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馆里挂着咖啡馆的名头。瑜伽馆里挂着咖啡馆的名头。
瑜伽馆会员前来维权。本组摄影 刘连宇瑜伽馆会员前来维权。本组摄影 刘连宇

  11日中午,上百位女士来到建设街与普庆路交会处附近的尚睿醇咖啡馆门前维权。原来,在尚睿醇咖啡馆3楼曾经开过一家瑜伽馆,这些女士都是瑜伽馆的会员,6日,瑜伽馆关门了。让会员们特别气愤的是,就在8月份,该瑜伽馆还大张旗鼓地在建设街搞宣传,招揽会员,不少人交完钱没几天瑜伽馆就关门了。

  以咖啡馆名义招揽瑜伽馆会员

  在咖啡馆门口的人群中,记者见到了马女士和田女士,她们向记者介绍了事情的经过。说起这个咖啡馆的名头,其实大家都弄不清楚,会员们找到两份宣传资料,上面有两个名头,一个叫慧瑜伽咖啡生活会馆,一个叫尚睿醇咖啡瑜伽会所。会员们说,她们还见到过一个绿色的宣传彩页,上面还有另一个名头。田女士说,从去年7月份开始,这家瑜伽馆就开始宣传招揽会员,说瑜伽馆就是尚睿醇咖啡馆办的,在咖啡馆的3楼。因为附近单位多,为图方便,很多人来报名。报名后,会员们发现,这家咖啡馆收费很混乱,年费有是800多元钱,有的是1800多元钱,最贵的是8000多元钱。

  收费与服务承诺不符

  田女士说,之所以价格相差很大,主要是当初承诺时,瑜伽馆工作人员说有空中瑜伽、高温瑜伽课程,不享受这些瑜伽课程,价格就低。但在实际上课时,空中瑜伽、高温瑜伽都没有,就连正常的淋浴设备也没有。“起初我们问过瑜伽馆的工作人员,他们说,因为当初没有协调好,瑜伽馆没有做防水,不能安装淋浴设备。”田女士介绍道。会员们说,后来,瑜伽馆还经常停课。起初是因为咖啡馆周六周日举办活动停课,再到后来就是没有理由的停课。不少会员手机里还存有瑜伽馆给会员们发来的停课微信。

  即将关门还在招揽会员

  于女士是1日办的卡,她很郁闷,办完卡上了几天课,瑜伽馆就关门了。会员们告诉记者,这家瑜伽馆是6日关门的。在尚睿醇咖啡馆的大门上还贴着几份公告,一份写着“3楼因朝阳区消防检查违反相关规定,即日起3楼整体停止使用并配合相关部门进行整改,并由消防大队近日进行查封。3楼商户如继续使用,属违法行为,后果自负。”

  记者来到3楼瑜伽馆,发现3楼的确贴着消防部门的封条。但会员们向记者提供的会员名录显示,有不少会员是今年8月、9月初办理的会员卡。

  会员认为咖啡馆应该承担责任

  现在瑜伽馆关门了,起初会员们联系瑜伽馆的负责人李女士,还向辖区的派出所和工商所报案。7日,在辖区派出所的协调下,李女士来到派出所,写下一个问题解决方案,说是10天之后给所有会员统计课时、收费,根据统计结果做出结款方案。但会员们听说,在10日的时候,李女士又说,不给大家钱了。这个消息让大家变得很气愤,随后于11日中午,会员们就全来到了尚睿醇咖啡馆。为啥找咖啡馆,会员们有如下几个理由,瑜伽馆宣传时,虽然有慧瑜伽生活会所的名头,但他们还拿着尚睿醇咖啡瑜伽生活会所的宣传资料,这种情况尚睿醇咖啡馆不可能不知道。瑜伽馆的负责人一直宣传自己是尚睿醇瑜伽咖啡会所的独立董事,尚睿醇全国连锁咖啡的合伙人。在瑜伽馆的会员卡上还写明,瑜伽馆的会员凭卡在咖啡馆消费可以打折。如此宣传,会员们有理由相信两家是一伙的,她们认为咖啡馆应该承担责任。

  咖啡馆称瑜伽馆仅是房客

  在尚睿醇咖啡馆,记者见到了该店的负责人郭先生,他介绍,这个瑜伽馆有很多名头,究竟叫啥名他也说不清,只知道这个瑜伽馆与咖啡馆是租赁关系,但没有租赁合同。该瑜伽馆和咖啡馆也有一个关系叫做消费合伙人,瑜伽馆一年交给咖啡馆3万元租金,租赁期到今年7月31日为止。瑜伽馆到今年8月中旬还在经营,咖啡馆工作人员曾告知瑜伽馆,说不租给他们了,他们承诺去找新址,但9月初还带着会员来上课。面对这种情况,咖啡馆工作人员报警,警察来了以后发现这里的消防不合格,随即查封。针对会员提出的,瑜伽馆冒用尚睿醇咖啡馆的名义招揽会员的事,郭先生称,这是瑜伽馆的个人行为,咖啡馆不知情。这两天,会员们到尚睿醇咖啡馆来维权,严重影响了咖啡馆的经营。郭先生希望瑜伽馆的负责人能站出来,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瑜伽馆可能涉嫌诈骗

  针对此事,记者联系了刘继业律师事务所的商永辉律师。商律师的观点是,瑜伽馆在即将停业的时候,仍然在招揽会员。按照有关法律规定,明知自己不能履行合同,还在招揽客户进行收费,办理预付消费卡,数额巨大,可能涉嫌诈骗。针对该事件中尚睿醇咖啡馆和瑜伽馆之间的应该承担的责任问题,商律师认为,首先要看瑜伽馆有没有工商营业执照,如果没有,该瑜伽馆就是咖啡馆的一部分,咖啡馆应该对此事担责。如有有工商营业执照,这就是两个独立的法人,该瑜伽馆冒用咖啡馆的名义招揽会员涉及两种关系,这可能是属于混淆行为,咖啡馆对瑜伽馆的混淆行为不予以制止,应该对会员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这也可能属于表见代理行为,普通人无法分辨瑜伽馆和咖啡馆是不是一家,属于善意第三人,瑜伽馆作为侵害消费者权利的责任人,应该承担责任,如瑜伽馆不承担责任,咖啡馆也应该对会员们的损失承担责任。会员们告诉记者,他们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利。 记者 刘连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