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1日,毛先生从深圳到长春,在长春龙嘉国际机场搭乘出租车去重庆路花费150元,他觉得司机绕路便举报到行管部门。行管部门调查后,将费用返回。

  9月13日,毛先生再次从深圳来到长春,在长春龙嘉国际机场搭乘出租车去重庆路时,因不满司机索要高价而被半路卸客。“半年内,我两次遭遇这样的事,真是让人太不理解。”18日,毛先生告诉记者,出租车司机的做法是在给长春抹黑,希望相关部门能想办法彻底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从机场到市区

  走兴隆山收费站

  18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到毛先生。据其回忆称,3月21日16时许,他在长春龙嘉国际机场上了一辆车牌号为吉AY***3的出租车去重庆路,一直是打表计价。“当时下高速公路时,我发现跟上次经过的收费站不一样,这次是从兴隆山收费站进入长春的。”毛先生说,因为对长春的路线不熟,他没说什么。到达重庆路后打印发票,一共走了72.4公里,费用是145元,加上1元燃油附加费和10元过桥费,一共是156元。“司机还给抹零,收了我150元。”

  毛先生说,他记得以前来长春同样的地点,他乘坐出租车花了80元钱,而这一次的费用多出近一半。“我查了之前来长春打车的票据,那一次走的是长春东收费站,所以我觉得这次是司机绕路了。”毛先生说,他拨打了长春市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的投诉电话,不久,经过行管部门调查,对涉事出租车司机进行了处罚,并返还了费用。

  吸取教训多次询问

  得到答复才敢上车

  13日,毛先生再次乘坐飞机来到长春,而要去的地点依然是重庆路。“因为有了上次的遭遇,我这次打车时非常谨慎。”毛先生说,他在长春龙嘉国际机场出租车等候区询问多次,在得到“打表走,不绕路”的答复后,才上了车牌为吉AY***4的出租车。在行驶途中,毛先生和司机聊起了3月份自己乘坐出租车被索要高价的事。“正常收费,这次的费用也得150元左右,并没有多收。”这位出租车司机听完毛先的讲述后表示,从长春龙嘉国际机场到重庆路基本都是这个价。

  拒绝支付高价

  外地人被半道卸客

  “啥意思,不是按表收费吗?上车前确认打表我才上车走的。”面对毛先生的质疑,这位出租车司机却表示,“打表就要这么多,都要150多元,是给的往返费用,你看我在机场还得排队、等候,这些都需要时间的。”“到重庆路根本就没有这么高的车费,也就80多元钱,到地方后我会按照计价器上的费用支付。”毛先生告诉记者,经过几次交涉,这名司机突然对他说,“算了,我不拉你了,你在东方广场下吧,然后换车。”最后没有办法,毛先生只好在东方广场下车,又换成另一台出租车去了重庆路。“这名司机收了我50元车费、1元燃油附加费和10元过路费。”毛先生说,虽然没有多收钱,但强硬让乘客半路下车,这也是不应该的。

  希望行管部门

  彻底解决类似事件

  “要么多收钱,要么强制半路下车,这是我半年内两次在长春遭遇这样的事情。”毛先生表示,目前他已经向长春市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投诉。他把这件事说出来,不是针对这个司机和这一件事,而是针对这种乱象。毛先生称,据他了解,有不少人在机场遭遇过类似事情。“不打表,漫天要价,不给钱就不让下车,这样的事情时有发生。虽然钱不多,但出租车司机的这种做法是在给长春抹黑。”毛先生说,他希望相关部门想办法彻底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目前,行管部门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记者 海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