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楼建的外保温阳台4楼建的外保温阳台

  10日下午,市民朱先生从宽城区站前街道办事处走出来后,心里一块大石头才落地,他家隔壁住户建成一年多的外保温阳台被认定为违建,街道办事处终于要把它拆除了。一年多的时间,朱先生为这个闹心的外保温阳台不知跑了多少路,找了多少部门。

  窗旁多了挡光的阳台

  朱先生住在西广小区南9栋2门406室,让他闹心的外保温阳台是同楼层405室住户建的。事情发生在去年5月29日,那天朱先生外出办事,回家之后就发现南墙东侧窗口处多了一个巨大的外保温阳台。

  10日,记者来到朱先生家。朱先生说:“发现405室住户在建阳台之后,我第一时间去找他们。405室住了一男一女,他们说马上改。可是,他们就是不改,还开始给阳台装修。我又去找他们,他们连门都不开。没办法,我只能向有关部门反映。”

外保温阳台影响邻居家采光外保温阳台影响邻居家采光

  外保温阳台被认定为违建

  朱先生说:“长春冬天冷,建外保温阳台我不反对。阳台建得太夸张了,已经影响别人生活了。”为了让隔壁住户把阳台拆了,去年朱先生找到站前街道办事处城建科、执法大队和派出所……各个部门都说这事挺新鲜,没遇到过,不知道该归谁管。

  找了多天,朱先生没找到管这件事的部门,最后,朱先生找到宽城区政府。在宽城区政府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朱先生来到宽城区规划局。宽城区规划局工作人员到现场勘察,最终认定405室的外保温阳台是违建。规划局工作人员在405室门上贴了《限期拆除违法建筑告知书》。朱先生非常兴奋地给这份文件拍了照,他觉得有了这份文件,外保温阳台一定会被拆,但事情还没完。

  两个方案都被拒绝了

  下发《违法建筑告知书》几天后,405室的外保温阳台依旧没拆,朱先生再次来到宽城区规划局,该局称只负责认定违建,已把此事交给站前街道办事处处理。朱先生找到站前街道办事处,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和区城管局长来到朱先生家,但405室住户一直不在家。

  后来街道办事处联系到405室住户,经过协调下,405室住户和朱先生进行了协商。405室住户提出两个方案:一个是把阳台上半截窗户拆除,保留阳台的下半截,另一个方案是给朱先生2000元钱了事。这两个方案都遭到朱先生拒绝。朱先生认为,拆掉上半截窗户,留下下半截阳台隐患更大,下雨下雪那里会存水,一旦掉下来会砸到人。他向有关部门举报违建阳台,不是为了钱,就想要阳光。朱先生的想法只有一个,就是拆掉这个挡光的阳台。协商未果,再加上进入了冬季,此事被搁置下来。

  隔壁房主无法确定

  今年2月份,朱先生家又出现了状况。朱先生发现自家与隔壁住户相邻的房间墙体长毛了,而且越来越严重。起初朱先生一直找不到405室住户,直到有一天,他终于遇到405室住户,让他处理长毛的墙体,结果对方说房子不是他的,爱找谁找谁。

  没办法,朱先生想通过法律维权,但在诉讼过程中发现,405室竟然没有房主。朱先生和法院工作人员查找405室的档案,没有产权登记。朱先生查看405室的水费、电费、燃气费票据,上面的姓名都不一样。朱先生迷茫了,这套房子究竟谁是主人呢?春季之后,他又开始找站前街道办事处,希望街道办事处出面把挡光的外保温阳台拆除。

  高空违建一定要拆

  从春天找到秋天,405室的外保温阳台一直没有拆,405室住户也不出面了。朱先生说:“405室住户每天出门很早回来很晚,即使有人在家,敲门也不开。”

  10日中午,朱先生再次敲了405室房门,依旧没人开门。朱先生说:“我也希望协商解决问题,但本是朝南的房子,因为这个外保温阳台变成了阴面房,这让人无法接受。”

  10日下午,记者来到站前街道办事处,负责处理此事的站前街道办事处人武部部长张伟说,朱先生的事街道办事处很重视,但这是一处高空违建,处理起来非常难。首先405室住户不配合,街道办事处多次去过他家,他们一直不开门,不见面。此外,这种高空拆违,没有工作面,风险特别大,假如住户不配合,在上面发生争执怎么办?还有高空拆违造成财产损失如何处理?这些问题街道办事处都进行了充分考虑。张伟说,10日上午,就朱先生遇到的事情,站前街道办事处召开协调会,决定本周内将违建的外保温阳台拆除。记者 刘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