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晚报记者 刘连宇

  9月18日,长春市民张力联系记者,称位于长春高新区吉林大学国家科技园12楼的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欠了他30万元,他的老父亲老母亲已经住进该公司4天了。而且这些天,该公司放假了,还自己给自己贴了封条。获悉此事后,9月18日晚间记者来到了这里。

  1

  为儿讨账 老父母在欠钱的公司地面上睡

  记者来到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时候,是当日19时。整个办公区亮着灯,除了办公区以外,所有房间都贴着封条,封条上盖着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公章。

  在办公区的角落里,躺着一男一女两位老人,他们身下都铺着厚厚的被褥。老爷子正在熟睡,他的旁边还摆着一副拐杖。老太太告诉记者:她和老爷子是夫妻关系,来自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他们是在上周五(15日)住进这家公司的,已经4天了,住进该公司的原因是这家公司欠了他们儿子张力30万元工程款不还。现在一家人的积蓄都搭进去了,连准备给老伴做股骨头手术和膝关节手术的钱都用了。钱要不回来,没法过了,只能上门讨债。

  在两位老人身边,记者见到了张力和他的女儿。

  张力拿着一堆合同向记者进行了讲述。张力说,他从老家来长春后,在五马路开了天奇伟业装饰有限公司。今年4月份他家来了一个客户,自称是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业务员,说该公司有一些活要找人干,条件是得先垫款,开完发票3个月以后就能结款,工程挺多,有在长春站南北通道制作安装广告,有在一些健身场所安装广告,还有给高速公路两侧的擎天柱安装广告等等。张力算了一下,觉得干几个月就能赚四五万元,就和该公司达成了协议。

  张力说:“我父亲一直有股骨头坏死的病,准备在中日联谊医院手术。为了赚钱,我挪用了老爷子手术钱,还从妹妹那儿拿了十多万元。”

  张力手中有一份干活的合同记录单,记录着合同编号、合同金额以及开票金额,总计23份合同,累计款项32万多元。9月4日,吉林省视科天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给了2万元。其他款项大部分到期了,而当张力拿着合同来找该公司要钱的时候,这家公司就一直拖着,老人家的手术很着急。9月15日,张力的父母就来到了这家公司替儿子要钱,还住进了该公司。

  2

  住公司讨账把人讨没了 公司还贴了封条

  张力的母亲说:不要钱也真过不下去了,在老家,两位老人还开了个小卖店,他们把本钱都垫到儿子的工程款里了。他们老两口都有病,都需要看病,现在连病都看不起了。张力的母亲一直强调,他们都是普通人家,这30万元是很大一笔钱,拿不回来,真受不了了。

  张力说:“9月16日来要钱的时候,公司一开始把我们往外推,后来报警了。警察来了也没处理我们,就说这是经济纠纷,如果真欠钱就应该还。”到了9月18日,这家公司上班之后,来了几个人,收拾东西,随后就给公司的各个办公室贴了封条,还在封条旁边贴了个通知,说公司放假了。

  张力说:“这么大个公司,为了这30万元欠款,至于这么做吗?如果我们在履行合同的时候有错,也可以提,可以商量。”

  张力说,公司的人走光了之后,他特地和老人说,不能动人家的东西,不能因为住进公司把有理的事变成没理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