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参,百草之王,中药之首。

  而到了吉林省抚松县才知道,人参,和当地人之间,还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怀!

  长白西麓,松花上游。这个季节的“参乡”也绝不会让你失望。

  很幸运,正赶上人参的“黄金时期”。在抚松县万良镇,让当地人引以为傲的人参市场内人头攒动,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东北三宝”闻名遐迩,“人参之乡”享誉全球,有关“人参”的故事,千百年来也一直在延续、传承。。。。。。

  人参小镇万良

  9月份的抚松县万良镇,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时节。

  镇里的主街路上,“挤满”了往来的车辆和行人,人参交易的最佳季节,这里,自然足够吸引来自全国各地的经销商。

  街路两侧,人参经销店一家挨着一家,只有在万良镇,人参店铺才如此集中。

  临街的一家名为广茂参业特产的店铺格外显眼,总经理徐燕也是忙得不可开交,和人参打了半辈子交道,这里的故事,也从她的讲述开始了……

  明末清初,长白山区采挖野山参己形成规模,成为当地人民群众的主要生产活动和生活的重要来源。而采挖山参逐渐形成一种习俗——放山。

  “从小跟着父亲‘放山’,那个时候虽然苦,但回忆还是美好的。”望着店内琳琅满目的人参产品,56岁的徐燕把我们的思绪带到了那个年代的北山村旁、白石山上。

  徐燕家里有3个姐姐、两个哥哥,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放山”虽然苦,但至少能维持一下全家的生计,所以,每次“放山”,身为小女儿的她也要嚷着和大家一起上山。

  “‘放山’的说道多,那时的工具也老旧,有时我们就拿着一根木棍,危险是常有的,最重要的,并不是每次上山都有收获。”徐燕说,那个时候人参没有统一收购的市场,幸运挖到山参后,每支也就在50元左右,但对于当时来说,却能让一家子着实充裕不少。

  在这之后,徐燕的父亲开始在自家种植人参,出于对人参的了解,规模也在逐步扩大。

  销路是最大的难题!

  当时不到20岁的徐燕凭着一股子拼劲,背上装满人参的背包,毅然登上了南下的火车,上海、广州、海南,她走了好多地方,住地下室更是常有的事。为了让当地人了解抚松万良人参的好处和优势,她曾多次往返,同时,也受过无数次的嘲讽和白眼……

  2007年,徐燕有了自己的公司,种植、加工、销售形成了一条龙模式,主市场也从国内发展到了韩国、日本。

  从最开始的“放山”挖参,到后来的种植人参,再到现在“产销一体化”,徐燕的“人参之路”也一直在改革开放的洗礼中成长和进步。

  “可以说这几十年这里的人参产业发展之路我是看在眼里的,也从中受益了很多,改革开放之后,政府加大了人参市场的管理和统一,让我们这一代‘人参’人真正的富了起来。”徐燕说,尤其在近些年,这里的人参交易市场逐渐壮大,逐渐规范,让抚松万良的人参威名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