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等在工地讨要说法。 刘连宇 摄很多人等在工地讨要说法。 刘连宇 摄

  25日,长春市一家岩土施工单位负责人孙先生联系到记者,反映他的遭遇。今年8月,该公司和德惠市岔路口镇的赵先生签订了一份施工合同,合同约定孙先生的公司在岔路镇一家名叫隆宇家园小区二期的项目做打桩施工工程,工程造价168万元。为了进场施工,孙先生垫付了4万元运输费,把施工设备运进工地,可一个多月过去了,赵先生既不给结算运输费,工地不施工也不给违约金。而工地又出现一个人称这块地是他的,让孙先生赶紧把设备拉走,不然每天要收5000元占场费。

  双方签完合同设备进场

  26日,记者和孙先生一起前往德惠市岔路口镇,孙先生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孙先生今年30岁,大学毕业后做岩土施工,给工地打桩、做降水,开始他和别人合伙干,这两年才自己开公司单干。今年8月初,以前的一位合作伙伴向他推荐了德惠岔路口镇这个活,说对方有实力,结款快。孙先生就和赵先生见面了,赵先生说他是岔路口镇隆宇家园小区二期的工程承包人,把打桩的活承包给孙先生。双方确定工期从8月25日到10月5日。施工前赵先生向孙先生的公司出进场费用,赵先生预先支付每栋楼工程款40%,每栋楼结束后,下一栋施工前,赵先生支付剩余60%以及单栋楼的全部施工费,最后一栋楼施工完毕,结清所有工程款。孙先生也去过该工地,当时地面已经平整完毕、因为双方对这些约定全部认可,就签了协议。

  孙先生说:“按照协议要求,8月中旬我把设备运到岔路口镇。因为附近都在修路,运输费比较贵,原定1.5万元不够,实际花费4万元。经协商,赵先生同意运输费增加到4万元。”

  设备运输费4万多元迟迟不结款

  孙先生说:“做岩土施工,工程设备体积特别大,设备加上配重有200多吨。岔路口镇附近全是狭窄的农村公路,外加修路,特别难走。我找了很多运输单位,都不愿意拉。但我们得为施工单位负责,我们好说歹说才找到一家运输单位。这家单位提的条件很苛刻,而且必须运到就结款。我联系了赵先生,赵先生说,‘没问题,设备运到两个小时就给结算。’开始我们把设备运到了,赵先生又说,你先装上,装完了就给钱。’因为赵先生没结款,我自己也没钱,运输单位把设备的两个零件给扣了作为抵押。我指挥工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设备装上,结果赵先生不见了。”

  孙先生给赵先生打了好多电话,对方都也没接。孙先生得到消息,在辽源找到了赵先生。当时赵先生说,这两天没钱,等有了钱就结款,又让孙先生进料,说进完料就给钱,把被运输单位扣押的零件赎回来。

  孙先生想,现在做工程有个一两天没钱很正常,于是他又开始研究备料。很快孙先生把料备齐了,又从长春市的料场用车拉到了工地。孙先生这次留了个心眼,他决定,这回赵先生不结款,就不卸货。赵先生一再催促卸货,孙先生一直坚持不卸,后来赵先生拿两万元钱,孙先生坚持把运费和料款结清。双方僵持了很久,赵先生也没有结款的意思,孙先生只好让司机把货运回长春。

  为了看护设备,孙先生在工地旁边建了一个集装箱临时房,还派出一位姓王的工人留在现场看护。

  久等未施工 开发商撵人

  对于岩土施工来讲,夏秋正是施工旺季,孙先生一直处于矛盾中,一方面该公司能够调动的设备只有两台,设备停用一台每天都会有损失。另一方面,运输费用太贵,不能轻易运走,只有工地如期开工才能减少损失。孙先生不断地联系赵先生,催促他开工。孙先生说,赵先生给回的答复就是再等两天,两天到了以后,又是再等两天。

  孙先生再次到工地去看,发现自己的设备进场之后,还有人进到了工地里。有的是清包,还有人在自己的集装箱临时房旁边盖了个彩钢房。孙先生和这些人沟通过,他们都是赵先生找来的,无一例外地他们都没得到钱,有的人告诉孙先生,为了工程施工,赵先生还向他们要过保障金或者让他们垫款,还有人说,他们准备先干,把楼盖起来等开发商卖房后再要钱。

