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13日,家住德惠市大房身镇的村民马艳霞独自一人外出后失联至今。其4岁的儿子东东最近没有去幼儿园,他每天哭着要找妈妈,他已经7天没有看到妈妈了,现在家中老人也因为此事着急上火病倒了。20日,马艳霞的爱人刘先生向记者求助。

  坚持自己去取钱后莫名失联

  马艳霞今年28岁,是一位80后妈妈。她家住德惠市大鹰嘴镇,5年前经人介绍与家住德惠市大房身镇的刘先生相恋结婚。婚后不久,小两口的爱情结晶东东降生,为家里增添了很多欢声笑语。初为人母的马艳霞对东东呵护备至,做起了全职妈妈。

  “艳霞性格直率,脾气有点急,家里大事小情我都让着她。”刘先生是一名吊车司机,他每个月都会把工资全部交给爱人保管,“结婚时我们家过的几万元彩礼和我这4年多上班的积蓄加起来约8万元。”

  9月初,眼看工地的活儿即将进入淡季。刘先生琢磨着想拿出3万元积蓄买头牛养,以增加家庭收入。

  “艳霞对我找个提议并没有表态,我以为她默许了。”10日,刘先生提出想和马艳霞一起去德惠市里的银行取钱,却遭到拒绝。

  “你去干啥,我自己去取就行。”马艳霞说。

  “取这么多钱不安全,为啥不让我陪你去呢?”刘先生感到奇怪,两人因此事争吵了几句,“12日,艳霞说取了3万元,就放在她的背包里,我想看看可是不知为啥她坚持不让我看。”

  13日是刘先生岳父的生日,当日上午小两口一起回娘家为老人祝寿。

  12时许,马艳霞说:“昨天取了1.5万,存折里还有1.5万,我一会儿去取出来。”

  这一次,马艳霞仍然不肯让刘先生陪同,独自一人乘坐去往德惠市的客车离开。

  “我们约好了,我坐在大鹰嘴镇二商店门口等她,可是直至16时许,末班车已经收车了,她还是没回来。”刘先生多次拨打马艳霞的手机,可是均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孩子找妈妈不肯上幼儿园

  刘先生立即给朋友打电话,让其开车带自己到德惠的两家商业银行附近去寻找,可是没有找到,刘先生立即到公安机关报了案。

  从13日至20日,马艳霞与家人失联已经17天。自从发现其失联,全家人想尽各种办法寻找,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东东天天哭着要找妈妈,4岁的孩子什么都懂,开始我们还骗他说‘妈妈出去打工赚钱了’,可是时间长了,也瞒不住孩子了。”刘先生说,东东现在不肯去幼儿园,怎么哄都不行。

  马艳霞的婆婆因为担心儿媳的安全担心上火,一急之下病倒了。看到奶奶每天躺在病床上抹眼泪,东东也跟着一起哭,全家人为了寻找马艳霞心力交瘁,快要急疯了。

  失联前曾说过奇怪的话

  马艳霞性格比较内向,平时没有不良嗜好,也不喜欢上网,除了在家带孩子,还喜欢侍弄些花草。她是婆婆眼里的好儿媳,是丈夫眼里的好妻子。

  “我要是走了的话,你们谁也别想找到我。”这是马艳霞失联前曾说过的一句话。

  “你要上哪去啊,你去哪里我跟孩子就去哪里。”刘先生虽然觉得奇怪,可是并没有多想,也没有追问。

  失联第7天 QQ曾浏览孩子相册

  从13日至20日,马艳霞失联已经7天。在此期间,刘先生每天都会给其微信和手机发消息,劝其回家,可是这些信息均未得到回复。

  20日,刘先生在自己的QQ空间里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

  “5时许,她的QQ曾经进入我的QQ相册浏览过东东的相册,我QQ空间设置了密码,密码只有我们俩知道。”刘先生说,现在他最担心马艳霞被传销组织蒙骗或遇到危险。

  马艳霞,28岁,身高约1.55米,体重约65公斤。失联前上身穿粉色长袖外套,下身穿黑色长裤,脚上穿粉色拖鞋。

  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