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山路社区居民春节写“福”。银山路社区居民春节写“福”。
银山路社区的幼儿园小朋友在表演节目。银山路社区的幼儿园小朋友在表演节目。

  在长春市宽城区团山街道,曾经有一片破旧的棚户区和大洼地,过去人们都称那里为“杨家崴子”,生活在那里的居民饱偿了环境脏、乱、差,交通不方便的苦头儿。近些年,经过棚户区改造,城市基础设施建设提速,杨家崴子已经今非昔比:楼房林立,街路整洁,环境优美,社会和谐,居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长山花园社区:旧貌不断换新颜

  3月5日,在长山花园社区整洁明亮的社区办公楼一楼大厅,居民们正在收看全国两会实况,大家格外专注,不时爆发出掌声。在楼上的活动室里,三五成群的老人有的打牌、有的下棋,很难想象,多年前这里房破、屋冷、门旧、路差,是远近闻名的弃管小区。

  今年70岁的刘凤霞是长山花园社区的老住户。讲起几十年来长山花园社区建设发展的往事,刘凤霞打开了话匣子:“1989年11月,我们单位作为军工企业整体搬迁到这里,那时胜利零件厂家属宿舍区刚成立。我搬来时,住在道边的8号楼,住的插户,一套大中小3室的房子住了两户人家。小区里都是土路,建筑垃圾成堆,穿平底鞋都能崴脚,晚上下班往家走漆黑一片……那时候小区附近铁路那儿是个垃圾场,马路原来是个水泡子,周边生长着大片蒲棒,还养着鸭子。上台新村、华侨城那一带原来是蔬菜大棚。常欣家园那一片都是平房,附近有个豆腐坊,当时小区的居民要去买豆腐,路洼过不去,得铺好多砖头儿。”

  “屋冷过不了冬,房漏遮不了雨,窗破挡不了风,门旧防不了盗,路差走不了车。”这是20多年前长山花园社区的真实写照。1995年,吴亚琴临危受命,到社区当起了居委会主任,社区开始有了起色。

  长山花园社区以前有过几个物业,但服务质量很差,居民们都不满意。2009年冬天格外寒冷,社区老旧楼道的门窗多数只剩门框窗框,破损非常严重,无法抵御严寒,水表接连被冻坏。吴亚琴动员大家把家里闲置的棉衣、被单捐出来,自制门帘抗寒保暖,还用塑料布把楼道的公共窗户钉得严严实实,供暖问题暂时得到了缓解。刘凤霞说,在解聘了3家物业公司后,长山社区的物业管理在社区带领下走上了民主自治之路。

  改变社区面貌,等不来也靠不来。吴亚琴就跟大家一起想办法,那时候没钱买材料,就推点炉灰渣子,捡点方砖铺路。吴亚琴还带着党员在公交站点卖雪糕、捡矿泉水瓶,用一分一毛攒下来的钱买了227棵丁香树苗,种在小区里。2012年,小区里换了楼道窗户,后来又挨家挨户集钱,换的塑钢窗,再后来政府做暖房子工程,小区房子来了个大变样。

  十九大前后,长山花园社区又进行了大规模改造,现如今的社区,柏油路平整,做过暖房子的居民楼粉刷一新,健身器材、花坛、凉亭点缀其间,美如花园。

  “小区里的环境越来越好,居民的生活变得更舒适便捷了,精神生活也非常充实,幸福指数也蹭蹭地往上窜!一些老人专门想来这里买房子,就图小区氛围好。”刘凤霞说,长山花园社区日常活动非常丰富,像消防讲座、健康讲座、法律知识讲座等经常举办。每个月15日的党员学习日更是雷打不动,即便赶上大年三十也照样学习。如今,在长山社区,坚持义务扫雪、照顾独居老人、做居民思想工作的,都是党员走在前头。

