肇家星/图肇家星/图

  8月30日,记者在珲春市人民医院住院部见到了因上山采药被黑熊袭击受伤的罗群英。据其家属介绍,罗群英头部受伤严重,四肢、身体也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但所幸在及时救治下,目前没有生命危险。

  上山采药与同伴走散

  8月29 日,对于罗群英一家来说,就是“噩梦”开始的一天。当天早上,她和自己的外甥张永胜还有一个同乡一起搭车来到珲春市哈达门乡三道沟和二道沟之间的山林里采药。 “我们在山脚下下车后,就一起进了山。平时我们都是哪里有零活就到哪里去,但这几天刚好没什么活儿干,就想上山采些五味子卖。”张永胜说。三人自顾自的在山林里寻找起五味子。

  大概9点多的时候,张永胜只能看到离自己不远的同乡却看不到了二姨罗群英。张永胜说:“我二姨是个要强的人,平时干活儿她也不愿意落在人后面,我猜她可能想多采些五味子,应该也不会走太远。”虽然和罗群英走散了,但张永胜并没有过多地担心经常上山采摘的二姨。一直到11点多,张永胜和同乡都走到上山前约定好的山路上了,依然没有看到二姨的踪影。

  一边等一边向山上张望,但仍不见二姨下山的张永胜有些着急了。他拿出手机打了二姨的电话,却无法接通,又打了家里的电话,却被告知罗群英并没有回家。“不会还在山里吧?她应该会记得约定好的时间呀。”张永胜和同乡在附近边喊边找了起来。

  惨遭袭击让女子面目全非

  快12点时,张永胜的手机响了,是她媳妇打来的,“二姨受伤了,人在二道沟附近的‘小林子’蛤蟆沟,张武仲已经开着车过去了。”挂了电话,张永胜和同乡也立即朝蛤蟆沟走去。

  张武仲是罗群英的远亲,当天他因感冒身体不舒服没有一起进山。他告诉记者,蛤蟆沟的老板媳妇用罗群英手机打电话给张永胜媳妇,说罗群英被“狗”咬伤了。“可能是她误进了蛤蟆沟的院子,被看

  家的狗给咬了吧。”张武仲说。

  然而,到了蛤蟆沟以后,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罗群英吓傻了。罗群英瘫坐在蛤蟆沟院外的地上,让人不敢相信的是,早上还好好的她,中午却已经是面目全非。“她左脸上的肉掉了下来,左耳后也有一个乒乓球大小的窟窿往外流着血,右眼、额头都受伤严重,左胳膊、左大腿和胸部还有多处伤口,十分骇人。”张武仲说。

  此时的罗群英已经无法进行语言交流。蛤蟆沟老板的媳妇告诉他们,她发现罗群英时,她正连滚带爬地栽到了自己家院外,当时还能说话,她说自己被“狗熊”咬了。大家这才知道,电话中说到的“狗”原来是“狗熊”。大家立即将罗群英抬上车,送往珲春市人民医院救治。

  意外受伤让家庭陷入困境

  当天下午的手术用了3个多小时,经过珲春市人民医院的抢救,目前,罗群英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罗群英出事时,她的丈夫朱福顺正在哈尔滨打工,30日上午,朱福顺赶回了珲春。尽管在电话里已经知道了妻子的伤情,但见了面后,快50岁的朱福顺还是控制不住地哭了出来。他告诉记者,妻子今年48岁,一家人七八年前从贵州遵义来到珲春。夫妻二人平时都在参地里打零工,或者干一些收割、播种等农活,都是出体力的工作,收入并不是很多。他们的儿子刚刚19岁,初中毕业后就没再上学,一个月前刚找到了工作,在木材厂里当杂工。

  朱福顺说,妻子的意外受伤,让他十分心疼,对于今后的生活,他不知所措。他说:“我上哈尔滨打工刚去了3个月,带回来的几千元钱根本不够她治疗的,现在治疗的费用都是老乡们凑的。”

  张武仲也告诉记者,他很替朱福顺一家担心。“治疗完,她的身体肯定也恢复不到从前的样子了,耳后的‘大窟窿’治好了,脖子也是歪的。她一直都是干体力活,怕是以后出不了什么力了。”

  珲春森林公安局及珲春市森林局动保科提醒:近几年来,随着环境的改善,很多林区内都出现了野生动物的踪迹。大家在进入野外、林区内一定要结伴而行,做好防护工作,并且随身携带通信设备。一旦碰到野生动物,可以选择爬到树上,避免遭到袭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