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联两天的亲人找到了,却已离开人世。19日8时40分许,长春市民刘国良在绿地中央广场地下车库负二层的强排水间发现了母亲修淑琴,可老人却再也听不到儿子喊她妈妈了。21日15时30分许,记者来到该小区了解情况。

  老人失联两天 家人苦寻

  刘国良家住蔚山东路与南三环路交会处附近的绿地中央广场A3栋,年过七旬的父母与其同住。17日15时许,修淑琴称要到楼下遛弯,直至晚饭时间也没有回家,家人四处寻找无果后报警。

  “小区监控录像显示,我母亲17日15时40分许从卫明街附近的车库出车口进入地下车库,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刘国良说。刘家人在地下车库的负一层和负二层反复寻找,19日8时40分许,在负二层153—155泊车位区间,紧邻楼梯口的强排水间水泵沟里发现了修淑琴的尸体。

  记者踏查现场发现隐患

  21日16时许,修淑琴的大儿子刘国林带着记者从该小区物业进入居民区A区。进门时保安未加询问及阻拦,由于没有门卡,一位从小区往外出的居民刷卡打开了门。

  在2单元门前,有一处地下车库入口,沿着楼梯可以通往地下负一层和负二层。发现老人的强排水间上层相对应位置是负一层128—129泊车位区间紧邻楼梯口的位置。记者注意到,该层车库光线昏暗,除了有车驶入驶出,还有行人从一百余米远的出车口进出。

  “从地下车库里可以抄近路,我们平时都从这下边走。”“不用门禁卡也可以进出,出口那个门上有一个开门的按钮,没有人管。”小区居民告诉记者。记者随即来到该层车库出车口,距离该出车口五六米远有一处保安室,里面亮着灯,无人值守。记者来到出车口门禁杆旁边的小门旁,轻轻一按门边的按钮,门应声而开。外来人员站在门外则可以轻易伸手打开按钮开门。

  据了解,刘家人多次进出车库寻找老人,才发现原来很多人都从地下车库抄近路随意进出。除了发现老人遗体的强排水间,该小区两层地下车库中设有数十个强排水间和垃圾存放间,每间长3米多,宽2米多,均设有两层厚重的铁闸门。

  “我母亲坠井身亡一事有很多疑点。”刘国良说,在寻找母亲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些强排水间的闸门都没有上锁,负二层的强排水间水泵沟上均盖着一块铁板,唯独发现母亲的那一间铁板是呈45度角立在水泵沟边上的,“我来找过至少3次,曾注意到该排水间的异样,可是看到水沟里浮着一汽车脚垫,便没有掀起来查看……

  “可是从她坠井的位置离门有一米多远,不可能是自己绕着走过去的,我们不排除有人推她的可能。”刘国良说。

  记者走访中发现,该两层地下车库的强排水间铁闸门均已上锁,并贴着“禁止通行,请绕行”的字样。16时许,两名物业工作人员出现在负二层发现老人尸体的强排水间门前,记者注意到,老人坠井的窟窿安装了钢筋,钢筋上还盖着几根木方。

  “这些都是物业后安装上去的,如果早锁上这些门,也许我母亲就不会出事。”刘国良说。

  工作人员称不具备上锁条件

  记者来到该小区物业,一位自称负责供暖和日常服务的黄经理说:“我们地下车库的强排水间属于人防工程,不具备上锁条件,其他的不便答复。”

  记者联系负责该小区的长春市科瑞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总部办公室,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她是新来的员工,负责人不在,不方便透露其电话,也不方便对此事做任何解释。

  刘家人表示,无论老人的死因是意外还是他杀,物业在管理方面存在责任,他们一定要讨个说法。目前,此案仍在调查中。

  记者 何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