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11岁的孩子负气离家,全家人想尽办法苦寻3天3夜无果,遇到这样的事换作谁都会心急如焚。7日,本报刊登寻找小帅的寻亲稿件后,传来一个令人欣喜的消息,小帅找到了。

  苦寻两天无果 家人忧心

  小帅的父母离异,母亲失去联系,父亲在山东省威海市另组家庭。小帅平时寄住在公主岭市范家屯镇的大伯家中,在当地读小学五年级。小帅17岁的姐姐小月在桂林路附近打工供弟弟读书。由于经济负担太重,今年暑假,小月将小帅接到自己在桂林胡同附近的租房处同住,计划9月8日送其去威海。4日18时许,小帅得知自己不能继续读书,要被送到父亲家后闷闷不乐,趁姐姐下楼买晚餐的工夫负气离家出走。随着小帅失联的时间越来越长,家人的情绪也越来越低落。小帅的父亲朱先生得知此事后,立即坐火车从威海赶往长春。6日14时许,全家人在桂林路周边苦寻40余个小时无果后,家属朱女士向本报“寻亲记”栏目求助。

  本报牵线展开寻人接力

  记者核实情况后,紧急将寻人消息整理完毕,第一时间扩散至吉林好人爱心协会、吉林省志愿者联合会、爱心车队和多个志愿者服务队。失联男孩离家前只在随身书包里装了一件外套和几件玩具,身无分文的他饿了、渴了、困了该怎么办?小帅的下落牵动着越来越多长春人的心。得知小帅暑假期间喜欢到南湖公园玩,有市民带着存有小帅照片的手机,到南湖公园展开“地毯式”寻人。“寻人信息已经扩散给车队队友,我们现在都在路上一边拉活儿一边找。”18时许,的哥于先生给本报新闻热线打来电话。“这孩子走失的地方离我的理发店不远,已经发动身边人一起找。”23时许,中国好人刘健军给记者的微信发来消息。6日深夜,除了沿街苦寻小帅的朱家人,热心市民陈光、邸龙等爱心人士和公益组织也加入到全城寻人的队伍中来。

  失联67小时后传来喜讯

  7日13时许,在小帅失联约67个小时之际,本报新闻热线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这次终于传来了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我们这里有一名11岁的小男孩,他不肯说出家人的名字,和《长春晚报》7日3版刊登的小帅十分相似,你们快来看看是不是他……”长春市救助管理站刁科长说。记者核对男孩的全名、身高和衣着后,立即赶往西安大路长春市救助管理站,同时通知小帅的家人。14时30分许,长春市救助管理站管理科副科长杨洋将一名身穿白色半袖、蓝色短裤的男孩带出来,他正是大家苦苦寻找的小帅。“爸爸,你别打我,我再也不离家出走了……”这是小帅看到爸爸后说的第一句话。看着小帅哭着扑到爸爸的怀里,父子俩相拥而泣,小帅的姐姐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孩子终于找到了,平安无恙,这是最好的消息。

  男孩平安回家 家人感谢本报

  据了解,4日18时许,小帅离家出走后在桂林胡同附近游荡,在此期间,他曾看见过家人沿街在找他,由于不想离开姐姐,同时害怕被送到威海,他故意躲了起来。21时许,他在桂林路附近的一家商业银行ATM机大厅内睡着了。

  5日1时许,110巡警发现了小帅,将其连夜送至长春市救助管理站。“我不回家,你们给我找个地方吧,我就在这里不走了。”小帅说。“这孩子被送来以后,问父母的名字、工作单位和联系电话都说不知道,甚至还谎称自己是被遗弃的,被父亲打出家门……”杨洋说,看到小帅执意不肯回家,救助站为他安排了食宿,打算熟悉两天后再和他沟通,“正巧刁科长看到《长春晚报》的寻人稿件,就打电话联系到你们。”据了解,像小帅一样离家出走的孩子不在少数。多是因为父母工作忙,和孩子沟通少,孩子的想法不能及时和父母表达,遇到一点不顺心的小事儿就离家出走。“这一走就不一定走到哪里去了,希望做家长的能勤与孩子沟通。”杨洋建议。“谢谢《长春晚报》帮我们找到孩子,谢谢长春市救助管理站帮我们把孩子照顾得这么好,没有你们就找不到小帅。”小帅的爸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