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逃27年的刘兆安归案。警方供图潜逃27年的刘兆安归案。警方供图

  新闻提示

  27年前,长春市发生一起杀人抢车案,其中一名嫌疑人始终逍遥法外。办案民警面对被害人两个女儿期盼的眼神,斩钉截铁地承诺:我们一定将杀人凶手抓捕归案!27年来,一代又一代长春公安民警克服艰难险阻、拨开重重迷雾,不改抓捕的决心与信念、不曾放弃对正义的伸张,直至使命完成。命案必破、除恶务尽、一诺千金。

 

  “我们姐妹从美国专程赶回来,就是要当面感谢你们将杀害我父亲的最后一名凶手抓到!27 年了,我们姐妹已经放弃,但是你们没有放弃,你们兑现了当初的承诺!我们所有亲属都衷心地感谢长春公安民警!我的父亲也可以安息了……”4月21日上午,已定居美国的崔彤彤姐妹二人来到长春市公安局,当见到市公安局法制支队副支队长孙志远、民警李宾时,姐妹二人激动地说。

  突发刑事案件 一双姐妹变孤儿

  1989年11月3日晚,崔彤彤的父亲开着刚买三天的红色出租车,送女儿去市内某医院上夜班。 崔彤彤到达医院后,老崔就调转车头走了。当他行驶到人民广场附近时,遇到3名年轻男子打车,问明去处后便拉上3人消失在黑夜中。 1989年11月4日,原长春市公安局郊区分局乐山镇派出所民警接到村民报案,在派出所不远处沟里发现一具男尸。接到报案后,长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郊区分局刑警队现场勘察人员和侦查员立即赶到现场,并证实该男子系他杀。 同时,乐山镇派出所又接到村民报案,尸体发现地点向南两公里外、临近新立城水库的田地里,发现一辆红色出租车。经民警核实,这辆车就是老崔的出租车。在当时经济尚不发达的条件下,出租车司机很多时候成为犯罪分子侵害的对象。 11月4日下午,办案民警找到崔彤彤询问相关情况,她才知道父亲已被害。当时,她无法相信这是真的,先后失去双亲的打击,让姐妹俩无法接受,一个家就这样破碎了。 虽然过去了27年,但崔彤彤却一直无法释怀,父女离别的画面总在眼前挥之不去。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公安机关尽快破案,将杀害父亲的凶手绳之以法。

  名片漏出端倪 两名嫌犯自首

  当时,抢车杀人案影响巨大,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原郊区分局刑警队立即成立专案组,指挥部就设在乐山镇派出所。随着侦破工作的开展,一条条线索向指挥部汇聚,而出租车后座上一沓崭新的名片,更是引起专案组的高度重视。 名片有10张,上面显示为辽宁省营口市某有色金属制品公司经理王某某。专案组立即抽调几名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赶赴营口市,按照名片所留地址找到王某某。王某某承认名片为其所有,但称从没有一次发出过10张名片,更没有发到长春去。 通过分析,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认为王某某没有讲真话。如果名片是其他乘客所留,那么不管嫌疑人夜晚上车是否发现,行凶时的剧烈动作都会使名片发生弯折,至少会有印痕。这些名片一定是王某某公司人员丢失的,而他一定知道这个人。 面对民警的“回马枪”,王某某十分慌张,沉默一会儿后,终于道出了原委。原来,名片是他外甥刘兆安丢失的,刘兆安曾在他公司打工,负责营销工作,为联系业务,身上经常携带王某某的名片,后来刘兆安嫌挣钱少就离开了。 11月4日下午,刘兆安和朋友常成久、刘庆尧突然找到王某某,三人神情紧张,称他们与别人有纠纷,不小心将名片丢失,怕对方按着名片找来,刘兆安叮嘱王某某如果有人来问,就说不知道。 民警按照王某某提供的地址,对刘兆安等3人实施抓捕时,发现3人已没了踪影。办案民警分析认为,该起案件就是刘兆安3人干的!抓捕刘兆安、常成久和刘庆尧3人大网立即展开。迫于强大压力,常成久、刘庆尧二人很快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除刘兆安潜逃外,其它两名凶手得到严惩,崔彤彤心里得到一些宽慰。由于妹妹年龄很小,被人收养后远走日本。崔彤彤变卖父母遗产后,也远赴美国打工维持生活,但她最放不下的事儿就是还有一个凶手逍遥法外。 “孩子,你放心到美国生活吧,只要最后一名凶手不能到案,我们就会一直追下去,直到他 认罪伏法,不管多久。”耳畔回想着时任专案组组长李占河的叮咛,崔彤彤远走海外。

