年,邢某在明知企业未取得胶囊制剂批准的情况下,指使生产经理王某等人组织工人将制药厂生产的熊胆冻干粉,按照标准制药工艺装入胶囊后制成“熊胆粉胶囊”。在未取得国家药监部门批准文号的情况下,将“熊胆粉胶囊”装入标有功能主治等事项的包装盒中,通过经销商对不特定人群的大肆销售,使“熊胆粉胶囊”流向云南、贵州、广西、四川、吉林、辽宁等多个省份,总体涉案金额高达1500多万元。邢某销售数量达12500余盒,销售涉案金额高达250余万元。

  专案组在调查中还发现,为了暴敛钱财,该公司在饲养熊的过程中,违规添加大量化学制剂进行喂养,以达到提高“熊胆粉”各项检验指标的目的。为了增加生产量,该公司还外购大量来路不明、质量不一的“熊胆粉”,与其自制的“熊胆粉”混合生产成品,并采用“钴60射线”辐照灭菌,此种行为生产出来的“熊胆粉”对人体具有危害性,且是巨大的。

  ◆全国范围销售假药 受害群体多为老年人

  在本案中,邢某勾结保健品销售商建立整套销售网络,以开会销售模式大肆宣传虚假治病功效,并在全国范围内销售,而购买假药“熊胆粉胶囊”的受害群体均为七八十岁及以上的老年人。这些老人受其误导,过分信任熊胆粉的治病功能,以高出药品十几倍的价格,少则几千元,多则数万元购买了“熊胆粉胶囊”,但很多老年人的病情并不适合用熊胆粉,因此贻误了病情,全国受害人数达近千人。

  该案件的侦破,有力打击了非法经营和销售假药的违法犯罪行为,震慑了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减少和避免了对无辜群众的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