  17日,孙先生找到过一次赵先生。赵先生给孙先生出过一个欠条,说18日付4万元搬家费,如当日不能付4万元,至少先付2万元,如20日工地不能施工,赵先生愿再付4万元搬家费将机器搬出。如20日,工地不能施工,除付进出场费8万元后,每天再付2000元误工费。到了20日,仍然没有施工,孙先生再找赵先生,问赵先生在哪,他一会说在辽宁,一会说在四川,孙先生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

  这两天,孙先生又增添了烦恼,他留在现场的工人王师傅反馈,说工地里来了开发商的工作人员,此人姓都。他要把王师傅撵走,这人还说,这块地皮是他的,和赵先生没有关系,赶紧把这设备运走,如果再把这么大个设备放在他的地皮上,每天就要收5000元的占场费。

  工地里还有人等着要钱

  26日,记者来到岔路口镇隆宇家园小区二期工地,孙先生运来的设备放在工地中央,设备真的很大,有三层楼高。孙先生说:“我真没想到是这个结果,要知道是这个结果,打死也不会把设备运过来。在签合同的时候,我有过心理准备,想到了干完活可能会有一部分钱要不回来。可没想到,一开始就掉坑里了。”

  工地北侧有一处两层楼高彩钢房工棚,工棚里绝大多数房间里没有人,记者在一楼的房间里见到了迟先生,因为天已经冷了,他围着被坐在床上。他说:他是等着要钱的,他和赵先生熟,是通过赵先生来工地的。他是7月17日来到的工地,他和3个工友负责平整地面。当时这里全是蒿草,他又雇铲车又雇设备,把这块地平整出来。后来他管赵先生要工钱,赵先生说,这块地的施工全包给一位姓齐的了,让迟先生冲齐先生“说话”。迟先生说,现在齐先生也没钱,赵先生也没给钱,自己只能在工地里等。

  就在记者向迟先生了解情况的时候,又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是来自辽宁辽阳的,女的今年70岁,姓刘。男的姓张,是刘老太的儿子。刘老太告诉记者,他的另一个儿子张忠兵今年41岁,在这里干活,建了这个彩钢房,一直没要到钱,15日得了脑出血,9月17日过世了。现在两人一直在工地等消息,他们觉得人死了这个事工地应该有个说法。

  开发商要占地费只为催促施工

  孙先生的工人王师傅告诉记者,这两天在工地等待消息的人挺难过,前几天这里断水断电了。有一位姓都的人还多次找他,让他找孙先生来,把设备搬走,否则收每天5000元的占场费。王师傅联系了都先生,都先生很快就来了。

  都先生说,他是开发商一方的人,他本意不是要收费,也不想撵人走,他这么做目的只是对各个施工方增加压力,让他们找承包人赵先生,让赵先生赶紧开工。这个工地是开发商买的,这么空着不干活也不行呀。

  对于都先生的说法,岔路口镇有很多人不认可。在采访过程中,当地人告诉记者,这块地有纠纷,属于集体土地,现在有很多人告开发商。岔路口镇也有工作人员说,这个开发商很穷,隆宇家园小区一区今年年初的时候就没钱了,给居民供暖的煤烧没了,买不起煤。很多居民到镇政府去找,后来还是镇里拿的钱给垫付的。他说:“这个开发商根本没钱,真不知道他怎么开发的。”

  在工地现场,记者没有看到开发商名头,按照居民介绍,大家只知道开发商是个女的,是德惠人,企业叫啥名,没人知道。

  在岔路口镇开贷款公司的刘先生说:“这个工地用的全是外地人,他们都是不了解情况才来的。那个姓齐的包工头找过我借钱,说要拿工地里的设备做抵押,想要把楼先盖起来,我没把钱借给他们。”

  土地没经招拍挂手续

  当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岔路口镇政府。在岔路口镇城建所,记者了解到,隆宇花园小区二期在规划上的确是住宅用地。但在岔路口镇土地所,该所工作人员说,这块地属于政府的收储地,如果想进行房地产开发,必须走招拍挂手续,交纳土地出让金,才能取得土地使用权。现在这块地没有“摘牌”,也就是没有履行手续,这块地现在仍是国有土地,不能开发,如果开发是违法的。

  长春晚报记者 刘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