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弟俩对减肥很有信心。姐弟俩对减肥很有信心。

  这个国庆假期,有人出游、有人探亲,9月28日,来自河北保定的女孩吕飞和妈妈、弟弟三人则踏上了来长春的减肥之路。一家四口体重超过1000斤,吕飞是一家人中体重最高的,超过300斤,妈妈和弟弟也差不错300斤,而吕飞爸爸160斤的体重是家里最瘦最标准的人。 

  姐姐失恋弟弟失明 不堪重负的体重

  吕飞1990年出生,她身高1.57米,9月28日从北京来长春时体重330斤,这两年用吕飞的话说体重飙升,一年大概长了40斤,因体重无法控制,男友和她分手了,她这两年因为太胖已无法正常工作,衣服都要到网上订做。

  弟弟吕云飞1993年出生,1.70米的云飞,体重290斤。因为肥胖,血压居高不下,导致右眼失明,左眼也只剩下了微弱的视力。戴着墨镜的云飞不是耍酷,是为了防止光线刺激视力微弱的左眼。今年七月份,云飞的一只眼睛突然看不见了,另一只眼睛看东西模模糊糊的。经检查云飞是眼底出血,血压太高导致的。“当时高压220,低压180,现在每天吃四五种降压药,血压还是不稳定。医生说必须把体重减下来,否则血压难以控制不说,还可能造成出血。”吕飞带着弟弟在北京看眼睛,治眼睛的首要问题就是云飞要减重。

  眼睛失明前云飞是一名铲车司机,每个月能挣三四千元,失明后,全家人的生活来源只靠父亲吕三旺打零工维持。 

  姐弟俩的未来 妈妈很焦虑

  吕飞的妈妈吴桂芬和儿女一起踏上了减肥之路,她的体重也达到了280斤,再加上老伴吕三旺的体重,全家体重加起来超过了1000斤。“生完孩子之后开始胖的,生完老大140斤,生完老二180斤,后来随着年龄增长,体重也跟着增长。”吴桂芬有胃溃疡,饿了会胃痛,血压也高,自从儿子吕云飞眼睛失明后,吴桂芬跟着着急上火,体重也降低了一些。“家里除了我们三个胖之外,并没有其他亲属特别胖。”吴桂芬说,云飞曾相过一次亲,但是因为胖被对方嫌弃,吕飞也是因为胖和男朋友分手了。

  吴桂芬最忧心的是云飞的眼睛,她担心云飞的眼睛治不好,孩子的一辈子就毁了,看着一双儿女,她很焦虑,担心着儿女的未来,她每晚都无法安心入睡。 

  不愿当焦点 姐弟俩“扎心”督促彼此减肥

  吕飞一家三口来到长春康达医院已经一周多了,10月8日,吕飞称重302斤,看到自己瘦的成果,吕飞减肥的信心更足了。

  “从小就被起各种难听的外号,在学校被孤立,所以我和弟弟都只上到初中就辍学了。”在吕飞记忆里,小时候,她和弟弟虽然胖些但还没有这么严重,两个人都是青春期开始变得更胖的。“我俩出去回头率百分之百,一下子就成为焦点。”吕飞不喜欢逛街,弟弟生病前,她基本是个十足十的宅女,不外出是因为不想被别人指指点点。每天在减肥医院除了火疗、针灸外,他们还有两个小时的体操锻炼,分上午和下午两次做。除了治疗和运动外,三个人就会在医院院子里遛弯。“刚来时,吃不饱,吃完这顿想下一顿,这几天好多了。”云飞说,虽然减肥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但是他们一家的减肥决心非常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