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资料图

  正午的阳光暖融融,尤其在东北长春这样一个严寒的冬季,尤为让人惬意。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让屋内的大朋、小雯似乎意识到了“不祥”,犹豫之后,小雯还是起身打开了房门,进屋的是几名穿着警服的公安。大朋没有任何反抗,他明白,这是意料中迟早要发生的……这天是2012年12月29日,而他与女友小雯离开以前的租住房,搬到长春市宽城区金街上这个房间刚刚12天。

  偷房东钱 事情败露 搬家潜逃

  公诉机关指控,2012年10月5日至12月17日,大朋利用租住在长春市绿园区万福街某住宅一插间期间,趁房东所住的房间门没有上锁之机,分6次共盗窃人民币11800元……

  大朋,1986年生人,初中文化,案发前与小他三岁的女友小雯就职于长春市绿园区一家美容院,二人都是美体师。按说,这俩个外来进到省城务工的青年,有这样一份有手艺的工作还算可以,城市中的日常生活消费对于二人的工资来说还不算难事,尽管有时稍一激动到月底就入不敷出了,但懂事的小雯从来不因为钱的事跟男朋友大朋计较。2012年8月,两个人通过招租广告在单位附近租了一个插间,和房东两口子住邻居,每个月550元房租,按季度月初交款。

  从农村进城的女孩子,面对都市的繁华和橱窗里漂亮的衣着服饰不心动是假话,可小雯知道,当下是她和男朋友努力爬坡的阶段。为攒钱过日子,小雯懂得省吃俭用,把节省下来的钱存进银行卡里。这一切,大朋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可一段时间后,大朋发现,他和小雯这样努力下去,即便再过几年甚至十几年,他们的生活状况依旧很难改变。大朋每天夜不能寐或起床前睁开双眼时,似乎都要问问自己怎样能赚更多的钱。

  2012年12月8日,大朋起床晚了,对小雯说,“你等我一会儿,咱俩一起走。”听到房东大姐出门走了的动静,大朋懒洋洋地起床了,“你去门外边帮我看着点。”大朋几乎命令式的语言让小雯有些反感,“你就嘚瑟吧!”小雯撇下这话,还是走到门外站着去了。不多时,大朋招呼小雯一起去上班。到了单位,小雯手头有活去工作了,大朋悄悄从小雯背包里取出小雯的银行卡,趁机溜出单位,在附近找到一家银行,往小雯的银行卡里存进了1500元,自己留了1000元。警方在侦查中发现,大朋这2500元是当日从房东家里偷来的,这次小雯站在门口实质就是为大朋“望风”。

  12月17日,大朋和小雯两个人都起来晚了,起床后,大朋发现隔壁房东屋内没人,“你去门外面帮我把把风。”大朋的话这次让小雯真急了,“你总这样,万一有一天被人发现怎么办?这日子没法过了……”小雯的不满并没引起大朋的重视,甚至开始强势要求小雯出去帮他“望风”。见男友执拗不听劝说,小雯一时没了主意,只好像12月8日那样走到了门外。自打有了12月8日的那次经历,这次小雯似乎也放松了许多,见大朋又一次成功进入到了房东卧室,小雯决定先去买早餐。“我下楼去买早餐了。”小雯冲屋子里的大朋喊了一嗓子,自己下楼了。可当小雯端着热气腾腾的早餐回到插间,看见大朋已经瑟瑟发抖。

  “咋地了?出啥事了!”撂下早餐,小雯急促问大朋。

  “我闯祸了,可能房东卧室里安装监控了,我们得赶紧搬家。”大朋的话顿时让小雯惊在原地好一阵子,然后她转身飞奔下楼张罗租车准备与男友搬家。

  两个月潜入房东房间共盗取11800元

  在搬家的车上,大朋跟小雯说了实情。之前,小雯没参与过,大朋也没告诉过小雯。大朋说,这是因为他总觉得他和小雯虽然没结婚但已经住在一起过日子了,钱都放在一起花,偷钱的事先不能跟小雯说。但作为大朋的女朋友,小雯更是后悔不已,大朋曾经用这些不干净的钱给她买过鞋子和手机,她后悔当初不及早劝诫大朋,毕竟在这最后两次之前,她已经有所察觉。小雯回忆起,2012年11月中旬的一天,大朋塞给她600元钱,握着她的手,说自己中奖了,这钱是刮奖得来的。时间过了五六天,大朋和小雯两个人吵架了,“你知道我一天天有多累吗?前段时间给你的钱,是我偷的,你以为我手气有那么好吗?一下中600块!我为咱俩的生活付出有多大!”小雯沉默不语,因为后来她也参与两次“望风”,这一幕幕仿佛过电影一样。

