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晚报记者 刘连宇

  9日,市民张女士向记者爆料,位于自由大路宏泰商城二楼的鼎颐健身不知为何突然停业,令她感到气愤的是,就在健身俱乐部即将关门之前,业务员还在不断地做宣传,让大家办卡。

  8月5日关门

  7月31日还在办卡

  9日中午,记者来到宏泰商城,十几位鼎颐健身俱乐部的会员聚集在宏泰商城楼下,准备找健身俱乐部的负责人讨要说法。

  张女士说,鼎颐俱乐部是2015年3月份开始试营业的,推出的优惠是年卡1399元,并赠送一年,张女士是首批办卡的会员。今年4月份,张女士又续办了卡,这次优惠更大,两年只需花费1000元。张女士说,今年8月5日,鼎颐健身俱乐部突然停业,但在停业之前,这家健身馆的业务员还在不断地让市民办卡。一位姓石的会员向记者出示了他的鼎颐健身俱乐部入会申请表,上面显示入会的时间是7月31日。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利,会员们建立的一个微信群,记者被邀请入群。

  俱乐部关门很突然

  工作人员也很意外

  记者和十几位会员一起来到了鼎颐健身俱乐部,俱乐部门外有两位工作人员正在做登记。其中一位姓周的女士称,她虽然不是老板,但算是一位负责人。她对记者说:“健身俱乐部关门的时候,她也觉得很意外。”周女士平常负责到宏泰商场交电费,与商场方面有沟通,她所了解的情况是,健身俱乐部最近两个月经营状况不好,关门那天,商场方面突然来人说要断电,还说房租已到期,让健身的会员拿东西赶紧离开。周女士说,老板给她的指令是先登记健身会员的情况,然后再研究如何处理。 就在大家正在沟通的时候,来了一男子,他是来找健身会馆来讨钱的。原来,健身俱乐部与宏泰商场合作的时候,花6000元一个月租了宏泰商场一块场地当停车场。后来健身俱乐部又把这块场地以5000元一个月的价格租给了该男子,条件是别人停车可以收费,但健身俱乐部的会员停车免费。该男子把最后一个月的钱交给健身俱乐部之后,俱乐部突然停业,他是来讨要最后一个月租金的。周女士说,现在俱乐部和宏泰商场方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不清楚,这事得找老板。

  关门后会员咋办?

  俱乐部方面提出两个方案

  在周女士的带领下,记者和一些健身会员进入了俱乐部内部。在健身俱乐部门口,记者看到了一个通知,说鼎颐健身会馆在金川街和浦东路交会处与一家游泳健身会馆达成协议,但这家健身会馆正在装修,需要两个月时间,这期间让会员们暂时到繁荣路与亚泰大街交会处的鼎颐健身俱乐部二店去健身。

  会员们对此不认可,有一些人去过新的健身馆,现在还没装修,将来能不能使用大家心里都没谱。大家在宏泰商城这里健身都图方便,突然去那么远的地方太不方便了。会员们希望健身俱乐部的老板出面,把事儿跟大家说清楚。 记者和健身俱乐部的会员见到了宏泰商场的一位负责人,该负责人说,健身俱乐部和商场合同到期了,商场不租给他们场地很正常,现在健身俱乐部还欠着商场钱呢。一名健身俱乐部的会员告诉记者,既然商场和健身俱乐部之间有账目纠纷,而且合同即将到期,这种事健身俱乐部的负责人应该知情,可为什么要关门了,还不停地招揽会员?“我们的想法是,如果健身俱乐部想要让我们上别的地方去健身,得征求我们的意见如果,我们不认可,就应该退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