长山花园社区居民党员在看全国两会报道。长山花园社区居民党员在看全国两会报道。
团山社区书记史晓艳和社区秧歌队队长付亚云为记者讲述这些年社区走过的风风雨雨。团山社区书记史晓艳和社区秧歌队队长付亚云为记者讲述这些年社区走过的风风雨雨。
银山路社区的居民在图书室看书看报。银山路社区的居民在图书室看书看报。
街道两边的栅栏和围墙上贴满了宣传画。街道两边的栅栏和围墙上贴满了宣传画。

  团山社区所辖的团山小区,是长春市实施保障性住房项目的集中安置区,全市最大的低收入群体和低保群体的聚居地,这里居住着3181户8922名居民,均是来自全市300多个社区的低保家庭和低收入家庭。相比其他社区,这里可以用“四多两少”来形容:低保家庭多,残疾人员多,病弱居民多,“两劳释解”人员多;有稳定收入的人少,健康人少。

  这样一个困难群体“扎堆”的地方,小区的社会治理可是一个大难题。

  3月5日上午9点多,团山小区的活动室就热闹起来,小区秧歌队正忙着排演舞蹈,跟着教学小视频学动作,为“三八节”表演做准备。

  付亚云是秧歌队队长,也是社区的志愿者,她一边跟着学舞蹈动作,一边鼓舞士气:“别看咱们学东西慢,可比以前好多啦,等排好了节目,咱们就是最棒的!”小区活动室里,阳光洒进来,付亚云笑得很开心。谈起现在的生活,付亚云不假思索地说:“日子过得挺好的啦!多亏了社区书记。”

  付亚云口中的社区书记叫史晓艳,她从2010年10月社区成立起便在这里工作,谈起最初小区的治安状况,付亚云感慨万千:“第一批入住的低保居民近4000人,其中不仅有两劳释解人员,更有酗酒滋事人员,近半的残疾居民中还有上百人患精神残疾,其中数十名是暴力型精残人员,人口结构复杂、特殊,又因各自家庭、文化、健康等方面迥然不同,各类矛盾凸显。那时候我们压力很大。”

  要服务好居民,就得拉近社区和居民的距离。社区两委班子成员带头走访,为了安全起见,将网格合并,多人搭伴走访。有些精神残疾的居民,性格孤僻,见工作人员拿着本子登记,就挡在路上或是抠下花池的方砖,将工作人员赶走。为了弄清他们住哪栋楼,得跟踪好几天才能确定。简单的入户走访,也搞得跟侦查破案一样。虽然有辛苦、有担忧,甚至危险,但完成了每户居民最初的入户走访登记工作,使社区了解了居民,走近了居民,也让社区能够有针对性地开展各项服务。史晓艳和社区工作人员这些年来一直坚持早晨上班先到辖区四处走走,看看社区环境、基础设施,和群众聊聊天、唠唠家常,听听他们对社区建设的意见和建议,使居民的诉求第一时间传送到社区党委,居民的怨气和矛盾少了。

  史晓艳说:“我们千方百计与居民沟通,从居民拒社区于千里之外,到双方建立了信任,社区工作逐渐深入人心。”社区工作人员的辛苦没有白费,现在团山小区的居民遇到困难不再大吵大闹、聚众看“热闹”,而是第一时间来找社区,社区渐渐成了居民群众信得过的地方。而通过社区的努力,小区氛围好转,现在社区里见面打招呼的人多了,无故挑事闹事的人少了;主动维护社区治安卫生的人多了,随意破坏环境损害公物的人少了;百姓的笑脸多了,居民之间、邻里之间的矛盾少了;支持工作的人多了,冷眼旁观的人少了。这里跟任何一个商品房小区一样,园区整洁,管理有序、服务完善、和谐互助。

  曾经,小区治安案件平均每天发生两三起,一年下来要有1000多起,现在治安案件一年都不到50起了。而且社区还涌现出不少像付亚云这样的志愿者,他们不仅自己积极参与社区活动,还主动帮助小区里的困难群众,经常做一些公益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