  大朋说中了,最后一次大朋光顾房东卧室,取钱后转身的瞬间发现了摄像头黑洞洞地对着他……的确,就在这之前,房东两口子确实在卧室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

  大朋屡屡得手,这事还得怪房东两口子太大意了,用房东两口子的话说,虽说大朋和小雯是租房户,可他们相处得比较融洽,正因为这个,只要插间里大朋和小雯在,他们两口子离开卧室都不会锁门。

  案发前,房东曾4次察觉放在家里的钱莫名其妙地少了4次:2012年10月20日前后,放在电视柜里的钱少了1300元;2012年11月10日,放在洗衣机里的钱少了2000元;2012年11月16日,同样放在洗衣机里的钱少了3000元,还有一次发现大衣柜里的钱也少了挺多……屡次发现钱少了,为啥不报案呢?房东男主人说,开始因为丢得少,他和妻子之间还相互以为对方花了,也没太计较,当时根本就没想到这钱是被人偷走了,后来因为总丢钱,房东两口子就说起这事了,安装监控出于男主人为了证明自己清白,既然女主人说没动这钱,男主人也没拿,安装个监控摄像头,这样谁动了这钱,也不用解释,看看录像就行了。2012年12月临近中旬,房东的初衷很快落实了。可他们万万没想到,摄像头安装不久,12月17日,家里再次发现少钱了,因为这期间家里根本就没有外人来过,所以,为了不与妻子就钱财的问题发生矛盾,房东男主人偷偷地回放了录像,大朋的身影让房东一切都明白了,家里曾经少钱的事似乎一下全都集中在大朋身上。房东说,每次他们两口子都会把工资和奖金放在一个灰色背包里,背包先后放在电视柜、洗衣机和大衣柜里面,而且钱包里的钱少说有5000-6000元,多说有10000元,而丢了的钱累计有11800元。而此时,租住在插间的大朋和小雯早已不见了,于是,房东马上报警了。

  房东认为是小摩擦导致偷盗报复的恶意

  虽然人走屋空,但警方的介入很快惊动了大朋,大朋联系上房东,要求房东给他一周时间还钱,但一周过去了,大朋那边始终没动静。于是,文中开头的一幕,让本案很快进入了警方侦查和后续的司法程序。2012年12月30日,大朋被长春市绿园区公安刑事拘留,因涉嫌犯盗窃罪,于2013年1月29日被批准逮捕。公诉机关认为,大朋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庭上,在庭审举证、质证过程中,载明被告人大朋2012年12月17日在房东家实施盗窃的影像资料光盘很是惹人注意,大朋却不敢多看那光盘一眼,甚至侧头移开视线试图躲避着什么……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大朋无异议。大朋的辩护律师,吉林敦宜律师事务所的侯雪梅当庭辩护,认为大朋庭审自愿认罪,能够积极返赃,建议对被告人大朋从轻处罚。

  庭审中,房东回忆起他们与大朋曾经的小矛盾:租房期间,起初大朋这边水电费是自理,后来大朋这边的水电费房东承担了。房东媳妇一日发现大朋屋子里用电取暖,她就过去劝大朋,让他注意节俭点,并没让他额外交电费,大朋也同意了。房东怀疑,可能是因为这点摩擦导致大朋起了偷盗报复的恶意。

  人已落网,除了挥霍掉的钱,追回的赃款已返还给房东,大朋的亲属替大朋补上花掉的钱还给房东。

  2012年12月30日,小雯因为涉嫌盗窃罪被取保候审。

  法不容情,大朋过往的案底在法庭上被再次提及,2005年国庆节刚过,刚刚19岁的大朋一时冲动犯下了抢劫罪,入狱服刑,2009年夏天刑满释放。

  2013年8月9日,大朋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