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马丽”变身记

  新华社长春12月1日电(记者徐子恒)吉林省白城市通榆县新华镇新丰村有个扶贫“女汉子”,人送外号“超级马丽”。短头发、力气大、能抓鹅、能翻墙……但以前,她并不是这种“画风”。

  2020年,是马丽担任驻村扶贫工作队员的第五年。五年前,她第一次来新丰村就赶上大雨。她在雨中扶着墙边,每走一步都要靠垫砖头开路。新丰村曾是深度贫困村。村民们初遇这个面庞清丽、长发披肩的扶贫干部,一度质疑她是“县里派来走过场的”,甚至有贫困户给她吃闭门羹。

马丽在给村民打扫卫生马丽在给村民打扫卫生

  马丽一进村就剪了短发,不再化妆,帮村民推农机、扫猪圈。有一次她正走访一户村民,隔壁院子有急事喊她,她直接翻墙跳过去就着手处理。见识到她的“身手”与改变后,村民消除了心理隔阂,与她的距离近了。

  五年下来,新丰村变美了,马丽却变黑了、瘦了,力气也变大了——50多斤一箱的地瓜她搬起就走。

马丽在和村民聊天马丽在和村民聊天

  她的胆子也变大了。以前她只敢在县城里开车,且每次还得有爱人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现在不用他‘坐镇’了。我在村里把驾驶技术练熟了,胆子也练大了。村里哪里有土坑土包、怎么躲避、方向盘打多少,我都门清。”她说。

  驻村以来,马丽的头发也变得越来越稀。前几天她又去烫了个头——为了让头发显得密一些。由于常年的“饮食不规律+泡面常相伴”,今年体检,她被查出有甲状腺炎和胆结石。

  马丽的女儿今年9岁,也曾感慨妈妈没有以前漂亮了。在写给女儿的一首诗中,马丽如是表述:“青春需要梦想,这样才不负青春一场。”

马丽把大鹅装袋帮村民销售马丽把大鹅装袋帮村民销售

  在以“超级马丽”为代表的驻村工作队扶持下,新丰村通过光伏产业、合作养殖、种植中草药等项目,于2019年实现整村脱贫出列。“心中若有桃花源,何处不是云水间,新丰村不就是我第二个家吗?”马丽说,村民们对她来讲,如今个个都是家人。

  “我变‘丑’挺好,这样才更衬托出新丰村的靓丽,谁能说这不是另一种美呢?”马丽说。

  北大高材生“入赘”贫困村记

  新华社长春12月1日电(记者金津秀)雪后,地处长白山东麓的春阳镇老庙村银装素裹。天蒙蒙亮,家家户户飘出缕缕炊烟——只有一户例外。村民李丰收发现了隔壁院里“高冷”的烟囱。“这帮小伙子,准是又熬夜加班忘了添柴火。”说着,他拾起一捆杂草推门进去。

  院里住着驻村工作队。村子所在的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汪清县,曾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7年,金星辉从共青团延边州委下派到这里担任驻村第一书记。

  “北大来的?”“学的国际政治?”……金星辉的文凭在城里很吃香,但在偏远贫困村却受到“质疑”。在村民眼里,他是连土话都听不懂、对农业生产一窍不通的“局外人”。

金星辉(右)成了老庙村赞不绝口的“女婿”。2020年4月22日摄(受访者供图)金星辉(右)成了老庙村赞不绝口的“女婿”。2020年4月22日摄(受访者供图)

  木耳虽是老庙村特产,但在金星辉驻村前,村民培育木耳都是各干各的。木耳产量上不去,质量也参差不齐,卖不出好价钱。“有的贫困户一连数月收入为零。”金星辉回忆刚驻村时的情景说。

  为把食用菌产业做起来,他奔走多地请来农技专家,村民对此并不是很买账,说他“净整花里胡哨的东西”。金星辉挨家挨户动员,没少被“怼”,急得夜里在凹凸不平的土炕上辗转反侧,好几次想打退堂鼓。

  “既然放弃大城市高薪来扎根贫困村,就一定干出个样来。”他暗下决心,带着驻村工作队上门入户,劈柴烧火、买药送医……从被误会的“高材生”折腾成靠谱的“村管家”,谁家发生大事小情,都愿意去找“说话准好使的小金书记”。

金星辉(右)走访贫困户家。2020年4月22日摄(受访者供图)金星辉(右)走访贫困户家。2020年4月22日摄(受访者供图)

  2015年,老庙村贫困发生率45.8%。扶贫工作队驻村后,通过发展食用菌产业、开拓公益岗位等举措,当地2019年实现整村出列。村容村貌大变样后,村民还用上了新式旱厕、太阳能庭院灯等新装备。在脱贫中“不看广告看疗效”的村民们,也开始酝酿一项新任务——当年“没人入眼”的金星辉,成了大家争抢的“女婿”。

  今年8月至9月,吉林遭遇台风“三连击”,金星辉经常夜里加班巡河,累得腰椎间盘突出复发,一度无法下地走动。村民们很是心疼,竞相张罗说个媳妇照顾小金书记,结果才知道金星辉原来是已婚人士,为了“大家”脱贫已经很久没照顾到“小家”了,从而给村民们造成单身汉的错觉。

  村民李丰收家紧邻驻村工作队的院子。入冬后,查看隔壁烟囱冒没冒烟,成了他的日常习惯。他说,驻村工作队夜里加班总忘烧炕,所以他时不时过来添柴火。

  今年4月,汪清县摘掉贫困帽,金星辉被“看”得更紧了,村民们生怕他离开。一次次的挽留下,金星辉心里暖暖的。“把青春奉献给脱贫一线,值了!”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