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13时38分

  太阳到达黄经225度

  今年第19个节气

  立冬便如期来了

  立,建始也

  冬,终也,万物收藏也

  “学习吉林”今日选发吉林日报社总编辑陈耀辉散文《立冬》。本文收录于陈耀辉个人作品集《最美的时光》。

  立 冬

  故乡长忆井沿冰,一马平川看雾凇。

  滚滚江河凝细浪,皑皑天地入初冬。

  榨油磨米酬残岁,围火听书乐老农。

  慈父下班还夜读,家风世代不忧穷。

  早些时候的东北居民,似乎很乐于把立冬当做节日看待,这一天家家都要包饺子。记忆中童年时代一直是这样,当时我并不知道有什么值得庆贺的。

  东北方言中,有一个相关的词语,叫做“猫冬”。所谓猫冬,意思是冬季大雪封门,因为气候、交通的不便利,不适合外出,况且农家室外的活计都已完毕,正好一家人围着火盆,相聚说话,共享天伦之乐。

  猫冬并非懒惰的表现,入冬之后,北方开始进入农闲季节,大家都辛苦了将近一年,娱乐便是这个时段的主要节目。打牌宴客,听书看戏,谈婚论嫁,这一系列的事情,一般都会在这个时候集中操办。

  印象中最有趣的,就是生产队给各家各户分豆油。大人孩子,拿着坛坛罐罐,陆续到生产队的大屋子里排队领油。大家说说笑笑,巨型油桶里隐隐地散着香气,打油郎似乎是队里第一高手,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在个别人“紧打油慢打酒”的呼喝声中,油提在油桶和漏斗之间,忽起忽落,手法很是稳健。金黄色的豆油,如绳似线,独自守着一片寂静,缓缓流淌。现在想来,那就是流淌着的岁月啊。当年乡下的孩子,把豆油看得很是珍贵,一年的用度,也就这么几斤而已。但是每年总会有谁家的孩子,走到水井附近的时候,因为地面有冰,路很滑,一不小心,就会导致油罐脱手。豆油泼洒出来一些,在洁白的雪地上,沃出一小片金子的颜色,看着令人心疼。成年人总会帮着孩子,把这些金色的雪泥,全部收集起来,捧回家去。雪并不脏,在锅里熬一熬,挥发掉水分,仍然可以储藏的。

  《礼记》是中国农业时代很神圣的典籍,其中《月令》一篇,后世有人作了《七十二候集解》,当中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冬,终也,万物收藏也”。这就等于表明了那个时代的行为规范:可以娱乐,可以不做事,可以猫冬。

来源:学习吉林