  承诺就是军令状 追凶获转机

  一诺千金,等于立下了军令状,只不过落款没有时间,每个人都认为有效期为“永远”。 此后20多年间,市公安局刑侦、预审等多部门辗转全国各地,多次对刘兆安展开抓捕,但都没有收到预期效果,侦查抓捕工作从未放弃。每逢有办案民警退休、调岗,就把此项工作像接力棒一样传递下去,虽有遗憾却盼望继任者能将凶手绳之以法。 “稍有线索,我们就顺线追查布控,即使在办理其它案件时,也时刻关注着此案在逃嫌疑人的行踪,辽宁、河北、深圳等地不知去了多少趟,坚信通过努力会收到回报。”时任专案组预审中队队长关世辉说。 2009年9月,市公安局将刘兆安列为重点网上逃犯,可结果却依然没有踪迹。随着岁月流逝、 证据灭失、人员更替,追逃难度不断加大。 2016年年末,长春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吕锋要求各级公安机关加大积案的破获和逃犯的抓捕力度,法制和预审部门合并后的法制支队对历年案件遗留线索重新梳理, 抓捕刘兆安被列为头号案,确定“紧紧盯住疑犯踪迹不放松,牢牢抓住嫌疑人逃匿轨迹不放手”的工作原则,打响了这场攻坚战。 “必须抓回来,与刘兆安斗法是心结是博弈,否则何谈维护法治公平的正义”,法制支队支队长蒋光伟一语说出了很多办案人员的心声。法制支队副支队长孙志远带领抓逃组民警重新梳理案件,寻找突破口,民警把第一目标放在了刘兆安户籍所在地——辽宁省大石桥市。 由于案件涉嫌抢车杀人,真正掌握实情的直系亲属的配合度很低,调查工作几乎毫无进展。但多年的追逃经验告诉侦查员们,刘兆安能潜逃27年,一定与家里有联系,一定有亲属和朋友作掩护。 2016年12月5日,孙志远带领民警李宾等民警再次赶赴刘兆安老家开展工作。几经辗转,分赴辽宁营口、鞍山,黑龙江大庆、肇东,吉林蛟河等地追踪排查,排除了30多个亲属后,通过大数据比对,终于发现刘家还有两个亲属关系不在名单中。经查,刘兆安作案后先逃至吉林市蛟河投奔其三姨,在当地煤矿做了5年临时工。1994年,他三姨举家迁往连云港市,后又回到吉林市做生意。民警们推测:刘兆安非常可能跟随其三姨家去了连云港市,并隐匿在当地。 “刘兆安很可能就在连云港藏身。”侦查工作获得重大转机,这个亲属关系公安机关一直不掌握,抓捕组的每名民警都有些激动。

  拨云扫阴霾 连云港终擒凶

  2016年12月17日,市公安局联合抓捕组在孙志远率领下,兵发连云港。按照既定方案,民警们小心翼翼地投入到对刘兆安在连云港市亲属的调查工作中。 民警获悉,刘兆安的老舅王某仕在连云港市朝阳镇经商多年,主要经营铝合金门窗安装生意。20多年前,有一自称是其外甥的男子从外地来投奔他,帮助其打理一段生意,后来独自到连云港市开发区朝阳镇郊刘屯做生意了,大家都管这个男子叫“小更”。 经知情人照片指认,民警发现这个“小更”与逃犯刘兆安相貌极为相似,并且刘兆安在户籍上登记的曾用名是——刘兆更。“立即抓捕!”市公安局副局长刘省伦听了孙志远汇报后,果断下达命令。 2016年12月21日,“小更”回家了!“我就是刘兆安,欠下的迟早要还的,我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民警从天而降,当听说是长春市公安局的民警,“小更”异常平静地说道。12月22日,刘兆安被押解回到长春市,审讯工作同时展开。 “一切都结束了,这么多年我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总是梦到死去的司机向我索命,总是听到两个同伴因为我逍遥法外质问发难,多过一天是一天。”刘兆安对于27年前伙同常成久、 刘庆尧在长春抢劫杀害出租车司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并将自己的逃亡之路和盘托出。 27年来,侥幸逃脱的刘兆安在胆战心惊中度日。为了藏身,他结婚不敢登记,生孩子不敢上户口。20多年来,刘兆安娶了两个妻子,却没有办理结婚证,他说自己身份证丢了,没时间回老家办。妻子生孩子不敢上户口,怕公安机关要父亲的身份证。

  2015年,刘兆安的父亲去世,他没敢回家祭奠,怕被公安机关抓获。为了藏身,刘兆安不敢用真名。他对外人说自己叫刘兆更(曾用名),做买卖不敢跟对方签合同,只好找一个中间人帮忙签合同,自己给对方提成,挣100元钱就要给对方40元。 “我大女儿17岁,上海某著名大学的学生,是我一生的骄傲;小女儿聪明伶俐,很懂事。” 刘兆安一脸茫然地说:“真的对不起受害人一家,我当时年轻冲动,如今会用生命为曾经的错误埋单。”

  长春晚报记者 杨光

  通讯员 王险峰 杨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