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在重症监护室里接受治疗,家人在门外备受煎熬。石天蛟 摄孩子在重症监护室里接受治疗,家人在门外备受煎熬。石天蛟 摄

  17个月大的宝宝,原本该在家人的呵护下茁壮成长。可是由于被意外烫伤,家住一匡街附近的小鸣却要承受痛苦。“他们家经济条件不好,孩子父亲常年患病,孩子母亲没工作,为了给孩子治病,一家人四处借钱,你们快帮帮他们吧。”29日8时许,小鸣奶奶的原领导白伟致电本报。10时许,记者来到吉大一院9号楼,见到了小鸣的父母。

  扒翻滚烫油碗 男婴全身30%被烫伤

  15日20时许,由于小鸣的父亲胡先生外出办事,小鸣的母亲于女士在家一边带孩子一边做油炸丸子,她把剩余的油倒进碗里放在厨房的窗台上,转身把油锅放进洗碗池里正准备刷时,身后却突然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孩子伸手把油碗扒翻了,他左侧脸、左胳膊和左手上全都烫脱皮了……”于女士说起当时的情景,声音有些颤抖。于女士下意识地冲过去抱住小鸣,小鸣身上的热油沾到到她手腕上,瞬间鼓起了一堆水泡。顾不上自己双手传来的疼痛,于女士立即把孩子抱到水龙头下面冲冷水紧急降温,抓起棉被包住孩子就往楼下跑。当晚,小鸣被紧急送往吉大一院烧伤外科。记者在吉大一院开具的病情说明上写着:“患儿因全身多处热液烫伤后皮肤破溃,创面30%TBSA2度。颜面部、前躯干、左上肢、右下肢可见烫伤创面,左前臂可见环形创面。需给予特级护理,重症监护,多功能监护,吸氧,建立经脉通络,补液治疗,纠正休克及离子紊乱、抗炎对症治疗……”等内容。

  父亲患病多年 治病钱难住清贫家庭

  医护人员为小鸣做了紧急处置后,将其送入ICU重症监护室接受治疗。据了解,小鸣的父亲胡先生于2007年查出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在连续7年的治疗中,不仅花光了家中积蓄,还欠下不少外债。小鸣的母亲曾在彩票站打工,后辞职在家专职带孩子。小鸣的爷爷是一名保安,奶奶郭女士是一名刚退休不久的保洁员。“我以前工作的公司倒闭了,我曾经跟朋友学过做销售,也曾尝试去医药公司打工,可是由于身体虚弱总是力不从心。”胡先生说,正当他打算继续找工作时,孩子却出事了,“现在我家还欠亲朋好友5万余元的债务没还,我们就算卖房子、卖血也得救孩子。”“患儿刚入院时血压高达200至220,目前我们对其实施保守治疗,同时观察其皮肤自己生长的情况,后期如果有长不上的皮肤还需要做植皮手术。”据主治医生周医生介绍,由于小鸣年龄小,骨骼还在不断生长,保守说也需要5次以上的手术,而后期的手部整形、功能恢复也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治疗费用十几万元。周医生表示,血压偏高易引发脑疝等症状,虽然经过药物治疗后,小鸣的血压已经降至110至140,不过仍需继续观察血压变化。

  5天时间1800余人捐善款7.6万余元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截至29日,小鸣在重症监护室已经度过了15天,目前已经花掉7.5万余元。16日,在热心朋友的帮助下,胡家人在轻松筹上发起求助募捐。“5元、10元、100元……”在短短5天里,共1869人向小鸣伸出援助之手,共捐善款6.3万余元。由于着急用钱,募捐时间还没有结束,胡家人便提前提起取款申请。“郭女士虽然已经退休了,我们不能看着孩子有难不帮。”郭女士的原单位领导白伟为胡家送去1万元善款,并发动其他员工送去善款3000元。小鸣烫伤后有很多爱心人士到医院想看望孩子,他们陪着胡家人在重症监护室外面守着等医生告诉孩子的最新病情,他们鼓励和安慰胡家人,这些来自社会各界的关怀令胡家人看到了希望。“我和我的家人代表孩子想对帮助孩子的各位爱心人士表示由衷的感谢,孩子长大后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孩子,相信孩子一定会回报社会,回报这些好人,好人一生平安。”胡先生说。如果您也想帮助小鸣,可以联系本报新闻热线电话:89866777,小鸣母亲于明爽的中国工商银行账户号码为:6212264200015945613。 记者 何少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